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 13

新浪游戏刊登的这篇职业化离我们有多远——由CPL想到的,算是类似的分析中最到位的之一了。

我们的电子竞技还刚刚起步,但是我们的发展很迅速;我们有着世界一流的枪法,但是我们缺少良好的战术;我们有着全世界最大的游戏群体,但是游戏玩家的自身道德素质却参差不齐;我们有着全世界最刻苦的CSER,但是我们没有最科学的训练时间和训练方法;我们有着高昂的竞技热情,但是我们没有优秀的PC和全国互通的低ping电讯网路;我们有众多的电子竞技的俱乐部,但我们没有一个统一的电子竞技的联盟的引导和规范;我们有着大大小小不计其数的比赛,但是我们没有统一的比赛规则,公正的执法尺度,我们还缺少一个联赛的机制。我们对cs这个游戏的内核程序缺少研究,以致于我们连看demo的播放器都是国外的;我们对cs的周边制作还很粗浅,我们仅仅是制作一些图形界面GUI之类,没有参与到value的开发之中。我们对cs中枪械的杀伤力,跳跃技巧之类的认识很大程度是依据自己的试验和国外网站的介绍翻译,估计很少有人从cs的游戏内核中提取出这些参数的具体函数。

作者也指出了选手收入太低、难以普及等制约电子竞技发展的原因。

今年无疑是中国历史上电子竞技风起云涌的一年,从未有过那么多高规格的赛事同时登陆中国。世界性的如WCGESWCCPL,国内有CEG、CIG等。但说实在的,我认为CEG如能按理想状态办,将成为未来若干年中国电子竞技的最大动力之一

为什么呢?稍微比较一下就知道,WCG等国际比赛或CIG等国内比赛,虽然规模都不小,但只是短期内的赛会制,就好比足球的世界杯。它们能掀起球迷/玩家的热情,但是真正提高竞技水平的,要靠联赛机制,联赛机制好处很多:长期的媒体曝光率(高广告回报带来高赞助,高曝光带来高关注度),常年的高水平比赛,稳定的人才和竞技文化培养机制(俱乐部,主客场)……而CEG的初衷恰是这样的联赛。

在我手头的一份关于CEG的报告里,也包括了对国内国际赛事的SWOT分析,以及其自身的发展、招商、电视转播、俱乐部等有关设想。从竞赛规则来说,《2004全国电子竞技运动会竞赛规则(试行)》是通过和其它体育赛事规则一样的程序层层审批后试行的,还有全国范围的裁判选拔,将来会有注册的国家级裁判,其赛会组织赛规、赛制运动员手册裁判手册等……都体现了至少主办者有这个决心和眼光让它长期延续下去,逐步走向正规化,而不是像国内其他一些看起来热闹的比赛一样,可能永远只办一届,没挣着钱,就散了。

CEG今年的总奖金过100万人民币,不多,但是国内算最多的了。因为有大老板拨钱,八个赛区体育局各拿到100万,其中就有赛区俱乐部的启动资金。计划里列的队员(每队16人)平均月薪1500,奖金另计,自定,一年20万元用作去客场比赛的路费。有专门场地、领队和竞训部主任由当地体总派。号称将来若建国家队,会按照其它体育运动队的待遇来定。行政干预在一个计划启动的时候会显得比较快捷有力,但要长期持续下去必须让做的人感到有意思,有前途,有利可图,才能真正发展下去

比赛场地、电视转播、媒体接待这些都仿照体育赛事来做,比较成熟。

在6月至12月期间,8个赛区的代表队(已经由资格赛选拔而出了)将采取主客场制循环交手,安排相应电视转播——不知道这条在目前广电总局禁止网游节目的命令下还能否执行?虽然电子竞技不是网游,但是,呵呵。

一项竞技,可以有广泛的群众基础,但在竞技顶峰的应该是少数职业选手。如何保障这些人的训练,比赛,未来生活工作前途等,也就是保障这项竞技的生命力。纵观其它赛事,或许能提供这些人的舞台,让他们有赛可比,但是其它,就要靠CEG的了。

有兴趣的还可以看看我过去写的电子竞技的相关概念与类型分析

------

horse今天的 关于富人 写得不错,尽管“阳光富人”的说法听起来真的比较搞笑。他在文中提到的关于富人捐款的动机和如何评价,也让我联想到昨天偶尔看到的新闻:从中国青基会谈网游产业的社会责任。这是盛大发布的官方消息,称兼任着上海青基会的副会长的陈天桥“主动担负起公益事业建设的重任。2002年盛大向希望工程、青少年基金、挽救濒危民族文化等项目共捐款700万人民币;2003年的捐款总数更是达到1000万元,包括向云南的希望工程事业捐出的100万元,向上海团市委捐款300万元设立青少年心理辅导基金,以及在西藏、甘肃、青海、宁夏、安徽等地都建立了希望小学。

一方面,做总比不做好,的确也有人从中受益了,不错。另一方面,恐怕不是崇高或者伟大,不是像盛大自己说的“默默的为公益事业所作出的贡献”,这也正是陈和盛大的高明之处,回报社会就是最好的公关和广告,尤其在网游这样极易受舆论谴责,容易受政策影响限制的行业里做领头羊。于是他们可以宣称了:“盛大是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公司;向整个产业证明:网游产业是可以在社会公益的领域大有作为的;也向整个世界证明:优秀的网络游戏是对青少年的发展有益的。

所以这个人和这个公司的前途我十分看好,尽管只是靠一个进口的“传奇”游戏起家,尽管原定昨天在纳斯达克上市却临时推迟,但精明的人机会永远比别人多。最大的受益者当然还是自己:盛大登陆纳市陈氏家族将套现5亿

--------

《商业周刊》:角逐电子游戏 EA能否再做宠儿

坚持做“干净”游戏的EA无疑是最有钱的游戏巨头了。过去一个财年的净收入是5.773亿美元,根据公司自己估算,其2004年的收益将达到32.5亿美元至34亿美元之间。 它会不会成为新时代的迪斯尼?迪斯尼在下滑,或许EA有一天会做自己的主题公园,卖自己的品牌形象玩具(已经卖了点,但跟迪斯尼比就差太多了),做跨媒体的大亨?或许不会?专注才能带给他们成功?不,这已经是个资本为王、合纵连横的时代了。

-------

老馆前的银杏好漂亮……像清华留给我们的回忆那么金黄。

回想以前住在骨灰堂对面的日子——就是清华北门的那个清慧园,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

我有一年也住那边,每天经过那个骨灰堂和那些乌鸦。从别人的眼里看看我们曾经生活的清华,清华周边,别有一番滋味啊。

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