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1 2 3 4 5
5月 31

关于“虚拟财产”,也就是数字化物品装备(item)、化身(avtar)、角色身份(ID)等,在今年已经成为游戏乃至IT业界的热门话题。而一些官司也让它走进普通媒体和大众的视野。

以前我已经有过一些讨论,比如: 谁动了虚拟富翁的奶酪·中国电视广播拒绝网游040218�游戏中的AVATAR��电子商务又一春?等。今天从新浪游戏看到了《21世纪经济报道》的一组相关稿件:虚拟财产与阳光政策一个“地下游戏公司”的曝光 网络游戏地下交易全程解密 虚拟财产与阳光政策 等。这表明,对此问题的关注已经不仅限于游戏玩家和公司,而包括一些更宏观和广泛的观察思考。

而在国外这个问题似乎也算热点之一。2004年9月将召开的Austin Game Conference,会议的key notes就是 Who Owns You?� The Issues of Buying and Selling Virtual “Property”
� Edward Castronova, Associate Professor of Telecommunications Indiana University

这个E·C有篇论文”Virtual Worlds“据说是在该学术网站上下载最多的经济学论文之一。有兴趣的不妨下来一读,pdf格式。嗯,我也要抽空读读,如果觉得还不错,试着翻译出来。

------------

另有一则有趣的新闻:迷信引发小学生“缩阴”恐慌 土法治疗反致残

读后不仅想到著名网络作者giddens的小说《阴茎》,所不同的是,后者讲述的是催眠使得男大学生们对自己阴茎变长的渴望成为一种有效的自我暗示,从而导致阴茎们疯狂生长无法遏制的悲剧。故事荒诞,充满黑色幽默意味,对现代社会“阳具崇拜”神话是个嘲讽。

但这则新闻也反映另一问题:多大程度上,健康问题是由话语和想象带来的?不仅仅是迷信,或者暗示,而且究竟什么是“健康”,或者“正常”?大到福柯的《疯癫与文明》所写(惭愧,基本没看几页,胡说一下),小到前天和MW看Hellraiser时,看到片中的自闭症少女,MW说,会不会所谓的自闭症,他们所感知的世界根本与我们不同?或者是他们的符号系统与我们不同?

以及,这是一种“集体想象”,文革又何尝不是一种巨大千万倍的“集体想象”?想象有时候是可以部分成为现实,塑造现实的。

随手涂鸦一把。

5月 30

下午,从阿房公的不老阁 的 �无需期待GOOGLE的1G免费邮箱, Spymac推出1G免费邮箱 看到这个消息。心想horse同学答应要给我的gmail的邀请名额,估计现在他自己也没到手,不妨一试这个地方。

登录http://www.spymac.com/user.php?action=register并按照要求填写。其实N多的条款都不是必填,包括所有个人资料,实际需要填写的大约只有nick/password/email(据ahfun说hotmail信箱才能激活)。很快完成并进入自己hotmail邮箱,果然收到了信件。其中告知:

1 GB e-mail account, [email protected]*
250 MB of space to upload pictures in the Spymac Gallery
100 MB free space on Spymac Hosting with WebDAV access*
Free iCal Hosting (both public and private)*
Access to the Spymac Forums and Shoutbox
Your very own Spymac Blog*
Access to the Spymac Auctions
The ability to create your very own personal Gallery and Forum

登录了一下果然进入了空空如也的收件箱。还可以用pop3取信。上面这些说明听起来也相当不错啊,比如250M的相册,100M的虚拟主机(我这个技术白痴没弄错吧)……

不过却有点茫然,这得来全不费功夫的1G邮箱及其它附加好处,对我来说有啥用处呢?还需要再想想看……

也许有人会有用吧。

5月 30

从大前天开始,我的blog页面左边,“访问人数”的下边,多了这样的标记:

除特别说明部分,本BLOG内容均采用此创作共用授权创作共用协议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你也许知道这是什么含义,也许不知道。但是我建议你对此有所了解,如果你是一个blogger,或者是一个常在BBS灌水的人,甚至只是一个常使用网上资源的潜水者。

你可以点击上面的几个链接来简单了解。关于这个“创作共用协议”,简单来说是对自己作品数字版权的一种声明,在适度保护版权的前提下更好地自由传播信息,包括有法律效力的文本,以及能被浏览器识别的标签等。其英文和中文的主页分别是:http://creativecommons.org/http://www.creativecommons.cn/index.htm

我以前早也看过有关介绍,但一直犯懒没去做。前些天看了这个:http://www.nephee.net/archives/000375.html#more。然后动手给自己的blog里添加了有关内容。此外网上相关的介绍,包括方法,比较多,例如ibuzzo这篇 让浏览器自动识别“创作共用”��。水木的其它blogger添加了此协议的也不少,像horse

为什么要选择“创作共用”许可协议?

可能各人会有不同目的侧重。

例如像horse等常发表原创而被类似xx中国之类转载且不给出出处的,甚至像让作者恼火的“取之自有用,岂管盗无道?�”“创作共用”许可协议至少从理论上给出了你以法律手段保护自己权利的可能性。

而对很多人来说,可能加入这样一个协议,更重要的是提醒自己,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想让网络更精彩吗?尊重知识产权吧。从我做起,从小处做起。小到每次转载文章,尽可能注明出处,原作者;写blog时,从别人那里辗转得到的信息,注上个“via xxx”或“经由xxx”……这些既是互联网基本伦理,也是为人为学基本道德——我一定要提醒自己。你呢?

5月 30

这是看了amei的 新媒体的新魅力2�之后,想起关于她文中提到的Nam June Paik ,我在2002年翻译过一段有关的报道,特别找出来以供参考。:)

原文可以参见:http://www.villagevoice.com/issues/0228/carr.php,by C.Carr
Into the Misty:Nam June Paik Lights Up Rockefeller Center
要说明的是,当时翻译得很匆忙,而且有些东西不了解,所以错误肯定不少,权且一看。

白南准坐在钢琴前的轮椅里,演奏着“共和国的战役赞美诗”。他的Soho工作室如同拥挤着各种行为装置的炎热的蜂房一般。白南准这位视频艺术发明家,在“新媒介”这个术语出现之前就成为了它的梦想家。他正打算为即将公演的“Transmission”进行预演。这是由公共艺术基金赞助的在洛克菲勒中心举办的新的演出。白的钢琴演奏将向一块硬盘送出指令并驱使激光束做出变化。他奏出的每个新的音符或和弦都将改变悬在空中并显形在一片水雾之墙上的激光图像。

此时他的合作者、激光专家Norman Ballard正呆在房间另一端,白在休息时间里解释他为何会演奏一些明显不符合他一贯风格的东西,例如“战役赞美诗”之类。毕竟他是一位传说中的先锋派,一度是激浪派运动(译者注:20世纪60年代前期从欧美发展起来的一个无政府主义的艺术思潮, 主张个人从生理的、精神的、政治的压抑中解放出来, 反对权威, 反对把艺术家区别于一般人, 反对把艺术分成绘画、 雕塑等不同领域;甚至认为艺术与生活应该没有区别。fluxus 系拉丁文 “激流” 之意, 用来指席卷各国艺术家的新的艺术运动)的一分子。这种运动使人对于“音乐会”产生概念上的彻底迷惑,然而是趣味盎然的。例如在1960年的一次声名狼藉的演出中,白演奏了一些肖邦的作品后冲向了坐在前排的作曲家John Cage,割下他的领带然后从后门溜之大吉。他最近的一次演出是在1977年,他再现了自己声名狼藉的“Opera Sextronique”,用以纪念被警察打断同名演出的十周年纪念日,当时他的长期合作者Charlotte Moorman还因无上装演奏大提琴被警察拘捕。

不论如何,在“Transmission”中,这位生于韩国的艺术家的头脑里并没有艺术家的愤怒。“在50年后,我不得不感谢纽约,”他说,“而且在9-11之后,我决定演奏美国的历史。”

现在在洛克菲勒中心的溜冰场和普罗米修斯雕像的上空,“Transmission”将从一座33英尺高的广播塔顶发射出激光,怀旧的RKO标志。如Ballard所说,需要“空气媒介来在半空中获取图像”,他和白希望能把激光投射到水幕上。然而旱季来临了。他们决定依靠从电影棚里得来的强力鼓风机来制造出一道“雾幕”。

在“Transmission”的广播塔周围停放着16辆同年代的老式汽车——恰好是白的另一件作品“20世纪的32辆轿车”中的数量的一半,并播放着莫扎特的安魂曲。这些轿车内部被掏空,漆成银色,然后置入许多过时的视听装置:高保真音响,八声道盒式磁带音响,黑白电视等。安魂曲不断飘扬,霓虹灯图案以拉斯维加斯的心跳节奏变幻,激光演出每一小时进行一次,从天黑一直到午夜。

白和Ballard在一起玩激光音乐已经20年了。Ballard这样描述洛克菲勒中心的演出:“一种广播和宽带的融合。就像南准说的那样,激光是终极的信息携带者。最初的念头是1967年我在一次激浪派演出上看到他,我想起了他提到过的‘激光概念三号’:激光所允许包含的信息能够产生如此多的信道以至于人人都可以拥有属于自己的。他早在一切发生前就看到了它们。现在广播是一种非自然信号。那些广播塔就像T型车一样。”

在工作室里,Ballard已经完成一系列的装配:他的激光扫描仪,用以制造雾幕的装置,以及用以鼓起水雾的四方的地面鼓风机。白的助手帮他挪动到钢琴后面。自从1996年他中风之后,他就无法再使用他的左手。他开始弹奏右手的“战役赞美诗”。绿色的曲线和弧光在弥漫在工作室中央的水雾中奔跑,图像与“我的眼里只见荣光”的曲子同步变化。白突然转而演奏“哦!苏姗娜”,然后是“斯旺尼河”,然后是其他一些熟悉的曲调。白突然宣布结束,终止了预演,他离开了。

就像Ballard解释的那样,“对于白的演出,并没有真正的预演。”

这位本月就满70岁的艺术家,在开始他学习音乐理论和钢琴的历程后却因为灰心厌倦而放弃。“我正在寻找不存在的声音。”他曾这样描述他的音乐研究。当一位教授告诉他他所追寻的声音存在于“两键之间”的时候,白开始回归钢琴艺术。这就是首要的激浪派姿态,在听说过这种运动之前白就做出了它,这种姿态乐于搜寻那些平常事物和活动中的种种奇异的可能性。当白在1965年买到美国出售的第一批索尼的便携式摄录像机时,他已经成为一个有两年历史的视频艺术家了。他打开那些老旧黑白电视机的后盖,重接线路使得在那个电视的石器时代里仅有的三个电视网传来的图像扭曲变形。

他迅速掌握了这种媒介的语言,并看到地球村的种种可能性。最终他进行了一些国际性协作,例如“早安奥威尔先生”(1984)和“再见吉卜林”(1986),都是和来自两三个大陆的艺术家们通过卫星进行的同步现场演出,这些都是在卫星直播成为家常便饭之前很久的事情了。那些不可避免的小差错反而使得一切更加人性化。在那时候这样的媒介还有些难以控制。

白处理电视机的方法就像他从未看过电视一样,把它当成家具(电视椅子),当成超现实世界的光(电视花园),当作将伟大艺术家带给千家万户的工具。目前他看起来不大关心视频。他的解释是:“同样的事情已经做得太久了。”

在6月26日星期三,“Transmission”在洛克菲勒中心为圣诞树预留的场所开始上演。在旧式的广播塔周围,银色轿车播放之莫扎特的音乐。“20世纪的特征可以归纳为暴力、媒介、汽车狂热”,白在“32辆轿车”的目录册中说。三者的共同之处是消费主义。“32辆轿车”是一个小型博物馆,收藏那些曾经热门如今过时的东西:A型福特车,DeSoto,“流体驱动”的道奇车。

白获得了很多欢呼称赞。有人问他:“这是一架特殊的钢琴吗?”

“购自Macy公司。”

新的曲目是对消逝之物的华美的召唤,尽管它显示着许多东西仍然能被重现,作为纪念物。

为这次演出而聚集的艺术狂热者们也许并不期望听白演奏什么“The Star-Spangled Banner”,尤其是假如他们一旦知道,那些在粗陋的Soho阁楼里的激浪派世界的放荡不羁者们,制造六十年代的音乐时灵感据说是来自水滴入篮子的声音的时候。伟大的音乐并不是这样的。但他在他的20分钟的舞台演出中,通过不演奏完整的歌曲展现了一种声音拼贴的手法。“我的眼中只见荣光/鱼儿在跳棉花热”。这就像通过收音机的调谐转盘不停换台一样。当他的演奏改变了广播塔上的霓虹灯图案时,这件激光作品仅仅对那些溜冰场中的户外餐馆中的欣赏者是可见的。光波和电弧在天蓬之上跳跃。

但没有雾幕。餐馆反对这么做。

“至今一切顺利,”Ballard第二天说,“我们只是希望再来一点小小的雾。”

5月 30

这个周六,从恐怖片开始。

凌晨三点,被叫醒:“看恐怖片啦!”(见:深更半夜的八卦�-_-b)于是睡眼惺松地开始看,看完了Hellraiser (1987),和Hellbound: Hellraiser II (1988)。以前也零星看过一些部分,在还没有电脑特技的年代里,算得上以血腥、诡异、黑暗气氛著称的经典恐怖片系列之一。时而血如潮涌一塌糊涂,时而生裂肢体惨嚎声声,就连在椅子上蜷着睡觉的花生猫也被吸引得偶尔伸爪去够屏幕上的变态画面。故事本身诚然比较愚蠢,但是却歌特味道十足,兼有SM之趣味含蕴,不知道这是否其连连拍续集的原因?

Hellraiser - Pinhead

后来查询的结果,发现后续之作尚有8、9部之多。我看过的还有Hellraiser: Bloodline (1996),讲的是太空时代里为了把恶魔封锁最终不得不炸毁整个空间站的故事。不知道进入二十一世纪后拍摄的那几部有否别样风味?毕竟特效应该可以够眩,而恐怖片伎俩应该也有所进化吧。

接近中午时起床。出门上公车时似乎感觉有人掏兜,但不知是谁,该贼也未得逞。后来旁边两北京姑娘捅捅过道另一边大姐:“该下车了吧!” 原来是一老贼正要偷人东西。该老贼下车前恼羞成怒,威胁那俩勇敢姑娘并作动手状,姑娘们不甘示弱对骂之,贼离去,才发现一同下车的三人应该都是它同伙。

整个下午都在看楼盘样板间,设想基本装修用哪种好。后来混到工地里,切实地踩在了未来的家的地板上,使劲想象。还发现上午下午都将有阳光晒进屋里,愉快。

于是就去逛街。天气好极了,建国门有风筝飞。在中粮广场买了好些衣服。天黑了,夜风也带着夏天的气息。和MW去“川办”吃饭,毛血旺干净好味道。

不用上班,也不用工作,真是愉快的一天。

翻页: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