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07

水木上关于游戏的blog本来就很少,认真写的就更少。最近个把月常去学习串门的有两个,一个是icefray的寒舍·我心依旧似火,这是个投身游戏业界的小伙子;一个是orchidson的归去来兮,他是我不认识的中文系师弟,正在网络媒体干劲十足。感觉他们都是热血青年,对喜欢的领域很专注和投入,而且可以从他们那里得到比较及时的消息——nathan这个猪头忙着创大业,对业内的信息无暇传播哪。

icefray的尴尬·网络游戏《学雷锋》看得我乐呵乐呵,而从他给的链接里看到的一则评论更是乐死人(我一会把它贴在本文评论中,不妨一看哦)。蚊子·蚊子·嗡(6.1九城打人事件随笔)�,这件事已经从网上看到过相关报道,但这件事情究竟对九城会有怎样的影响呢?游戏玩家作为一个群体相对其它社会群体,会是更麻木不仁或者敏感而团结呢?我不知道这件事在sina/sohu或者平面媒体上有否报道——商业利益对这些媒体的主宰强大吗?虚拟时空的现实映射是否充满铜臭?论坛、blog、个人主页的草根传播力量有多大?好多问题。呵呵。

【网游政策】多头管理即将结束·笑到最后的是版署?游戏产业结束多头管理:可能吗?大家都在关心着未来网游前途走向。最近半年广电总局四处乱发飙,而围绕游戏产业大骨头的争抢也让众犬狂吠——我想,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由某个部门一统浆糊的,即便版署说自己说了算,如果国务院不出来禁止文化部要求网游必须经它审批的权力的话,也是没用。这事跟《行政许可法》有点关系,抽空该学习一下。

这两个小伙子还都很关注网吧问题,呵呵,你们真该去跟blogchina的“专家”们叫叫板,免得他们在那胡说一气混淆视听。

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