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1 2 3 4 5 6 ... 8 9
8月 05

就变得可笑。

就像者名文艺男中王三表,刚写了个关于的文章,拉拉杂杂,保持了他一贯的胡乱联想风格。当然,也难免带有此君良好的自我感觉,始终觉得是那赤裸裸真理的掌握者。

说一个人有自大的毛病,不在于它认为如何如何——任何人都有发表观点和胡乱认为的自由;而在于它认为自己可以清晰地掌握和剖析他人的思想,而且比你自己更了解你自己的“真实”想法。这种弗洛伊德式的嘴脸蛮惹人生厌。另一个特征是喜用全称判断,俗称“一棍子打死一船人”,如“养宠物的人”都如何如何,再加上字里行间的权威态度,“很显然”等等,文章写起来很有气势,但看了叫人觉得好笑。

更好笑的是,王三表又追加一文,跟他的评论者们抬杠,还要给人上逻辑课。饶了大家吧。

他的观点一点也不新鲜,一点也不特立独行,基本上不出水木BBS宠物版上五年以来的月经贴内容:一来质疑宠物和城市流浪猫绝育问题,二来质疑人类养宠物动机,还好没把养宠物的人直接划为“不拿钱捐助灾区和农村”的坏分子。

在这些观点上的个人意见和分歧当然是难免的,不过对于缺乏基本常识、逻辑混乱、偷换概念、自己DIY靶子自己打的观点,实在是木有辩驳的兴趣了。人与人之间的观念差距有若鸿沟,要不唐三藏干嘛费劲去取西经呢。让可笑的同学们继续自我感觉良好地招人笑去吧,世界究竟如何,并不因他们的错误“认为”而改变。

6月 27

本届世界杯越发的难看了。踢得混乱不堪的英格兰依赖鸿运当头的小贝勉强晋级,日暮西山的葡萄在20张红黄牌纷飞的战场上压过年轻的荷兰。大家的差别只是我的运气比你好那么一点点。缺乏黑马、冷门和经典,迄今为止,这届世界杯还留不下多少值得回味的东西。

昨晚意大利对澳大利亚。全场90分钟下来只能说是平分秋色,互有攻守,尤其在意大利马特拉奇吃到红牌之后,澳大利亚还略占优势。只是意大利仍有坚固的盾,而澳大利亚似乎忘带了射门的鞋。说实话,这会儿,恐怕是意大利更希望伤停补时早早结束,加时赛早早结束,进入点球大战。

惊变在此发生,伤停补时还剩半分钟,意大利左后卫格罗索带球突入禁区,摔倒——裁判给了点球!解说员黄健翔沉寂了好一会的声音突然爆发,嘟嘟哝哝又是赞美又是讴歌地狂赞意大利n分钟,又是灵魂附体,又是光荣传统,又是意大利万岁。在他激动得变形的声音中冷眼看慢镜回放,格罗索沿边线往里带,澳大利亚后卫早早横卧在地,用背部对着格罗索,此时格还在其背后,球已去其身前;眼看已是追之不及,格罗索顺势绊倒,好个逼真的倒地啊。

想必疯狂的意迷完全不愿争论这个点球的合法性,在他们眼中,一切成功都是伟大的,一切阻碍成功的都是该死的——所以据说黄健翔在连篇累牍的讴歌中还有一句小声的“让他们滚蛋”送给澳大利亚(我没有听清这句)。不过说起来,意大利足球的历史和传统确实对此功莫大焉,主要是影响了裁判的判罚心态。试想如果这一幕变成维杜卡倒在卡纳瓦罗身上,裁判还会这么迅速明确地给个点球吗?在指向点球点的一刹那,主裁判心中似乎也松了口气:这下意大利终于晋级了,如果不判这个点球,我会被整个意大利,还有全世界的意迷的口水淹死板砖砸死啊!判了的话,即便是误判,so what,还有无数意迷站在我一边哪!

托蒂的一蹴而就证明了他的稳定心态,他和小贝一样在关键时刻担起责任挽救球队,但却不能掩饰本队的虚弱,不能为平庸的胜利抹上光辉。

黄健翔的失态,证明了自己铁杆意迷的身份,也证明了他身为解说的不成熟与不称职:过强的倾向性,强奸非意迷的耳朵,更有侮辱言词,送给一支新崛起的足球力量。澳大利亚在本届世界杯的表现不错,付出努力,奉献了两次精彩翻盘,为球迷带来欢乐,值得尊重。而黄的失态,以及这届杯赛上意大利的糟糕表现,自会写在历史上,写在后人心中。

有人评论黄的解说体现了“奴性”,初听觉得偏激,细想也有道理。何为“奴性”?就是“你是光你是电你是唯一的神话我只爱你you are my super star”,就是完全无条件地崇拜、信仰、 爱、支持某个对象,不加以理性的约束和自省。意大利足球的历史固然值得尊重甚至可以说伟大,但这和其表现是否伟大,和现在这22个球员和教练是否伟大并不相等;在男女关系中,完全盲目的爱也有“奴性”;对超女的狂热也有“奴性”;或者,文革中的红卫兵们也有“奴性”。

相反,有意迷攻击不喜欢黄的解说的人是“被阉割了”,“没有激情”,这就比较可笑。如果盲信和疯狂就是“激情”,那中国人这几十年倒一直不太缺乏。

不扯了,世界杯还值得期待的球队只有阿根廷、巴西、德国、西班牙了,可惜的是,他们居然在四分之一就要捉对厮杀,留下另外四支表现更差的球队窃喜自己的命运。看一场少一场吧。我猜英格兰和意大利没有机会。

6月 28

从昨天下午开始,blogsome这个基于wordpress的免费blog服务提供站点无法连接。跟其他用户交流的结果是,一些国内用户都无法连接此站点,但是从海外或者使用代理可以正常访问。

这个位于爱尔兰的网站近来得到越来越多中国blogger的青睐,但是没想到它遭到封杀的日子来得这样快。

有人安慰说也许只是技术问题、网络问题;我也希望只是多虑。但是前有blogspot,近有typepad,后有“6.30”备案大限将至,凡此种种,怎不令人“遐想联翩”。

这一年来,自己的blog风雨飘摇,曾悲叹四海为家,何其郁闷。不知是否算研究我国互联网管制的一个小小个案了。

有人会说,这就是集中的弊端,一刀就拿下了。可是分布式呢?自己建站了,备案了,有朝一日人想办你,还不是举手之劳。你必得被人“管理”着,主宰着,统治着。

或许有一帮人要偷笑了,他们不是对这些“非法”传播blog内容的国外“垄断者”咬牙痛恨吗?不过就算我不写blog了,也不会去这些人挂羊头买狗肉的地儿的。

这里有一些相关评论:http://blog.cnblog.org/archives/2005/06/blogsomeeeie.html#comments

以及其他相关的: TypePad被封后续跟踪求证:Weblogs.us是一周内的第三个,遭屏蔽了?

6月 16

首先声明,我一直以来并未对木子美抱有多少反感态度,就如当年写“关翠茜遇到木子美”的态度那样,也如当下对frjj的态度一样:那都是她们自己的选择,不喜欢不看不理就是,好歹人家也没祸国殃民;只是千万别做那种起哄看热闹偷流口水但又要道貌岸然又要铲除异己攻击谩骂的伪君子。

但是当我知道木子美出任“博客中国”市场经理的消息时,难免惊诧了。这个道貌岸然却坚持不懈藐视知识产权爱好剽窃的网站,发迹之初曾大张旗鼓“中国互联网呼唤‘反黄’运动”(果然一贯是以天下为己任的BKZG风格啊),却因为与木子美发表日志的“中国博客网”的相似而暴增访问量,后来更是制作有关专题挂在首页以吸引眼球。——从当年口水板砖的批判,到今日笑脸和气的雇用(利用),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是立贤下士、求财若渴的精神啊。

今天又看到了“读木子美 不如听木子美”的banner广告(via zheng),看到“让小木娇柔不造作的声音曲线撩拨你心底暗藏的痒痒点”的皮条客式吆喝,实在是不能忍啊。

看看上面“反黄运动”的专题网页,里面类似一些“惊心揭示网络色情六大王牌‘妓女’”、“焦心拷问:十问张朝阳、丁磊、汪延”之类的文章,然后对比一下当下BKZG的各个板块,倒是一件很搞笑的事情。

倒不知道,是道貌岸然、反某某霸权、誓要领导中国“博客”潮流赶英超美上市华尔街成为全球第一门户的形象可笑,还是为了钱坑蒙拐骗无知无良的形象更可笑些?

4月 30

从“切实主导新媒体时代大众话语的议题设置”说开去

切实主导新媒体时代大众话语的议题设置,前几日朋友从msn上发了本文链接给我看。这是李希光教授最近在《文汇报》上发表的文章。本文观点秉承李教授一贯思路,大约是说,当下除了政府直接管理的媒体外大部分媒体已经走向市场化,其活动成为

“围绕资本与利益群体展开的一系列交换行为,这些媒体唯一的目的就是通过报道的内容获得商业利润。在追求利益最大化的过程中,广告商与企业主成为媒体资本的主要提供者,同时也获得了媒介内容的支配权。大众媒体通过不断支持整个资本或特定集团的利益来扩展商品的品牌,增值和扩张成为传播系统的核心目标。……”

其后果之一是:

“商业资本的侵蚀促使传媒旨趣从社会责任向增值产业迅速过渡,最终加速公共领域的缺失。当媒介从服务型转为盈利型,民众就由公众转为了市场,公共领域由此成为霸权图谋和利益支配的竞技场。”

另一可能后果则是从国际政治层面来思考并举出中亚等地政治事件中媒体作用为例:

“社会管理者一旦丧失了舆论影响力的主导权,会处于一种劣势,一种失语的危险状态,它的权威性和信任度就会受到挑战。”

这些思考无疑都是必要的,这些观点我也基本赞同。

然而从全文来看,有两大问题值得我们思考,也是作者不应回避的:

第一,当下中国,商业利益的确是左右媒体乃至舆论方向的一股强大力量,也随时可能妨害新闻自由媒体公正;但同时另一股毫不逊色的力量我们也都清楚,来自政治、来自管理者和各级各部门的规章制度、甚至来自一些不成文但实际无处不在的“潜规则”、“潜压力”。它会随时审查、约束、制裁、引导媒体和舆论的方向,也迫使从媒体到个人,从报道到说话,首先划定底线,首先自我审查。不妨相对“商业力量”,简称其为“政治力量”。二者有时对抗有时合作有时错综复杂,共同作用于所谓“议程”、“舆论”。

李教授始终强调商业化对于公共领域缺失负有责任,然而政治力量就一定不会戕害自由、公正和公共领域吗?“传统主流媒体所制造的舆论场”被“商业化媒体和新媒体制造的舆论场边缘化”就一定是坏事,一定不利于社会进步和人民福祉吗?是否该认为,我们只要打击商业化、还媒介于政府掌控之中,便能迎来美好新世界?对政治力量的顾左右而言他,在现实语境中这样的立场可以理解,然而相关的问题却不能不思考。

第二,通篇看下来,与“新媒体”何干?作者认为,“信息传播技术发展”是“媒体多元化、信息出口多样化、受众分散化”的局面的成因之一,而网络媒体、手机短信等,则让大众媒体的“内容正在变得一味以吸引眼球、追求第一时间、追求点击率为话题议程设置之要旨”。

首先,作者全文抨击的对象是媒体商业化之弊端,种种弊端的本质原因是商业化而非媒介技术,至少对照标题,论述有跑题之嫌,建议将“新媒体时代”改成“媒体新时代”。

其次,很遗憾地说一声,作者对新媒体的认识恐怕比较有限。熟悉互联网上近两年技术发展的人都应该真切体会到,不断涌现的新媒体技术为公共空间的拓宽、弱势群体的声音、草根个体真正关心话题的管道提供了许多新的可能性。传播手段本身并不能天然带来民主、自由、进步,但它的确为打破和重组现有话语格局提供了工具和契机,包括反抗作者所抨击的“商业化”、追逐利益的媒体。

其实,近日来我时常会感到灰心。

上海市公安局敦促违法犯罪嫌疑人投案自首——看到这个网页时有点害怕,虽然我今年从来没参加任何游行,但是那年“五·八”我年幼无知的时候也跟着学校团委组织的汽车去过一次。有人说:“这就是主动配合、奉旨爱国的下场”。

对于newsmth.org,所谓的“新水木”bbs,我也不报多大希望,尽管我还时常会上去看一眼,但是已经没有了以它为家、为社区的心情。有些爱只能付出一回,又何况,你面对的这个BBS说不定不知道哪天就会被以“非法”或莫须有的罪名关闭。至于几千上万草民的哀怨愤怒,那又算得了什么呢,还要小心不要哭太响闹太大,否则就变成了“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哦。

对于blog,我同样执游戏态度。只要它存在,我就会写下去;但如果有一天,国内无法访问国外blog站点了,国内blog要实名注册了,我都不会惊奇,我不玩就是,回家聚精会神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别以为这不可能,《互联网站从事登载新闻业务管理暂行规定》现在并未废止,上面随便拎两条就足够杀掉全国绝大部分blog:

……
第十条 互联网站申请从事登载新闻业务,应当填写并提交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统一制发的《互联网站从事登载新闻业务申请表》。

第十一条 综合性非新闻单位网站从事登载中央新闻单位、中央国家机关各部门新闻单位以及省、自治区、直辖市直属新闻单位发布的新闻的业务,应当同上述有关新闻单位签订协议,并将协议副本报主办单位所在地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备案。
……
第十四条 互联网站链接境外新闻网站,登载境外新闻媒体和互联网站发布的新闻,必须另行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批准。

哈,据第二条,“ 本规定适用于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从事登载新闻业务的互联网站。本规定所称登载新闻,是指通过互联网发布和转载新闻。

所幸近来还读了另一则新闻:“世界新闻自由奖”会给程益中带来麻烦吗?

这件事情本身,和程益中演讲中的一段话,让人心中生长着希望:

“如果生命不能被永远消灭,则历史同样也不能被完全阻止。在惯性和假象的深层底下,一条秘密的小河仍在慢慢流淌,缓慢而不为人注意的在侵蚀这深层:这可能是一个很长的过程,但终有一天它会发生:那深层会开始断裂。”
——哈维尔 1975年 《给捷克总统暨共产党总书记胡萨克的公开信》

翻页: 1 2 3 4 5 6 ... 8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