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17

他不是超现实主义艺术家,但他的作品中时而含有超现实主义意味;他不是数学家,但却把数学之美用形象的方法展示得淋漓尽致;他不是科学家,但众多科学家对他欣赏备至,杨振宁用他的作品做了自己诺贝尔奖成果的《基本粒子》一书的封面;他不是博物学家,但他对自然的热爱无与伦比:“我们身边的现象所展现的规律——秩序、法则、循环与再生,对我来讲,越来越重要。意识到它们的存在,能够为我的心灵带来平静,给我的精神以一种支撑。我试图在我的作品中表明,我们生活在一个美好的、有序的世界之中,而不是象有时感到的那样一团混乱。”(1965)

在去年的今天,google用这个logo:
纪念了他的诞辰。模仿的是他的 《互绘的双手》

他就是荷兰画家Maurits Cornelius Escher,埃舍尔。

前不久在书市碰巧买了《埃舍尔大师图典》,后来经常在闲暇时候翻一翻。那些作品初看似乎平凡,但越看越能感受到奇妙的滋味,规律之美,错觉之美,秩序之美,自然之美。一个词来形容:amazing.

而埃舍尔自己也在信中说到:“惊奇乃大地之盐。”而他就用一生去实践了。

能够一辈子爱好一件事情,一项事业,努力追求它并取得辉煌成就,这是多么美好而指得羡慕的事情啊。

不由得想起王小波说,我们要做一个有趣味的人。

我blog现在使用的logo就是他的著名作品Metamorphosis的变形版(原图太宽了,我把它变得胖了一些),在这里可以看到原图。它全长3.9米,本来打算用来装饰海牙一所邮电局的墙壁,平面镶嵌图形的变化构成了可以首尾相接的循环。

下面是埃舍尔最得意的作品之一Print Gallery,从右下角画廊入口走入,看见左下角一个人在看画,画上有港口,海上货船,岸上房屋,向右延伸……有女人的阳台的下面,就是画廊……原来这个人置身在自己所观看的画中。有介绍说这是根据数学上著名的“黎曼曲面”绘制的。

右边是Hand with Reflecting Sphere,埃舍尔对于世界的另外样貌总是很好奇。看到这个你会想到什么?世界的客观性?真实的相对性?从昆虫眼中看到怎样的你?还是——像我一样——想到一个比喻:我们生活的“现实”,其实只是通过某种媒介(比如球面镜)得来的信息帮我们建构起来的,所以不同的人的世界永远是以不同方式扭曲的?

而埃舍尔自己常说的是:“艺术是外界事物在艺术家心中的镜像”,或者说艺术是通过“心灵之眼”看到的世界。

他还很喜欢通过光影、透视等方法制造视觉错觉,用平面表现三维,然后告知你这其实就是平面;甚至表现一些荒谬又很难辨识何处荒谬的东西——我的想法是,好吧,不要对你目睹的一切习以为常,其中有多少偏见,多少习惯,多少预设前提和想当然?抛掉这一切,把你自己当成婴儿吧。

而在对待媒介上,亦然。议程设置,媒介使用习惯,无时无刻地塑造和改写我们自身,加诸于我们对世界和自我的认知和行为上。可笑的是,有人还一直认为自己在对待媒介上有全然的主宰和控制力量。

好吧,下面是Waterfall,早在别处看过类似的,但不知道是他的作品。这个类似永动机的东东怎么存在呢?据说用的是英国数学家罗杰·彭罗斯的不可能三杆(tribar)的原理。

他还有好多东东,比如莫比乌斯带的运用啦(喜欢那些红蚂蚁,还有骑士),对数曲线构筑的阴阳鱼啦(让我想起生与死、生命的历程,以及太极图)……看起来随意,其实是呕心沥血的精心演算——对,是演算——的结果。下面这个是关于极限的圆形镶嵌。

他还画木刻、做雕塑等等。下面是他最负盛名的作品之一,木刻Day and Night。完美啊。

而类似下面的木版画Puddle,则让我感受到了一种……禅境?真是所谓一粒沙里见世界,一个静静的小水洼,车辙,脚印,树木倒影和天空。我们已经多久没去这样发现生活中的美了呢?我们每天忙于追求的又是什么呢?

埃舍尔的作品太多了,可以到他的官方网站去看,按年代排列,非常丰富,似乎比我买的画册还丰富:

Early work from 1916 – 1922

Italian Period from 1922 – 1935

Switzerland and Belgium 1935-1941

Back in Holland 1941 – 1954

Recognition and Succes 1955-1972

Symmetry; most of M.C. Eschers’ Symmetry Drawings

世界有了这样的人,才变得更美好。向他致敬。

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