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 30

昨日笔记本送修。找的是朋友的朋友的朋友(按六度分隔的理论,我应该能在六个人之内找到IBM的大BOSS,谁能试试?)的本本专修公司。经检验,据说主板已被彻底击穿无法修复,只能更换一块板子,收费1700大洋。据称找IBM蓝色快车检修和更换主板,6000块也打不住——所以昨日MSN上N个人劝我节哀顺变、再买一台笔记本……-_-b

MW闻此噩耗,首先脱口而出的是:“1700!……一辆自行车没了!”

很高兴,“自行车”已经成为我们家新的货币单位。

-------

送修之后,乘坐公共汽车从中关村长驱20公里前往单位,穿越接近正午时分的北京城。沿着三环路,树荫下、立交桥桥墩下、路口……几乎每隔几百米就有便衣矗立。他们面容坚定但总还有点稚气,看起来大都二十岁上下,不少人还脱不了一些农家子弟的神情;白色、灰色或格子衬衫束在长裤里,皮鞋锃亮,然而挺拔的站姿泄漏他们久经训练的身份;他们中的一些人手臂上套着红袖箍上书“值勤”,一些人手中握着对讲机,另一些人只是默默站着,像野外鹿群里的哨兵,闻到风中飘来的一里外的狮子气息那样警觉;他们是警校、军校学员,还是近年招募的武警新兵?

在车辆稀少,阳光灿烂,清风阵阵的午间北京街头,他们的存在提醒着我,五一来了,五四来了,更“敏感”的日子也快要来了……

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