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 19

这两天突然很想听崔健,尤其是《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野》。

出差中。在南方某城的旅馆里,从虾米网上翻出《解决》、《红旗下的蛋》,听得很爽。高中时代听这些磁带,还有唐朝乐队和魔岩三杰,发泄不知多少的力比多。给我点刺激我的大夫老爷,给我点爱我的护士姐姐,快让我哭啊快让我笑哇,因为我的病就是没有感觉。

然后翻到2005年“当代摇滚艺术家们”向崔健致敬的专辑《谁是崔健》,从来没听过,打开一听雪地撒野,立刻鄙视之。开头装腔作势,吉他软弱无力,中间插上一段段烂俗的yeahyeahyeah的rap,我靠。老崔还是老崔,这首歌多么质朴而有力量,现在的同志们装逼被雷劈啊!

崔健这些专辑在虾米上的收藏和收听都不多,评论也寥寥。那个时代毕竟已经过去。有一条评论说得好:

“都他妈去听小清新了,谁他妈的还听这么厚重发人深省的东西。”

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