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27

本届世界杯越发的难看了。踢得混乱不堪的英格兰依赖鸿运当头的小贝勉强晋级,日暮西山的葡萄在20张红黄牌纷飞的战场上压过年轻的荷兰。大家的差别只是我的运气比你好那么一点点。缺乏黑马、冷门和经典,迄今为止,这届世界杯还留不下多少值得回味的东西。

昨晚意大利对澳大利亚。全场90分钟下来只能说是平分秋色,互有攻守,尤其在意大利马特拉奇吃到红牌之后,澳大利亚还略占优势。只是意大利仍有坚固的盾,而澳大利亚似乎忘带了射门的鞋。说实话,这会儿,恐怕是意大利更希望伤停补时早早结束,加时赛早早结束,进入点球大战。

惊变在此发生,伤停补时还剩半分钟,意大利左后卫格罗索带球突入禁区,摔倒——裁判给了点球!解说员黄健翔沉寂了好一会的声音突然爆发,嘟嘟哝哝又是赞美又是讴歌地狂赞意大利n分钟,又是灵魂附体,又是光荣传统,又是意大利万岁。在他激动得变形的声音中冷眼看慢镜回放,格罗索沿边线往里带,澳大利亚后卫早早横卧在地,用背部对着格罗索,此时格还在其背后,球已去其身前;眼看已是追之不及,格罗索顺势绊倒,好个逼真的倒地啊。

想必疯狂的意迷完全不愿争论这个点球的合法性,在他们眼中,一切成功都是伟大的,一切阻碍成功的都是该死的——所以据说黄健翔在连篇累牍的讴歌中还有一句小声的“让他们滚蛋”送给澳大利亚(我没有听清这句)。不过说起来,意大利足球的历史和传统确实对此功莫大焉,主要是影响了裁判的判罚心态。试想如果这一幕变成维杜卡倒在卡纳瓦罗身上,裁判还会这么迅速明确地给个点球吗?在指向点球点的一刹那,主裁判心中似乎也松了口气:这下意大利终于晋级了,如果不判这个点球,我会被整个意大利,还有全世界的意迷的口水淹死板砖砸死啊!判了的话,即便是误判,so what,还有无数意迷站在我一边哪!

托蒂的一蹴而就证明了他的稳定心态,他和小贝一样在关键时刻担起责任挽救球队,但却不能掩饰本队的虚弱,不能为平庸的胜利抹上光辉。

黄健翔的失态,证明了自己铁杆意迷的身份,也证明了他身为解说的不成熟与不称职:过强的倾向性,强奸非意迷的耳朵,更有侮辱言词,送给一支新崛起的足球力量。澳大利亚在本届世界杯的表现不错,付出努力,奉献了两次精彩翻盘,为球迷带来欢乐,值得尊重。而黄的失态,以及这届杯赛上意大利的糟糕表现,自会写在历史上,写在后人心中。

有人评论黄的解说体现了“奴性”,初听觉得偏激,细想也有道理。何为“奴性”?就是“你是光你是电你是唯一的神话我只爱你you are my super star”,就是完全无条件地崇拜、信仰、 爱、支持某个对象,不加以理性的约束和自省。意大利足球的历史固然值得尊重甚至可以说伟大,但这和其表现是否伟大,和现在这22个球员和教练是否伟大并不相等;在男女关系中,完全盲目的爱也有“奴性”;对超女的狂热也有“奴性”;或者,文革中的红卫兵们也有“奴性”。

相反,有意迷攻击不喜欢黄的解说的人是“被阉割了”,“没有激情”,这就比较可笑。如果盲信和疯狂就是“激情”,那中国人这几十年倒一直不太缺乏。

不扯了,世界杯还值得期待的球队只有阿根廷、巴西、德国、西班牙了,可惜的是,他们居然在四分之一就要捉对厮杀,留下另外四支表现更差的球队窃喜自己的命运。看一场少一场吧。我猜英格兰和意大利没有机会。

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