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 29

前不久,革命作家魏巍去世了。

从网上看了一点零星的文章,有文称之为“意识形态之死”。这当然是故作惊人之语,自福山之后众人皆起哄,但“意识形态”这个幽灵在每个现代国家里仍旧徘徊不去,何况以“意识形态教育”为己任的政府治下的国家。

只不过,对于一个将某意识形态内化成信仰的人,一个终其一生去贯彻它的人,应该如何去评价呢?其本人的幸福或不幸福,他人无从置喙;其品德或修养之高下,亦难以评断。就好像对那些笃信宗教、终生无悔的信徒,是嘲讽其缺乏独立思考的盲信,还是赞美其敢于信仰且奉献一生的忠贞?

或许相对客观的标准,是看其人思想行为对周遭他人及社会的影响及效果。但在此价值多元的社会里,盖棺亦难定论。

不过在我看来,魏巍至少比一大批人纯粹甚至可爱——那批人并不信仰某种意识形态却能熟练地运用它去攫取权力获得利益。魏巍年老之后境况似乎也并不佳,具体情况我并不了解,但我猜,当一个虔信者发现自己信仰的东西被利用,所谓“打着红旗反红旗”的时候,其愤怒大概不亚于直接面对一大群“异教徒”吧。

Update:今天读到秦晖的文章,“近卫军”与“彼得”间的徘徊,关于同样逝世不久的索尔仁尼琴,以及联想到梁文道此前的文章索尔仁尼琴的最后悲剧,突然觉得魏巍和索尔仁尼琴有那么一点点的相似。相似当然不在其人品或政见,而在他们都数十年如一日地相信某种现在已经不再流行的观念。“左派”或者“右派”在不了解的情况下都容易看错他们,在了解的情况下又都容易排斥他们。

3条留言 to “魏巍去世”

  1. 千面 说:

    看了一篇魏巍的《毛泽东颂》,觉得他真是真诚得可爱啊。和你感觉一样,他的确很纯粹,在那个时代他应该是幸福的。后来时代变了,他便沉默了。而他的死,能引起大家的关注,可谓是悲哀。

    跟贴回复

  2. bell 说:

    从你这里能“链”到不少好文章看

    跟贴回复

    maomy reply on 九月 5th, 2008:

    如果你订阅了ohmymedia的rss,会有delicious的每日阅读,里面也有不少或许值得看的链接。或者直接去http://delicious.com/maomy,也可以:)

    跟贴回复

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