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 24

一个星期又过去了。

周一吃海鲜了,澳龙好吃~已经和MW约好,过些日子两个人再去点一只澳龙慢慢分享,期待啊。

周二高中同学从家乡来北京,去使馆办理一些事务,周四飞荷兰。她和她老公都是我高中班里的朋友,一起在国内念本科,然后去新加坡念完硕士,老公已经完成直博在德国做博士后,她在瑞士呆了一段不爽于是转去了荷兰读博。周三晚间大家去吃火锅,席间谈及他们研究的课题,尽管没听明白,大体上,她老公研究的是为啥当今的猴子没法再进化成人,据说研究若有成果将大大推进人工智能;她研究的与干细胞有关,目的是让人体器官再生,心啊肝啊的拿掉之后自己长出来……听罢之后五体投地,深感文人无用清谈误国是也。同吃者还有我的建筑师同学和他的温柔女友(我介绍的!网友的同学,总算做媒成功一次啊……)。

一周未去健身房,每晚睡前做俯卧撑、仰卧起坐各百个,在MW指导下我学会普拉提里的一个单腿平衡下蹲的动作,每天做得不亦乐乎。此外,每天晚上都很盼望上班,上班了就很盼望下班,主要是因为我的新公路车:) 作为新手还处于人车磨合阶段,尽管北京的公路交通和空气依然糟糕,可是骑行中总还是有乐趣,特别是像长安街或者二环部分路段这样可以偶尔拼命加速的地方。周日从scallet师妹那里拿到了她代我团购的码表,终于可以进入数字化时代喽。

上周的娱乐圈依然精彩,足球是永远盛开蜚短流长之花的是非胜地,好事者一定不会错过徐明们和足协演出的好戏,也不会放过精彩刺激的球场全武行,替补打场上啊经理打裁判,德比啊国字号队友啊掐作一团。张朝阳同志我向你致敬,你牺牲色相做的秀我们看在眼里乐在心里,学谁不好你学人贱人爱的陈小春,也不想想你有没人家那副好身板,不过你还是值得学习,一学你为了业务奉献一切,二学你与时俱进给嘻哈文化代个表,三学你身家亿万至少没长啤酒肚和扒猪脸,就凭这你已成功甩开千万中国暴发户和土财主,跻身玩滑板玩嘻哈玩户外玩时尚的小资钻石王老五之脱扑藤!

此外我们已陷入GOOGLE的十面埋伏,正如某位老外blog的那样:

It says no evil… Of course, you don’t have to sell your soul at once, it just will take it in pieces – find what you need on the web, get paid with AdSense, connect at Orkut, email at Gmail, share your ideas at Blogger , organise your photos with Picasa, and now also search your search your desktop – and pay with your data every time you do so.

而今又来了google的桌面搜索,本地机的内容也尽在掌握。每次出卖灵魂的一小片,如果梅菲斯特这么聪明的话,浮士德大约就没得选择的机会,反正我是心甘情愿上了套。又及,google这个桌面搜索用着真是方便!尤其对于那些爱码字又没啥逻辑不喜分类把所有文档丢在一个文件夹或者洒满硬盘每个角落的文科生(不包括本人)而言,用这个几百K的小软件能轻松找到那些连你自己都忘记的文字。这是个象征,也是个隐喻,一个数据平面化的时代已经到来,过去我们的“知识树”、“谱系图”、“树状目录”等拓扑结构被颠覆,信息将如何被构造?每一次搜索就像一次宇宙大爆炸,炸出的每颗信息星球都以搜索的关键字为中心向外放射,每条信息都存在由中心直接抵达的路径而毋需层层推进。同时也正像他们说的那样,一切数据都成为“元数据”,所有箱子都是自己的标签,所有内容都是自己的分类,每个字都是关键字……赶快想想在这个时代里怎么发财吧!

每逢周末,花生都显得很幸福。我们在睡懒觉的时候他就兴奋得不得了,上窜下跳,我们都起床之后他就开始睡觉。周末我们就能都在家跟花生玩,如果我们在上网或者打游戏,会留个门缝让花生自由出入,每当他像老母鸡一样咯咯叫着、把肥胖的身躯从门缝里挤进来,四肢矮矮肚皮贴地地往床下溜的时候,我们就知道有人从走廊里往这边走来了。这时候花生的心里大约也觉得有点骄傲,有点神气,有点安全感。今天我还陪花生玩了十几分钟的纸团,他像曲棍球运动员一样用手打得纸团满地跑,然后叼着它飞快跳上床来把纸团放在我面前。我把纸团扔得远远的,他如同离弦之箭一样窜出去,再叼着一溜烟跑回来放下;再扔,再叼回来;还扔,还叼回来;我摸摸他的下巴,表扬他很乖,他就很享受地把眼睛咪起来。今天,猫粮吃光了,MW又去买了一袋,同时还花50多块(她说是拆迁打折,原价90多,唉,女人哪)给他买了一支专用牙膏,还有两袋零食,一大包鱼,还有一大包鸡肉碎。花生真是社会主义国家里的一个幸福小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