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 31

关于“虚拟财产”,也就是数字化物品装备(item)、化身(avtar)、角色身份(ID)等,在今年已经成为游戏乃至IT业界的热门话题。而一些官司也让它走进普通媒体和大众的视野。

以前我已经有过一些讨论,比如: 谁动了虚拟富翁的奶酪·中国电视广播拒绝网游040218�游戏中的AVATAR��电子商务又一春?等。今天从新浪游戏看到了《21世纪经济报道》的一组相关稿件:虚拟财产与阳光政策一个“地下游戏公司”的曝光 网络游戏地下交易全程解密 虚拟财产与阳光政策 等。这表明,对此问题的关注已经不仅限于游戏玩家和公司,而包括一些更宏观和广泛的观察思考。

而在国外这个问题似乎也算热点之一。2004年9月将召开的Austin Game Conference,会议的key notes就是 Who Owns You?� The Issues of Buying and Selling Virtual “Property”
� Edward Castronova, Associate Professor of Telecommunications Indiana University

这个E·C有篇论文”Virtual Worlds“据说是在该学术网站上下载最多的经济学论文之一。有兴趣的不妨下来一读,pdf格式。嗯,我也要抽空读读,如果觉得还不错,试着翻译出来。

------------

另有一则有趣的新闻:迷信引发小学生“缩阴”恐慌 土法治疗反致残

读后不仅想到著名网络作者giddens的小说《阴茎》,所不同的是,后者讲述的是催眠使得男大学生们对自己阴茎变长的渴望成为一种有效的自我暗示,从而导致阴茎们疯狂生长无法遏制的悲剧。故事荒诞,充满黑色幽默意味,对现代社会“阳具崇拜”神话是个嘲讽。

但这则新闻也反映另一问题:多大程度上,健康问题是由话语和想象带来的?不仅仅是迷信,或者暗示,而且究竟什么是“健康”,或者“正常”?大到福柯的《疯癫与文明》所写(惭愧,基本没看几页,胡说一下),小到前天和MW看Hellraiser时,看到片中的自闭症少女,MW说,会不会所谓的自闭症,他们所感知的世界根本与我们不同?或者是他们的符号系统与我们不同?

以及,这是一种“集体想象”,文革又何尝不是一种巨大千万倍的“集体想象”?想象有时候是可以部分成为现实,塑造现实的。

随手涂鸦一把。

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