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1 2 3 4 5 6 ... 15 16
10月 16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我们家小宝的奶粉基本都是直接从国外弄来的。包括瑞典、英国、德国、美国等地。

上图是她用过的几个品牌。据娃妈介绍,在英国超市里的cowandgate奶粉900克装仅需7镑多,更高级的Aptamil奶粉900克是8镑多,超市里还常有打折、积分返点或买三赠一之类的促销。于是我们常烦劳归国的朋友给顺手捎几桶。

最近两批奶粉,都是托人从德国买好再寄来。第一次,一周时间就到了。8盒Aptamil,5盒Hipp,都是600克装的,算上邮费后平均每盒105元。而目前国内类似的进口奶粉大约要250~300元每盒。

第二次,是最近收到的。下面两图分别是刚拆箱的奶粉和货单。货单上可见,Aptamil和Hipp都是7.99欧元一盒,600克装。这次邮费便宜,加在一起,每盒平均大概人民币95元左右。按目前小宝的饭量,每月大概消耗三盒(除了喝奶还要吃很多别的东西)。

记录一下。

1月 21

这是一个瘦削、个子不太高的男人,以上海为活动基地。

他是个作家,写小说,然而更精彩的是他的杂文,或者按当前的时髦词语叫时评。

他用文字针砭时弊,关注民生,与权力叫板。

他在青年中很有影响力。青年们喜欢他的智慧,以及尖刻。

他的名字不叫鲁迅,当然也不是周树人。

他过了三十岁,是国内顶尖的赛车手。他很少用那些充满争议、总被误读的“大词”,却用平实而生动的叙述、议论记录着荒谬的现实,读起来却不像卡夫卡,因为其中的幽默感。充沛的想象力,勇气和机智的结合,让他在大多数时候能谈论敏感话题。

他没有高学历,甚至没上大学,从不自认为所谓“公共知识分子”,但他的公民意识和常识却潜移默化着无数人。他每一篇文章都能在几天内拥有百万量级的读者。这一点应该是鲁迅最羡慕他的吧。

他是韩寒。

1月 19

这两天突然很想听崔健,尤其是《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野》。

出差中。在南方某城的旅馆里,从虾米网上翻出《解决》、《红旗下的蛋》,听得很爽。高中时代听这些磁带,还有唐朝乐队和魔岩三杰,发泄不知多少的力比多。给我点刺激我的大夫老爷,给我点爱我的护士姐姐,快让我哭啊快让我笑哇,因为我的病就是没有感觉。

然后翻到2005年“当代摇滚艺术家们”向崔健致敬的专辑《谁是崔健》,从来没听过,打开一听雪地撒野,立刻鄙视之。开头装腔作势,吉他软弱无力,中间插上一段段烂俗的yeahyeahyeah的rap,我靠。老崔还是老崔,这首歌多么质朴而有力量,现在的同志们装逼被雷劈啊!

崔健这些专辑在虾米上的收藏和收听都不多,评论也寥寥。那个时代毕竟已经过去。有一条评论说得好:

“都他妈去听小清新了,谁他妈的还听这么厚重发人深省的东西。”

3月 08

来自解放日报2009年2月23日文《“卧槽”是怎么回事?》:

卧槽一词,本为中国象棋里的一杀招,指的是进到底象前一格位置的马,既可将军,又可抽车,极其凶狠。但在职场语境中,它显然与“跳槽”相对应,指的是把握市场走向,司职分内工作,拒绝轻率跳槽,精于韬光养晦的行为。
  
不过,卧槽与跳槽并非完全对立,否则就可能变成一匹“卧槽泥马”。卧槽泥马出自《战国策》,形容虚有其表、窃居名位者,即使有相应的地位,其能力也不足以胜任,等同于烂泥扶不上墙。所以说,卧槽者不应成为“卧槽泥马”,卧槽也并非“卧以待毙”。职场人士大可不必草木皆兵,而要变被动为主动,视卧槽为蓄势待发、开创工作新局面的机会。

今日偶上网看到此则妙文,不禁放声大笑,精神一振。

连续过了一周闭门写作的生活,两日一洗澡,三餐上食堂。面对貌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竟也慢慢平静下来。用力工作就是,结果如何,自有分晓。

9月 10

今天是欧洲粒子物理研究所(CERN)对撞实验开始的日子。曾经有人诉诸法律试图阻止这次实验,看起来他们失败了。

朋友的朋友的小孩,大约从电视里看到相关的新闻,又不知怎地道听途说地理解成,这个实验一做,她自己会变成一条狗。小孩很伤心地哭了一个周末,最后爸妈只好安慰她,要是你变狗了,我们大家都一起变狗吧。

早上起来看BBC新闻,头条就是一个科学家的声音:“five, four, three, hahaha……two, one, zero. Nothing! Yes!”

看起来,地球暂时还没有毁灭。后来又从网上找到一点相关的科普资料(以下均为转载):

关于LHC对撞的一些小常识

Large Hadron Collider今天就要正式启动了,关于LHC,有一些最基本的常识:

1、9月10日,LHC中将只有一束质子,能量450GeV,没有任何对撞。

2、在2009年以前,LHC并不是以14TeV运行,而是10TeV。较低的能量主要是为了用先前
SM的结果来校正探测器。在今年,LHC有数据,但不会有导致物理上新发现的数据。

3、Higgs的发现。按照LHC的technical design report预计,如果存在Higgs,LHC要在第
二年以后才能有足够的luminosity来发现Higgs,也就是2011年前,不会有确凿的证据讲
Higgs存在。

4、SUSY particles的发现。SUSY对luminosity要求低,LHC第一年就有可能发现SUSY,如
果SUSY particles存在且存在于TeV尺度上的话。

5、现在并不能说LHC上绝对不会产生Black hole,当然可能性很小,即便产生也会迅速消
逝。但你不要去跟人打赌,说LHC上绝对不会产生黑洞。

6、LHC与big bang基本无关,能量至少相差19个数量级以上。

——————-
黑洞”和大型强子对撞机:物理学家在开玩笑吗?

任何一个高能物理实验室都有自己的安全委员会,目的是研究由加速器产生的高能粒子束流是否会对周围居民和自然界带来辐射危害。一般来讲这种辐射是可控的,其危害远远低于国家制订的标准剂量。西欧核子中心(CERN)的大型强子对撞机(LHC)即将于2008年9月10日开机运行,它的质心能量为14TeV(14´1012电子伏特),是目前能量最高的对撞机。正是由于如此高的能量,加上理论物理学家对诸如“小黑洞 ”(Microscopic black holes)、“磁单极”(magnetic monopoles)和“真空泡”(vacuum bubbles)等的预言,引起了一些人士的关注,因为一旦有黑洞产生,接下来最敏感的问题是LHC是否会毁灭我们的地球?

其实早在2003年CERN就为LHC实验组成了一个专门安全委员会,成员由CERN著名理论物理学家John Ellis, Gian Giudice, Michelangelo Mangano,Urs Wiedemann和俄罗斯核物理研究所的Igor Tkachev等人组成。该委员会的任务是以科普的方式阐释人们对LHC实验的误解,发表面向大众的黄皮书“Report of the LHC Safety Study Group”。

为了让大家有数量级上的概念,我们可以就粒子的能量把LHC和高能宇宙线作个比较: LHC上两束质子的能量皆为7TeV,根据LHC预期的对撞事例率和有效的运行时间(10年),物理学家可以获取1017质子-质子对撞反应事例,每个事例的质心能量为1012电子伏特,这相当于一个1017 电子伏特的宇宙线质子打到地球或其它星体上所释放的有效能量。目前我们能够观测到的宇宙线的最高能量为1020电子伏特(如下图所示)。在地球上,每平方厘米的面积内,每秒可以观测到5´10-14个能量在1017eV以上的宇宙线粒子。我们知道地球的表面积为5´1018平方厘米,以地球的寿命为45亿年计,可以得到大约有3´1022宇宙线粒子以相当于LHC的撞击能量已经完成了对地球的轰击。这等效于近百万次的“LHC实验”已经完成,而我们的地球仍完好无缺!其它星体,比如我们的太阳,高能宇宙线轰击次数已经是LHC实验反应事例的10亿倍!它仍然在发光发热!更不用提银河系里其它的星体了。粗略的估计,每秒钟内,整个宇宙就可以完成1013个“LHC实验”!而宇宙还在如期运转着。

大家最关心的是LHC能否产生黑洞?如果产生的话是否会危及到地球的存在?有了上面的数据比较这个问题就不难回答了。传统意义上,我们观测到的黑洞的质量很大,甚至远远大于太阳的质量。可是LHC上质子-质子对撞的有效质量很小,打个比方,每次对撞的有效质量相当于两个蚊子对头相碰。那么根据传统的广义相对论理论,在LHC上根本不可能产生任何宇宙学意义上的“黑洞”。

然而,最新的理论表明传统的广义相对论可能不适用于某些极端条件。比如当两个高能质子以极高能量相遇,在极小间距时,空间可能呈现多维,理论物理学家称之为“extra dimensions”。这时,在LHC能标,两个粒子之间的引力有可能变得很大!最近有理论家讨论在LHC上寻找这种新物理的信号,其直接的证据就是探测所谓“小黑洞”是否存在,参见Phys. Rev. Lett V 87, 161602 (2001), 这篇文章乐观地估计每年在LHC上可以产生107 “小黑洞”,这些小黑洞的成因是“extra dimensions”等新物理的预言。而早在1999年来自美国Stanford University的Sava Dimopoulos等人就提出了实验上寻找“小黑洞”的想法。其实,30年前霍金就论证所有的黑洞都应该是不稳定的,都会以霍金辐射的方式蒸发掉, 只是这一观点从来没有得到实验的证实。与此相应,在LHC上质子-质子对撞如果可以产生新物理预言的“小黑洞”的话,这种“小黑洞”在产生后甚至飞不到几个厘米远,就在瞬间蒸发而变成常规的可观测粒子。

也有一些理论物理学家争论,如果可以产生稳定的“小黑洞”,也就是说它不会衰变掉,是否会存在毁灭地球的可能?可以放心地告诉大家,这种情况是不可能的,原因很简单,正如前面讨论的高能宇宙线和LHC的比较:如果这种假设成立的话,宇宙可以在每秒钟内形成多于LHC实验13个量级的“小黑洞”,而我们却安然无恙!

最后要强调的是,有些预言不是物理学家在开“玩笑”,他/她们的研究是有前提假设和条件的,只是因为一些科普作家扑风捉影,引起人们杞人忧天也就不足为怪了!

翻页: 1 2 3 4 5 6 ... 15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