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 27

我有一个梦想……

如果天天都是星期六就好了。

如今,星期六是一周里我最喜欢的一天。从星期五夜里开始,就可以把心情放松,玩啊休息啊做想做的事而不用担心第二天困得要死还得上班;然后睡个懒觉,醒了还接着睡,睡足了起来洗澡,晃悠一下就该午饭,沐浴着阳光走在人比平时少得多的大街上,午后阳光透过窗外绿叶斑驳地洒进屋,还是想干嘛干嘛,在丰盛晚餐后,晚上仍然可以做一切想做的事,睡觉的时候一想,明天还是休息日,太爽了……

比起来,周五还有一天的疲惫,周日多了对第二天的焦灼。只有星期六,放松,闲适,无忧无虑,充满期待。鲁滨逊为什么不把他忠心的仆人起名叫“星期六”呢?

当然,不是星期六,也要好好过。

昨晚请天天脑力劳动的可怜的MW去九头鸟吃饭。这里设有非吸烟区,而且服务不错(比如昨晚吃饭时服务员过来换了两次小碟),是普通档次饭馆里不多见的。好些菜也做得不错。比如上个月吃到的蕨菜鱼子(时令菜,如今没了)、昨天的米粉拌茼蒿,都算得清新爽口;而酸椒鱼片、瓦罐鸡汤这些其它饭馆也常有的,也难得火候拿捏地道,材料新鲜质优。

吃完饭慢慢散步回去,在师大东门外的那家八折书店看,忍不住又买书。尼尔·波斯曼的《消逝的童年》算是名作了,以前老在其它传播学相关书籍里看到被引用,postman去年已经死了。博尔赫斯全集里就想买小说,可是永远不单卖,幸好看见一本短篇选本《小径分岔的花园》,收了三十多篇还是王永年翻译的。顺手把西川翻译、作家出版社出的《博尔赫斯八十忆旧》也买了。以前看过的卡尔维诺文集里的《命运交叉的城堡》,也买来再翻翻,其实我倒更喜欢这本里的《看不见的城市》和《宇宙奇趣》。最后,赶时髦从一套库切的书里买了《寻找野蛮人》和《青春》——觉得这两个似乎跟我更有接近性?其实光看书名也不知道的,另外几本没选的原因大约是名字太严肃了,嘿嘿。

回家翻着书,心情就很愉快,而且安静。

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