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 12

我曾在blog里写过的宝马飞了?体彩亏了!——西安体彩假票风波媒体报道扫描,如今再度沸沸扬扬。因为相关的承包商杨永明已被公安机关证实造假而被刑拘,CCTV经济半小时揭露出来的是,彩票案惊天黑幕:造假团伙调包出错 宝马馅饼误砸刘亮

据彩票承包商杨永明向警方供认,这次西安摸彩中的四个宝马彩票大奖,除了刘亮是靠运气摸中的之外,其余三个大奖都是假的。……据他供认,其实在彩票销售中,每次抽奖,他都会把装有宝马车大奖的信封拿出来。彩民上台二次摸奖的时候,只有他的同伙才能够抽到宝马车。而在刘亮参加的那次抽奖中,杨永明在调包过程中拿错了信封,这才让刘亮幸运地抽到了宝马车。

——听起来简直太有戏剧性了!而且关系到整个中国体彩乃至福彩的信誉问题,所以媒体十分关注。事实上,福彩和体彩销售都已经遭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如这篇报道中所体现的:宝马假彩票事件殃及河北 彩票业管理改革迫在眉睫此外陕西体彩方面负责人过去的一些言论,已成笑柄,比如某主任当时“拿人头担保”,让媒体闭嘴,威胁为刘亮辩护的律师将身败名裂……到如今,你的人头呢?纵然自我辩解,终究无补于事。陕西体彩中心官商勾结? 半月前“拿头担保”没造假陕西省体育局严惩彩票案 体彩中心主任被责令辞职

关心此事件的人可以从新浪的专题中读到许多相关报道和事情经过:http://sports.sina.com.cn/z/lottery1/index.shtml

但在读过之后,有许多更深层和更基本的事实恐怕大多数人仍不容易明了。国家体育总局中国体育彩票管理中心昨天在《中国体育报》和体总网上发表 体育彩票管理中心答记者问,算是迄今最官方的答复了,但有些事实仍不容易被看清。

一、这次出问题的是即开型体育彩票。彩票作为国家的二次分配行为,是严格受国家控制的。唯一的主管部门是财政部。民政部、体育总局各自的一个中心,又分别负责福彩、体彩的印制和发行。彩票收入全部进财政部的帐户,再拨给相关单位。电脑体彩的发行全国统一控制,但即开型则在地方控制,与地方同级财政部门相联系。

二、目前中央将此事定性为“欺诈案”。陕西省则定性为杨勾结社会闲散人等骗走宝马的个人违规犯罪行为(可以看这几天当地媒体)。然而这只是个人行为就能办到的吗?为什么会有人早早出来拿头担保?

三、许多报道称“国家体彩中心”云云,容易让人误解为,这是中国体彩最高负责机构,管理机构。实际上,其全名为“国家体育总局中国体育彩票管理中心”,仅仅负责体彩的印制发行等。(据说财政部一直想让其改名“国家体育总局中国体育彩票发行中心”,但它们不干,现在出了事就容易被误解了吧)而陕西省体彩中心归陕西省体育局直接领导,和这个“国家体彩中心”并非上下级直接领导关系而是业务指导关系。定法规的是财政部,事故直接领导机构是当地体育局,和很多人想的不一样的是,其实所谓的“国家体彩中心”在这件事上的责任很难界定:要说完全没责任吧不大可能,毕竟体彩的事跟你有关;要说问责,是什么责任?不是领导责任,甚至不是监管责任。

四、许多人认为此事暴露的是监管不力,操作不规范,急需立法等问题。实际上问题症结所在是:

1、财政部《即开型彩票发行与销售管理暂行规定》(财综[2003]78号)和总局体彩中心《关于进一步做好即开型体育彩票规模销售管理工作的通知》(体彩字[2003]124号)中都明确要求:“彩票发行机构不得采用承包、转包、买断等形式对外委托彩票销售业务”。

但陕西省体彩中心却违反规定与杨签订了承包合同,让他做“销售总监”,并由他代表陕西体彩中心去和西安体彩中心签合同。

2、还是上两文件规定,“对彩票的发放和兑奖等重要环节不得对外委托”。

但销售现场的彩票发放、中奖彩票验收、兑奖、登记以及中奖彩票的保管等应由彩票销售机构直接操作的重要环节却交给了杨永明等人操作。

3、才是相关政府部门监督管理不力、公证员存在问题等。

事态仍在发展,继续关注,或许能看到各相关部门利益的博弈。

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