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1 2 3
4月 30

从“切实主导新媒体时代大众话语的议题设置”说开去

切实主导新媒体时代大众话语的议题设置,前几日朋友从msn上发了本文链接给我看。这是李希光教授最近在《文汇报》上发表的文章。本文观点秉承李教授一贯思路,大约是说,当下除了政府直接管理的媒体外大部分媒体已经走向市场化,其活动成为

“围绕资本与利益群体展开的一系列交换行为,这些媒体唯一的目的就是通过报道的内容获得商业利润。在追求利益最大化的过程中,广告商与企业主成为媒体资本的主要提供者,同时也获得了媒介内容的支配权。大众媒体通过不断支持整个资本或特定集团的利益来扩展商品的品牌,增值和扩张成为传播系统的核心目标。……”

其后果之一是:

“商业资本的侵蚀促使传媒旨趣从社会责任向增值产业迅速过渡,最终加速公共领域的缺失。当媒介从服务型转为盈利型,民众就由公众转为了市场,公共领域由此成为霸权图谋和利益支配的竞技场。”

另一可能后果则是从国际政治层面来思考并举出中亚等地政治事件中媒体作用为例:

“社会管理者一旦丧失了舆论影响力的主导权,会处于一种劣势,一种失语的危险状态,它的权威性和信任度就会受到挑战。”

这些思考无疑都是必要的,这些观点我也基本赞同。

然而从全文来看,有两大问题值得我们思考,也是作者不应回避的:

第一,当下中国,商业利益的确是左右媒体乃至舆论方向的一股强大力量,也随时可能妨害新闻自由媒体公正;但同时另一股毫不逊色的力量我们也都清楚,来自政治、来自管理者和各级各部门的规章制度、甚至来自一些不成文但实际无处不在的“潜规则”、“潜压力”。它会随时审查、约束、制裁、引导媒体和舆论的方向,也迫使从媒体到个人,从报道到说话,首先划定底线,首先自我审查。不妨相对“商业力量”,简称其为“政治力量”。二者有时对抗有时合作有时错综复杂,共同作用于所谓“议程”、“舆论”。

李教授始终强调商业化对于公共领域缺失负有责任,然而政治力量就一定不会戕害自由、公正和公共领域吗?“传统主流媒体所制造的舆论场”被“商业化媒体和新媒体制造的舆论场边缘化”就一定是坏事,一定不利于社会进步和人民福祉吗?是否该认为,我们只要打击商业化、还媒介于政府掌控之中,便能迎来美好新世界?对政治力量的顾左右而言他,在现实语境中这样的立场可以理解,然而相关的问题却不能不思考。

第二,通篇看下来,与“新媒体”何干?作者认为,“信息传播技术发展”是“媒体多元化、信息出口多样化、受众分散化”的局面的成因之一,而网络媒体、手机短信等,则让大众媒体的“内容正在变得一味以吸引眼球、追求第一时间、追求点击率为话题议程设置之要旨”。

首先,作者全文抨击的对象是媒体商业化之弊端,种种弊端的本质原因是商业化而非媒介技术,至少对照标题,论述有跑题之嫌,建议将“新媒体时代”改成“媒体新时代”。

其次,很遗憾地说一声,作者对新媒体的认识恐怕比较有限。熟悉互联网上近两年技术发展的人都应该真切体会到,不断涌现的新媒体技术为公共空间的拓宽、弱势群体的声音、草根个体真正关心话题的管道提供了许多新的可能性。传播手段本身并不能天然带来民主、自由、进步,但它的确为打破和重组现有话语格局提供了工具和契机,包括反抗作者所抨击的“商业化”、追逐利益的媒体。

其实,近日来我时常会感到灰心。

上海市公安局敦促违法犯罪嫌疑人投案自首——看到这个网页时有点害怕,虽然我今年从来没参加任何游行,但是那年“五·八”我年幼无知的时候也跟着学校团委组织的汽车去过一次。有人说:“这就是主动配合、奉旨爱国的下场”。

对于newsmth.org,所谓的“新水木”bbs,我也不报多大希望,尽管我还时常会上去看一眼,但是已经没有了以它为家、为社区的心情。有些爱只能付出一回,又何况,你面对的这个BBS说不定不知道哪天就会被以“非法”或莫须有的罪名关闭。至于几千上万草民的哀怨愤怒,那又算得了什么呢,还要小心不要哭太响闹太大,否则就变成了“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哦。

对于blog,我同样执游戏态度。只要它存在,我就会写下去;但如果有一天,国内无法访问国外blog站点了,国内blog要实名注册了,我都不会惊奇,我不玩就是,回家聚精会神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别以为这不可能,《互联网站从事登载新闻业务管理暂行规定》现在并未废止,上面随便拎两条就足够杀掉全国绝大部分blog:

……
第十条 互联网站申请从事登载新闻业务,应当填写并提交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统一制发的《互联网站从事登载新闻业务申请表》。

第十一条 综合性非新闻单位网站从事登载中央新闻单位、中央国家机关各部门新闻单位以及省、自治区、直辖市直属新闻单位发布的新闻的业务,应当同上述有关新闻单位签订协议,并将协议副本报主办单位所在地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备案。
……
第十四条 互联网站链接境外新闻网站,登载境外新闻媒体和互联网站发布的新闻,必须另行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批准。

哈,据第二条,“ 本规定适用于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从事登载新闻业务的互联网站。本规定所称登载新闻,是指通过互联网发布和转载新闻。

所幸近来还读了另一则新闻:“世界新闻自由奖”会给程益中带来麻烦吗?

这件事情本身,和程益中演讲中的一段话,让人心中生长着希望:

“如果生命不能被永远消灭,则历史同样也不能被完全阻止。在惯性和假象的深层底下,一条秘密的小河仍在慢慢流淌,缓慢而不为人注意的在侵蚀这深层:这可能是一个很长的过程,但终有一天它会发生:那深层会开始断裂。”
——哈维尔 1975年 《给捷克总统暨共产党总书记胡萨克的公开信》

4月 30

Banlieue 13在久未启动的蒙尘台式电脑的轰鸣中,我们观看了这部Banlieue 13(中文译名“暴力街区”),内存不足导致画面有时不够连贯,生生制造出王家卫式跳格风味的观影体验,幸亏这是部动感十足的电影而非缠绵悱恻的文艺片。感想一:成龙可以休矣,中国功夫如景泰蓝一般流传世界,中国功夫片(包括香港)风靡世界的时代已经过去;若想再度荣光,恐怕得往文化的深处挖掘而不能仅靠动作花俏来打拼——因为人家打得比你好,长得比你帅,电脑特技比你强,能砸的银子比你多,对于外国观众他们还更愿意看到本土英雄……两位男主角David Belle和Cyril Raffaelli,长相很酷、肌肉漂亮、身手不凡。尤其是David,电影开场五分钟后的一场追逐戏已经让我叹为观止,成龙素以身手敏捷擅长小空间内腾挪辗转著称,然而跟帅哥David飞檐走壁、上窜下跳的灵动轻松一比便有逊色。打斗场面虽然不算太多,但都设计精巧动作漂亮,加上一流的剪辑和配乐,看起来十分之爽。

后来在网上看到介绍,说这两位都是极限运动选手和功夫爱好者……难怪难怪!探讨人的身体灵活敏捷程度之无限可能,看来是带来视觉享受的一条路径。

感想之二:全球化带来天下大同。瞧2010年法国贫民区混混匪徒们的穿着,整个一美国黑人社区嘻哈风格(大量半裸肌肉男除外),连拿个手枪比人家脑袋的姿势都那么hip-hop:自己歪着头,拿眼角斜觑对方,高高举着手枪还平转过来手腕向下弯曲……地下赌场入口货架上摆满法语标签的宝路猫粮狗粮及罐头;匪徒老窝墙上有一张NBA招贴算个小bug:似乎是头扎白色汗带的詹姆斯在扣篮?拜托,你们不是讲2010年的故事么。

然而,法国人终究是法国人。遍布整个贫民区的涂鸦那么精彩漂亮,这些嘻哈混混的装扮、纹身到电影画面色彩、配乐都很让人舒服,很“艺术”。更重要的是,故事的确让我们意外了好几次,常有出乎意料,峰回路转。拍电影不是非得遵循好莱坞的滥俗套路啊。

后来发现编剧之一是Luc Besson……导演则是跟随贝松干过多年摄影和美工的pierre morel,本片是他的导演处女作。

以及,即便是在这样一部地道的动作片里,法国人还是要谈论政治、民主、权利……故事仍然要构想一个邪恶的政府/官员,借主人公之口说出“在法律面前我们每个人都是平等的”,用舆论来作为个人反抗国家机器的强大武器(结尾主人公让人偷拍了政客们阴谋败露的录像并威胁他们要放到电视或者网上去),英雄主义则体现为拯救200万人(尽管一半是人渣)的生命——从政府的阴谋手中而不是从恐怖分子手中。秉承了西方自由主义传统中将国家政府视作个人自由的天然敌人的观点。

剧情就不介绍啦,总之的确值得一看。

其他一些八卦:

IMDB实在是查询电影人前世今生的好工具。

发现本片的导演和演员中大部分班底都是长期随吕克·贝松打江山的人,其中不少人涉及 The Transporter 一片。例如本片导演就是该片摄影,吕克·贝松也是该片编剧之一。我们在starmovie频道看过这部片子,故事很滥俗,但是男主角Jason Statham真的很酷!也是肌肉男,力量感和速度感十足——而且看起来他正当红,05年和06年要开打的有六部电影之多,其中包括The Transporter II。此外舒淇在里边有一些展露性感风骚的镜头哦。

另一部也通过starmovie看到的、有中国主角的、且与Banlieue 13相关的电影是Kiss of the Dragon。对了,李连杰是里边的英雄,而且他和贝松一起当了编剧。

至于本片中的两位极限运动高手猛男主角,啊,Cyril在Kiss of the Dragon里跑过龙套,同时在该片及The Transpotter及其他动作片里担任特技演员,在Taxi 2里担任柔道指导…… 至于David,跑了更少的龙套,例如扮演什么“maskman”的角色,同时还担任过电影摄影师……我喜欢这两个家伙,并祝愿他们早日完成从“宋兵乙”到“星爷”的升级进化过程!

4月 30

昨日笔记本送修。找的是朋友的朋友的朋友(按六度分隔的理论,我应该能在六个人之内找到IBM的大BOSS,谁能试试?)的本本专修公司。经检验,据说主板已被彻底击穿无法修复,只能更换一块板子,收费1700大洋。据称找IBM蓝色快车检修和更换主板,6000块也打不住——所以昨日MSN上N个人劝我节哀顺变、再买一台笔记本……-_-b

MW闻此噩耗,首先脱口而出的是:“1700!……一辆自行车没了!”

很高兴,“自行车”已经成为我们家新的货币单位。

-------

送修之后,乘坐公共汽车从中关村长驱20公里前往单位,穿越接近正午时分的北京城。沿着三环路,树荫下、立交桥桥墩下、路口……几乎每隔几百米就有便衣矗立。他们面容坚定但总还有点稚气,看起来大都二十岁上下,不少人还脱不了一些农家子弟的神情;白色、灰色或格子衬衫束在长裤里,皮鞋锃亮,然而挺拔的站姿泄漏他们久经训练的身份;他们中的一些人手臂上套着红袖箍上书“值勤”,一些人手中握着对讲机,另一些人只是默默站着,像野外鹿群里的哨兵,闻到风中飘来的一里外的狮子气息那样警觉;他们是警校、军校学员,还是近年招募的武警新兵?

在车辆稀少,阳光灿烂,清风阵阵的午间北京街头,他们的存在提醒着我,五一来了,五四来了,更“敏感”的日子也快要来了……

4月 28

昨日下班回家,发现桌上水壶躺倒——花生最爱拨弄这个水壶,已经打翻它数十次之多。依稀记得壶中还有半壶水,抢上前去发现桌面没有水迹,拿起桌上的IBM本本——下面一片汪洋!看来水壶打翻少说也有半天,暴露在空气中的桌面早已干透,但电脑却已经泡了半天!郁闷!拿报纸吸了一会,后来打开后盖,拆出电池、内存、硬盘,均无明显水浸痕迹。两小时后,MW插上电源打开笔记本,一切貌似无恙,收信、上网、看BLOG……十来分钟后突然自动关机。此后再开机,少则三秒,多则三十秒,自动关机。拔掉电源用电池,或拆除电池接电源,均如此。

欲哭无泪啊!只好和MW打开朋友送的Jim Bean 酒,碰碰杯聊解胸中郁气。长夜漫漫,长歌当哭啊。

今晨到单位,接到MW电话,报告早上仍无法开机,后接上电源,未开机,一小会儿后本本左上角(风扇附近?)开始冒烟!她赶快拔掉电源,但焦臭味经久不散……什么东西短路、烧坏了?

看来只好致电IBM报修了。这种泼水事故,似乎还不能算在免费保修范围内,不知道要花多少银子!而且!五一期间我们俩估计就上不了网了!写不了blog了!!没法招呼大家花天酒地吃喝玩乐了!!!

谁有类似经历、相关经验、有益建议的,有以教我,不胜感激……

4月 26


今天看到bussiness week的封面文章 Blogs Will Change Your Business。文中提到了许多我们正在应用的、已经或即将风靡互联网世界的技术或服务,例如FlickrtechnoratiRSSpodcasting,等等。而其中令我最感兴趣的内容包括(引文来自这一 中文摘要):目前已有9百万个blog,但,Blog是不是下一个要破的泡沫?

《商业周刊》给出的答案很简单,“NO”。理由是blog初创公司去年总共只获得了6千万美元的风险投资,而1999年.com公司获得的投资则为199亿美元!.com时代是以公司为主体,公司需要程序员、市场预算、昂贵的办公环境、烧钱率。而大量的blogger只是电脑前的普通人,没有预算、没有商业计划、没有烧钱率,因此也就没有泡沫。

google 的blog项目负责人Jason Goldman的观点是,blog正在推动网络的成长,在过去的8个月里,blog世界的规模已经翻了一番,存在大量值得挖掘的数据和潜在的客户。

而 Technorati(一个blog搜索引擎公司)的创始人David Sifry则持有不同的观点,他认为blog代表的是一个全新的网络。目前的网络在他看来只是一个图书馆,收集了大量的相对静态的文档。而blog不同,每一个日志都和一个特定的时刻相关联,如果一个公司能同步地追踪上百万个blog,这个公司就可以掌握每一分钟这个世界正在进行的思考的“热图(heat map)”。

《商业周刊》认为传统的网络对我们已知的内容进行了分类,而由blog搭建的网络则追踪我们正在进行的思考

这些报道和思考无疑令人遐想,如何应用这些技术和服务让生活更加美好,让我们更为自由?

这时,我们在想些什么呢?我们的媒体这样告诉我们

高校的BBS(论坛)是青年学生进行各种网络交流的主要场所。由于网络的即时性,不可控因素很高,因此BBS也容易被人利用,散布各种谣言,煽动非法游行。

复旦大学“日月光华”BBS是上海高校中最大的一个网站,据学校网络部门介绍,BBS主要致力于内网建设,每日0点至8点关闭外网,外界不良信息便难以传入校内,而其它时段BBS均有专人负责监管。本月上中旬,BBS上曾出现过不少流露对日本有偏激情绪的帖子,对此,学校积极鼓励和引导学生理性地思考问题,不要盲目转发有关帖子。据悉,光华站的子站还将率先通过电子邮件和学生学号进行实名制认证。

针对有害信息通过网络快速传播的特点,学校(上海交大)实行24小时不间断值班,还运用技术手段,对电子邮件系统、BBS等实行关键词过滤技术,以讹传讹可以被消灭于无形。

闭关锁国之下,如何去打一场赢得未来的战争?

翻页: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