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 23

周日起了个大早,本想随绿野轻骑兵的人到十三陵水库去看一个山地车比赛。怎奈何身为路痴,六点二十到了马甸桥,却找不着他们约定的“东北角”……在立交桥底下绕来绕去,怎么也没看见半个像要飚车的人,也没有抄他们的联系方法。一刻钟之后,终于悻悻放弃。要回家吗?好容易起个大早,阳光正好,马路上人车稀少,算了,俺自己转悠去。不是路痴吗?那,那就往香山、八大处方向骑吧,到哪算哪。

清晨的马路很适合骑车,愉快得紧。经过北四环中关村一桥时,见一山地车绝尘而去,车上人着头盔、骑行服、锁鞋,遂尾随之。速度不甚快,33~35km/h左右,是一老外。跟骑了几公里,我们开始攀谈起来。原来这位美国朋友也是早起骑车,随便转转,于是跟他一起盘四环。

天南地北,聊得愉快,骑得开心,不知不觉就是两小时,从北四环、西四环、南四环、东四环,走了60公里。他还要上教堂,于是我们挥手作别。

一个人骑车就比较懒惰,加之八点半过后马路上人车渐多,自东四环往北往西,过三环,到东北二环,回家。共3小时,80公里出头。回家沐浴,新的一天在美好的骑行中开始啦。

——————

MW和我均无练摊经验,实乃人生憾事。加之搬家在即,确有无用之物该当清理。她兴致勃勃,邀我去北师大摆摊甩卖旧杂志旧书,我岂有不从之理?整理半天,我俩各背一登山包,满载近百本数十公斤的旧杂志和十数本不想看的旧书,打车进驻近在咫尺的北师大校园。

正是中午饭点,MW信奉聚集效应,是以找到聚集了大批毕业生甩卖课本旧书的地点。烈日炎炎,先在树荫下驻扎,虽则凉爽,奈何远离路边,少人问津……此刻inking美女翩然而至,我亦寻到片席之地,三人一阵忙活,把地摊搬迁过去,继续冒充北师大毕业生。

在一片泛黄发旧面目可憎的教科书中,我们这一片花花绿绿的以美女帅哥为封面的崭新杂志倒是醒目。价格也实在便宜,04、05年的杂志,20元的卖5元,12元的卖3元,五元两本。嗯,MW的女性杂志迅速卖掉几本,尤其是05年4月号、5月号的(根本就是新的嘛)。那几本篮球杂志也很快有了新主。但总的来说,看的人多,买的人少。

午饭时间过去,打来盒饭,在斑驳树影和徐来清风中狼吞虎咽的吃(早上骑车,现在好饿),简直像草地夜餐嘛。MW热情兴奋,跑前跑后,一会整理杂志,一会诚恳推销。inking也敬业异常,舍得吆喝,令人感动。——我们把十块钱买来的正版《三岔口》DVD四块钱卖给一帅哥,理由是inking说的“你有点像吴彦祖”。

下午是寂寞而闲适的。我回了趟家,骑来MW的买菜车,搬来折叠沙滩椅,去书店买了几本科幻小说。渐渐西斜的阳光,凉爽的风中传来割草机的轰鸣与青草的苦涩芬芳,三人有的席地,有的蜷在椅中,捧读或小憩,享受这初夏的户外下午。

MW的买菜车迅速以100元转让给一男生。当晚饭时分来临,她的女性杂志也几乎售磬。我们继续降价,所有体育杂志1元、2元。军训的小朋友们过来看,MW说,你看,大一的年轻女孩已经开始懂得欣赏男性身体的美,这和我们那代不一样。于是我们1块一本地卖给她们几本。

六点过后,还剩大堆杂志未卖。但人生总算完整。收摊,打车前往预订之腐败地点:海底捞。

----------

此乃近日声名鹊起之新秀,据说任何时候前来,至少需要排队一小时才能入座。果不其然,店外小凳小桌坐了一群人,大厅又是一群,旁边一个小小儿童乐园,等待的人在喝茶吃小果盘打牌聊天,彷佛为美食等待理所当然。(后来上二楼,发现二楼长长走廊依然坐漫等待者!为助你消磨时光,店内还提供免费修甲擦鞋服务……)我们已经提前预订,很幸福地进入四人小包间。Antonis早已等候多时,黑黑的帅哥,灿烂的笑容。一见面就开始跟我畅想将来环青海湖的骑行……真叫人向往!

海底捞是一家四川火锅店,但绝非满大街“麻辣”“涮肉”可比。我们要的黄腊丁鸳鸯锅底,菜均可要半份。服务生热情周到、礼数十足,筷子是加长的,倒茶女士悠闲,换碟续杯殷勤备至;各种荤素原料新鲜味美,锅底鱼汤鲜香滋润,即便麻酱、羊肉这样普通物事,照样有别家不具之风味。我们四人边大吃边大赞,均感不虚此行。

晚饭我们做东,加上午饭、水果、打车、买书,正好把摆摊卖得的钱全部花掉。真是愉快的周末!

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