翻页: 1 2 3
10月 29

河南兰考县委书记盛国民作家刘震云今作客新浪。正觉得奇怪,这两位看似风马牛不相及且似无八卦劲爆猛料可言,何故招来新浪聊天之青睐?

进去看过,才知道原来事起:“今日下午17时兰考县县委书记盛国民、河南大程面粉实业有限公司执行总裁冯大祥、河南籍著名作家刘震云、阎连科将作客新浪嘉宾聊天室与网友见面,讲述“磕头盖楼”和“豫花”面粉蒙冤真相,并与网友探讨河南人和河南形象

一本社会心理学的书《社会性动物》(艾利奥特·阿伦森),给这种所谓的“偏见”和“刻板化”的思维方式下了定义。偏见,prejudice,“是对于根据错误或不完全的信息概括而成的可辨识团体的敌对或负面的态度”;刻板化,stereotype,“是把同一个特征归属于团体的每一个人,而不管团体成员中的实际差异”,它是一种特殊的归因现象。尽管偏见和刻板化其实在人类认知过程中具备某种功能,但其消极一面还是明显的。种族歧视、性别歧视、反犹、大男子主义、妖魔化中国、妖魔化河南人……都与此有或多或少的关系甚至就是其直接结果。

作为有理性的人,似因尽量避免偏见和刻板化的思维,需要开放宽容的心态、理性思考的态度、掌握足够的信息、相信多元化、尊重个人特质……

组织这次新浪聊天的,似乎还有《郑州晚报》,该媒体在上述几则负面新闻见报后,均及时深入追踪,挖掘揭露那些失实和捏造的报道,从维护新闻真实性客观性或者从当地角度出发的危机公关来讲,他们的表现都是很不错的。他们联合新浪问道:谁在妖魔化河南。至少这会引人思考,新浪也多少做了些承担了社会责任的事情。

那么那些做出失实报道的媒体呢?至少爆料磕头盖楼的《北京晨报》迄今无公开回应,似乎是默认,但是也在逃避。从新闻学上讲,这就是假新闻。对党和国家大事、对公检法、对政治经济外交军事……国内媒体的假新闻近乎绝迹,因为中宣部管着呢,从报社老总到小记者,饭碗不想要了?而类似磕头盖楼这种猛料,也很容易引起舆论监督的重视。但在某些领域里,假新闻已经泛滥到了一定程度。

比如体育。

我在小小奥运 漫漫人生提到过雅典奥运新闻报道里的一些假新闻。这些天最热最乱的是足球,新闻更是看得你乱花迷人眼,随便再举些例子:

上海《新闻晨报》称内部爆出国足选拔黑幕,阿里汉出卖国脚资格;《南京晨报》接着说,“圈内人士”证实了汉收钱,但是收得没那么多,还有“掌握权势的中间人”拿了不少;《天府早报》以汉的代言人身份出现,有鼻子有眼地称汉很愤怒,打电话给足协,发布三点声明,否认收黑钱,表示要诉诸法律等;最搞笑的是,很快中国新闻社报道称,汉完全不知此事,从未发表任何公开声明;《上海青年报》访国足领队朱和元:“我只是想提醒一下写那篇文章的记者,写文章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说哈恩出卖国脚资格,说通过给钱或者类似形式,就可以进国家队,如果有证据我欢迎你去有关方面举报,如果只是凭空捏造的话,你要知道这对哈恩本人是多大的伤害。

《南方体育》称阎世铎将调动到体育总局人事司任司长;《足球周报》“阎世铎告诉记者,近日有消息说他已经接到总局调令,将改任总局人事司司长的消息纯属无稽之谈”;《重庆晚报》“所谓“崔大林接班”只是不可能实现的假新闻”。

《体坛周报》称26日22时徐明秘密前往体育总局会见总局领导,且描述生动,坐的是奥迪,见的是谁谁;《足球》报道:“记者在采访徐明的时候顺便向徐明求证此事,“胡说八道!”徐明否认。

……这些五花八门互相矛盾的消息,你相信什么?不相信什么?我也不知道真假,但是肯定有人说的是假话而且不在少数。今天新浪另一篇热闹的文章:为文要厚道为人更要厚道 王亦君致辽沈晚报张松。上海记者出面,指责加嘲讽张记者抄袭兼编造新闻,楞把记者给郎效农24号买的70多块钱的狗不理包子说成买给阎世铎26号的地摊包子,还有本事知道人家夫妻对话,知道医生的具体说话和阎主席当时的表情——其实这样的现象在体育记者尤其是足球记者中已不在少数,终于有人站出来喊一嗓子而已。

刚又看到《体坛周报》“特约记者郭颖北京报道”:27日下午,国家体育总局召集副司级以上干部召开贯彻十六大精神的第二次会议,在会上足球再次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会议由李志坚主持,袁伟民、李富荣、段世杰、肖天和崔大林等总局领导全部参加。在会议上,很多与会干部都提到了最近的足球罢赛事件,总局领导认为目前已经成功地避免了中超崩盘,接下来要求足协进一步平息风波稳定大局。针对实德等俱乐部有可能采取新的措施,总句领导强调指出:足协的态度必须强硬,绝对不允许再出现延期或者罢赛行为。如果还有个别俱乐部不顾大局一意孤行,那等待他们的必然是直接降级和取消俱乐部注册资格。”一位国家体育总局权威人士透露说。

——哇,真是超级放屁哦,恰好我知道,那天下午2点到5点,几百号公务员(并非所谓的“副司级以上干部”)坐在大厅里听外面请来的某领导讲关于十六届四中全会精神的报告,从头到尾就那位领导一人发言。所谓总局领导全部参加,很多干部提到罢赛事件,领导强调指出,完全是杜撰。道听途说啊,可是作为读者,怎么可能知道?还会佩服这位郭记者采访积极资料翔实尊重事实。

(未完待续)

10月 26

不过看到标题还是忍不住点击去看,就好像看到那些充斥低俗色情暴力的新浪社会新闻标题的时候一样,主要归咎于我“娱乐至死”的志向,以及对小丑“没有最E,只有更E”的满心期待。

一起来娱乐一下:

不革命,毋宁死》:大革命,这次是真的覆水难收了!2004年10月17日18时整——对于中国职业10年历史而言,它只是一个瞬间,只是徐明下达公开“13革命文件”按下手机发射键;但对于中国足球未来的恒久发展,它却可能意味着10年、20年、50年……这只是徐明的一小步,张海的一小步,徐泽宪的一小步,却是中国足球的一大步! ……资本,谁也不能忽视资本雷霆万钧的力量,……所有新的革命故事都是对老革命故事的翻版,只不过那时是青年毛泽东会晤意气张国焘,富家子弟周恩来拜见导师陈独秀,川北娃子邓小平执手文青肖楚女,……而现在,是大鳄徐明与高手张海,实力派徐泽宪与民企家尹明善——他们同样以秘密而坚定的资态在追
寻一种道理,一种活法,一种尊严。想象过去半年中,中国足球的资本革命家们在上海外滩或广州天河某个所在悄悄接头共商大计的情景,必然会被近一个世纪之前上海“南湖”上那条小船的形象所触动。……

——把坐拥千亿财富的资本家和我们一穷二白无产阶级革命前辈等量齐观,其心可诛也,写大字报的文笔有了,不讲政治啊。我看你还是别革命,死去吧。

革命“自上而下” 人手一本《党建研究》 》:“他们轮流朗读其中某一段落,其他人则针对这一段落所传达的“十六大精神”发表自己对正在进行的这场革命的看法……我肯定上述场景在不同人眼中注定会引出迥然不同的评价,然而如果你真正身处其中了解这帮投资人内心真实的想法,了解到他们务实的工作方式,你一定会有所触动——这样一群身家亿万、饱尝人生的商海精英或者说这样一帮江湖高手,在中国足球穷途末路的时候,正用智慧和激情来寻求一种在“中国国情”下的突破之路,记住,这是在中国!这是在中国进行的一场“自下而上”的革命,他们一定想获取成功,所以他们一定要获取“自上而下”的支持,用“十六大精神”指导和武装自己以期一搏……徐明们现在正在干什么呢?他们正在领悟“十六大精神”中关于建立市场机制的内容,他们正在穷于
应对各种飞短流长,他们正在每天工作20个小时休息4小时,他们起草一份“给国家体育总局的公开信”并准备今天一早面呈有关领导——就像以前那些希望改革社会的人们所做的“公车上书”。


——无话,就算你被请进极尽奢华的香河城吃香的喝辣的拿鼓鼓红包,也不用这么肉麻舔人家屁股吧,看得我鸡皮疙瘩掉一地!

不停掉中超联赛会死人的–“革命”24小时纪实 》:“但事情还是出了,从下午15时30分开始,徐明和罗宁就分别在房间里观看比赛,罗宁说:“我这么聚精会神地看比赛,是怕出事。”徐明也说:“比赛已经到了很可怕的地步。”国安客场与天津的比赛进行到下半时60分钟时他们的担心不幸言中,那个光头助理裁判被看台上扔下来的一个瓶子砸破了脑袋,血流了下来,徐明一下子跳了起来:“怎么真出事了呢?这中国足球这样下去搞什么搞?”他说:“要是中国足协早一点把这个没什么价值的联赛停下来,也就不会出今天的事情了。”张海说:“昨天晚上我们还在说——比赛不要出事啊,结果越言怕越出事,现在真的伤了人流了血了,下一步不会真的死人吧。据我们知道的情况现在有的球员在外面因欠下巨额赌债被迫继续赌假卖球,如果联赛真的停摆,他们连卖球还债的机会都没有了,那不被债主杀了才怪。”……“该停下来了,要是不停下来,真要出更大的事情,说不定会死人的”,徐明、张海说,“裁判、球员、盘口……我们是投资人,我们都无法控制局面了,中国足协怎么会控制?所以,中国足协应该认真考虑,我们的延迟比赛意见——该停了——为了中国足球!”

——晕倒……这些天来,打裁判的是球迷,拳击裁判、场上斗殴的是球队上下,赌球的是球员,操盘的是资本家们……这些“革命者”提出的解决办法居然是停掉联赛?照我看,足协倒应该更加铁腕,乱世用重典。如今居然有人以球员赌球、如果停赛会出人命来作为威胁理由?笑话啊,“据我们知道的情况”球员在赌球,作为俱乐部的投资者和管理者你们干嘛去了?法律尊严、行业规则在哪里?还学习十六大精神呢,先把脑子里的水控干了再说吧。……哦,也对,这群“大鳄”一个个脑满肠肥柿饼脸烟熏黑的肺酒毒臭的肝,脑子乱糟糟也是正常。

革命才能活命
——实在是懒得摘了,因为通篇都太“精彩”,想知道一个记者被收买之后如何成为摇尾狗和敢死队的吗?想知道一篇热闹非凡的大字报是什么样的吗?本文颇有文革遗风,不妨一读。作为反驳此文的是董路写的《
革命因革命者人格而苍白》,看完之后我对董路的好感度上升若干百分点,同时也在想,一贯一唱一和的两个干将何故鏖战起来?大约是某小丑实在太得意忘形,连昔日同盟都觉得实在说不过去了吧。

其实实在看不过去小丑和小丑的主子们的人遍布全中国,这几天惊奇的发现,媒体或者网络论坛里少有的呈现出并非一面倒唾骂足协的景象,反倒是对所谓“革命者”不齿的声浪此起彼伏,渐成燎原之势。随便拿两个例子,一个是《南方体育》的《是纪念碑还是牌坊》,一个是新浪网友的《以革命的名义——足球红卫兵打砸抢》。

所以说别总把群众当傻子虽然他们有的时候是挺傻的,有大把钞票或者占据媒体资源也不能阻止有人把你们当猴看。在这一片风波里,不妨瞧个热闹,高兴了就出来对小丑们施以人身攻击,咱也自娱自乐嘛!yeah~

-------
今早骑13km多,用时35min左右;晚上走二环,德胜门桥出,16.2km,用时41min;最大时速39km。和昨天相比已经有了显著进步:) 希望一周后,两个时间各自再缩短5min~(其实如果不是交通高峰期,也许再缩个10多分钟也是有希望的,加油!)

10月 24

七日乱弹

生活, Web2.0, 八卦 | 七日乱弹已关闭评论

一个星期又过去了。

周一吃海鲜了,澳龙好吃~已经和MW约好,过些日子两个人再去点一只澳龙慢慢分享,期待啊。

周二高中同学从家乡来北京,去使馆办理一些事务,周四飞荷兰。她和她老公都是我高中班里的朋友,一起在国内念本科,然后去新加坡念完硕士,老公已经完成直博在德国做博士后,她在瑞士呆了一段不爽于是转去了荷兰读博。周三晚间大家去吃火锅,席间谈及他们研究的课题,尽管没听明白,大体上,她老公研究的是为啥当今的猴子没法再进化成人,据说研究若有成果将大大推进人工智能;她研究的与干细胞有关,目的是让人体器官再生,心啊肝啊的拿掉之后自己长出来……听罢之后五体投地,深感文人无用清谈误国是也。同吃者还有我的建筑师同学和他的温柔女友(我介绍的!网友的同学,总算做媒成功一次啊……)。

一周未去健身房,每晚睡前做俯卧撑、仰卧起坐各百个,在MW指导下我学会普拉提里的一个单腿平衡下蹲的动作,每天做得不亦乐乎。此外,每天晚上都很盼望上班,上班了就很盼望下班,主要是因为我的新公路车:) 作为新手还处于人车磨合阶段,尽管北京的公路交通和空气依然糟糕,可是骑行中总还是有乐趣,特别是像长安街或者二环部分路段这样可以偶尔拼命加速的地方。周日从scallet师妹那里拿到了她代我团购的码表,终于可以进入数字化时代喽。

上周的娱乐圈依然精彩,足球是永远盛开蜚短流长之花的是非胜地,好事者一定不会错过徐明们和足协演出的好戏,也不会放过精彩刺激的球场全武行,替补打场上啊经理打裁判,德比啊国字号队友啊掐作一团。张朝阳同志我向你致敬,你牺牲色相做的秀我们看在眼里乐在心里,学谁不好你学人贱人爱的陈小春,也不想想你有没人家那副好身板,不过你还是值得学习,一学你为了业务奉献一切,二学你与时俱进给嘻哈文化代个表,三学你身家亿万至少没长啤酒肚和扒猪脸,就凭这你已成功甩开千万中国暴发户和土财主,跻身玩滑板玩嘻哈玩户外玩时尚的小资钻石王老五之脱扑藤!

此外我们已陷入GOOGLE的十面埋伏,正如某位老外blog的那样:

It says no evil… Of course, you don’t have to sell your soul at once, it just will take it in pieces – find what you need on the web, get paid with AdSense, connect at Orkut, email at Gmail, share your ideas at Blogger , organise your photos with Picasa, and now also search your search your desktop – and pay with your data every time you do so.

而今又来了google的桌面搜索,本地机的内容也尽在掌握。每次出卖灵魂的一小片,如果梅菲斯特这么聪明的话,浮士德大约就没得选择的机会,反正我是心甘情愿上了套。又及,google这个桌面搜索用着真是方便!尤其对于那些爱码字又没啥逻辑不喜分类把所有文档丢在一个文件夹或者洒满硬盘每个角落的文科生(不包括本人)而言,用这个几百K的小软件能轻松找到那些连你自己都忘记的文字。这是个象征,也是个隐喻,一个数据平面化的时代已经到来,过去我们的“知识树”、“谱系图”、“树状目录”等拓扑结构被颠覆,信息将如何被构造?每一次搜索就像一次宇宙大爆炸,炸出的每颗信息星球都以搜索的关键字为中心向外放射,每条信息都存在由中心直接抵达的路径而毋需层层推进。同时也正像他们说的那样,一切数据都成为“元数据”,所有箱子都是自己的标签,所有内容都是自己的分类,每个字都是关键字……赶快想想在这个时代里怎么发财吧!

每逢周末,花生都显得很幸福。我们在睡懒觉的时候他就兴奋得不得了,上窜下跳,我们都起床之后他就开始睡觉。周末我们就能都在家跟花生玩,如果我们在上网或者打游戏,会留个门缝让花生自由出入,每当他像老母鸡一样咯咯叫着、把肥胖的身躯从门缝里挤进来,四肢矮矮肚皮贴地地往床下溜的时候,我们就知道有人从走廊里往这边走来了。这时候花生的心里大约也觉得有点骄傲,有点神气,有点安全感。今天我还陪花生玩了十几分钟的纸团,他像曲棍球运动员一样用手打得纸团满地跑,然后叼着它飞快跳上床来把纸团放在我面前。我把纸团扔得远远的,他如同离弦之箭一样窜出去,再叼着一溜烟跑回来放下;再扔,再叼回来;还扔,还叼回来;我摸摸他的下巴,表扬他很乖,他就很享受地把眼睛咪起来。今天,猫粮吃光了,MW又去买了一袋,同时还花50多块(她说是拆迁打折,原价90多,唉,女人哪)给他买了一支专用牙膏,还有两袋零食,一大包鱼,还有一大包鸡肉碎。花生真是社会主义国家里的一个幸福小孩。

10月 24

这个研讨会为期两天,由《新闻出版报》发起,与会人员不过二三十人,包括新闻出版总署、国家体育总局人员,中央及部分媒体体育部/组负责人等。我去听了头天上午的四个发言,简单笔记以备忘。

体育总局局长助理、COC副主席、雅典奥运中国体育代表团副团长何慧娴。她的题目是“打造三四五互动传播大平台,探索媒体实现双效多赢新模式”。这个传播大平台,指的是“第三、四、五媒体”也就是电视、互联网、移动网络增值服务(短信)三种媒介形式的共同使用。客观上来说,这次奥运新闻报道上体育总局和新浪、移动的合作利用了资源优势,也看到了对方的长处所在,因此较为成功。但我觉得在市场推广上似乎力度不够。下面有一些官方公布的数据:华奥星空-新浪合作频道(奥运期间开通的奥运专题频道)开通第一天pageview为1.3亿,奥运开幕当天PV为1.5亿,留言共49万多条,刘翔夺冠24小时内留言6万多条,宽带视频访谈节目(对奥运冠军)日均流量23万多,日最高流量41万多,16天总浏览量479万。

新华社体育部主任,IOC新闻委员会委员高殿民。他讲的是新华社在奥运会中的创新突破,比较泛泛,但提到了一些首次采用的技术,值得研究新媒体的人注意。例如奥运期间文字、图片、音频等发稿量(文字日均300多条,采用率99%以上;图片日均80组,音频日均20条,每天4万字左右特稿),摄影拍全了所有项目的所有奖牌选手,首次采用无线局域网向看台上的编辑直接发图片稿再由编辑通过ADSL专线传回,日发图片600多张(三大通讯社日发千张左右);GPRS手机上网发稿等也是首次。新华社记者条件还是不错的,比如每个摄影记者相机、电脑等配备都在30万元以上。

央视体育部主任马国力,讲得也是技术创新。两个方面:一是电视公用信号的进步,他认为88年汉城奥运和92年巴塞罗那之间是个分水岭,汉城以前是无新意也无毛病、规规矩矩的画面;此后轨道、水下摄影和动感的画面出现了,公用信号制作原则被IOC改变了,要求是情绪和动感。对08年奥运公用信号的预测有三:高清电视(马个人认为比较难真正普及,称目前全国才500台真正的高清电视);虚拟信号的制作,例如在每个泳道上铺上虚拟的国旗(这很难吗?);实时的成绩、分析系统,要更为详细和丰富。二是各国对公用信号的加工,他强调数字压缩传输技术的重要和给央视带来的变化,认为很可能未来只派记者摄像去奥运会,而取消IBC(国际广播电视中心)里庞大的前方制作队伍,都直接把信号传回后方编辑。他还谈了些电视与互联网的关系,如奥运电视转播权、网络视频之类,那时候我几乎睡着了。

喻国明的发言让我清醒了些。这是我头一次听他讲话,讲话逻辑性挺强,口才也不错,讲话时冗余信息不多,基本上直接写下来可成文,至少从讲话水平来看还是比较敏锐和聪明的,不能以他发福的外形而度之:) 我一贯对这位被捧为“媒体军师”的媒介经营管理专家有所保留,这次他讲的题目是中外媒体报道内容分析,有一定的启发性,但是值得商榷的地方确实也很多。喻主要谈了中国奥运报道的问题,三个方面,下面具体说说。

一、我们是否太把奥运当回事?——喻称传媒在何为有价值和重要的信息的判断和选择方面有偏差。他举出人大舆论研究所做的一个内容分析的数据为例,中国和美国的一些报纸在奥运期间相关奥运报道的版面数、占总版面百分比等等。单从喻讲话中介绍的内容看,这个内容分析从根本上就不合理:中国媒体选择的是北青、京华、新京报、北晨……,美国媒体选的是纽约时报(喻好像没提别的),这些媒体在本国报纸中的地位层次相似吗?定位和宗旨相似吗?受众群的素质和文化相似吗?一贯的报道风格品位相似吗?这些问题不能肯定,那么这样的对比不管多么数据翔实,也是缺乏说服力的。因为如果选择人民日报去和纽约时报比,可能就是相反的结论了。喻将我国媒体充斥奥运报道的原因归为受众与美国受众文化层次不同,对信息的消费更单一;以及媒体价值观念偏差,他举例说奥运开幕当天纽约时报头版头条是龙卷风袭击某州,第三条才是奥运开幕,而那时台风云娜也在浙江肆虐,却没有报纸将它放在头版头条,因此我们的媒体缺乏人文关怀和价值判断能力——这样的结论是简单的,首先从受众关注角度来决定新闻价值这本身就是媒体在市场中求存的原则之一,而考虑社会经济文化诸多方面,体育在我们社会里扮演的角色及分量与在美国不同,奥运对国民的意义也与美国不同,奥运新闻就是有价值的,简单认为国民过于关注奥运是文化层次不高、应当改进,认为媒体不该刊登迎合大家想看的新闻而该从人文关怀出发登死人受灾的新闻,这是一厢情愿的精英视角;其次,我们是否应该让京华时报头版少报些北京的鸡毛蒜皮,天天头版登中东人肉炸弹和恐怖袭击的死伤消息?这有新闻贴近性的原因,或许当地报纸会将台风云娜的消息放在头版头条吧,大约喻军师也和我一样没有耐心去翻翻该省、市、县的报纸,京城的报纸就够他策划支招的了,是吧。例如喻为了增强上面观点说服力还顺嘴举例说奥运期间报纸没有把小平百年诞辰纪念活动放在头版头条,后来我们同事就说:“他是胡说,因为当时我还特别关注了,还想,要不是小平同志,报纸头版头条就每天都是奥运了。”

(p.s.关于中外媒体对奥运关注程度对比,以及中国社会里奥运扮演的角色和功能,水木的KGB的BLOG里的文章如中国的金牌主义 [多图文] 主要发达国家媒体对奥运奖牌数之报道 小调查
关于英国对奥运的转播问题
关于“奥运会就是给第三世界办的”这一逻辑 等,颇有参考价值)

二、媒体资源配置及着力点和现阶段媒体竞争点错位。喻认为大小媒体大量投入人力财力,赴前线采访,产出很多大同小异报道,无差异无特色;当前已经进入了“事实和素材”都不缺乏,“都不是有价值资源”的时代,如何组合、选择、解读、评论事实成为附加价值;因此结论是很多媒体大可不必派人去雅典,关键看你怎么使用新华社的稿子中央电视台的信号……真是如此吗?首先,喻可能不了解如今体育新闻界面临的现状是大批年轻记者不讲职业道德不敬业,不去现场不看比赛不随队就能从互联网上抄新闻、改写别家媒体稿子署自己名、甚至编故事编的比真的还栩栩如生(看看八千足记们干的活儿吧)……所以当前的问题恰恰是应该让记者去第一线、用第一手事实;其次喻也没有看到媒体争先恐后派记者亲赴雅典的原因,是钱多烧的吗?是作为给记者的待遇吗?有个例子,奥运前浙江一家都市报登出醒目标题的报道,称自己获得了国际奥委会分配的名额(当然是假的,执证记者名额早就分光了)。为什么它会大张旗鼓地报道这件事?面子问题,不过面子是给读者看的,更是给广告商看的,这是报纸实力的象征,是体育报道质量的一种保证,是提升读者期望值和广告商信任度的一种手段,所以哪怕派去的记者根本不看比赛只用新华社的稿子,报纸也要拼命抢国际奥委会正式分配的记者名额,分不到名额,也要派出其实根本进不了记者区、奥运村和主新闻中心的记者,掏钱买票上看台。这样的投入是所谓的“错位”吗?派一个记者不就几万块钱吗?你得看销量和广告的产出!媒体的老板也不是喻军师想的那么笨的(当然用公家的钱办报或许不会那么精打细算)。至于喻提到的报道同质化问题,这是记者编辑的素质问题,是长期以来写公关稿软新闻抄会议通稿的积习,是需要改进的。

三、营造伪体育热。喻看到了目前媒体报道主要关注金牌大战,有唯金牌论、“胜负”“金牌”论英雄的趋势,不过他眼中的中国媒体,是不是就只包括经他策划指点的那些北京地区销量良好的报纸呢?他是否知道,新华社、人民日报等传统意义的主流媒体仍保持一贯严肃审慎态度,经常呼吁胜败乃竞技体育常事,不要唯金牌论,关注失败的英雄等等?喻认为媒体在奥运报道上过度煽情、缺少理性;或许很多人也会有同样感受,但是喻的论据包括,使用图片越多表明报纸越煽情,反之则越严肃理性,然后以北青报使用多少奥运图片纽约时报又用了多少来证明——这给人的感觉是,他的论证常常是先有结论,然后再找例子和方法来匹配,所以不科学不严谨不讲逻辑。

总的来说,喻提出的问题有很多是普通体育爱好者也都注意到的,他又无法给出解决方案,有时候找不准问题point所在,有时候不能站到更高层次上来分析问题,有时候论证还出现逻辑错误,所以意义和价值不大。同事后来评价道,喻搞的大概都是书斋里的学问吧,以及,他带出来的研究生,如果不经过改进大概是没法当媒体的经营管理者的,太脱离中国实际。

10月 17

从今天开始,“木人三项”运动正式升级为自行车运动~

啊~我幸福得快要死掉!

翻页: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