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 14

周一开会的时候大家提起了西安的体彩假票事件。其实这件事发生在3月下旬,但是最近当事彩民诉诸法律,央视报道再揭黑幕,使得它一下波澜再起。

3月下旬,西安体彩中心宣布当地17岁青年刘亮在即开型体彩中使用假票兑奖,并拒绝兑现刘亮抽中的宝马汽车和12万元大奖。这一事件迅速引起了国内媒体的广泛关注和较大反响。总体来看,大多数媒体报道较为客观全面,对事情的来龙去脉的描述较为平实详细,也摆出了当事双方、当地群众、有关专家等多方面的观点意见。但媒体普遍在报道中认为此事真相仍存在若干疑点,公安和司法部门应尽早介入此事,而且彩票管理监督的相关法规制度有待完善。
在“假票事件”刚刚发生的几天内,陕西当地媒体报道很多,如“23日披红戴花中大奖 25日为领宝马要自杀”(《三秦都市报》)、“中奖彩票被疑假小伙爬上广告牌讨‘宝马’”(《西安晚报》)、“从买彩到最终几种可能 ‘宝马’奖票事件流程图”(《华商报》)等。
随后此事引起了全国各地媒体的关注。如“17岁青年:我要起诉西安体彩中心”(《新京报》)等。上海《新闻晨报》接连发表“体彩假票事件再起波澜 ‘谁辩护谁就身败名裂’?”、“你凭什么蔑视法律”等文章,反映了法院已接受刘亮起诉书、部分法律界人士对他表示支持的情况,并认为陕西体彩中心主任相关言论有不当之处。
《北京青年报》“西安‘彩票事件’调查:体彩公信力遭质疑”一文,对此事件疑点进行了调查,并认为它可能影响到体彩的公信力。“综观这一事件,彩票有假,已是不争的事实。人们迫不及待想知道的是:究竟谁在造假?该由谁为假彩票埋单?西安体彩的信誉该拿什么做保证?在警方找到确凿证据之前,人们之所以宁可选择相信刘亮无辜,除了对弱势方先天性的同情心之外,更重要的一点就是,体彩中心没有在媒体上拿出可令人信服的细节。”
《北京日报》“西安‘宝马’假彩票引发争议”一文,提出“假彩票纠纷中的四大疑问”,并指出“法律界人士认为,我国的彩票发行没有专门的监管机构,缺乏透明度,应该有一部专门的法律来对其进行规范,以保证彩票发行、销售和兑奖等程序的公平性。”
一些中央主流媒体对此的报道,如《人民日报》4月2日发表的“‘彩票事件’凸显法律空白”等,也大多认为相关法规制度有待完善。央视新闻频道《社会纪录》栏目在4月2日的报道中说,全国人大代表上海社会主义学院副院长彭镇秋提出过,我国目前的彩票发行组织机制不够完善,缺乏彩票专业人员,营销手段也有缺陷,所有这一切都在召唤着一部彩票法早日出台。《中国体育报》“西安假彩票中得‘宝马’大奖当事人众说纷纭”、《法制日报》“陕西‘宝马’彩票难辨真伪”等文章都认为,应抓紧彩票立法工作,保护彩票发行机构和彩民的正当权益,保证彩票在发行、销售和兑奖等程序上的公平性。人民网的“人民时评:‘彩票事件’为何唤不醒严密制度”则指出,主办方总把自己放在裁判员的位置,没有认识到自己应和彩民一样都是“运动员”,出现问题应由司法机关等社会公正机构来裁决。
央视《经济半小时》栏目4月11日就此事进行的报道(视频)中,除了对程序和过程上的一些疑点进行调查采访外,还披露了新的情况:这种即开型彩票的发行、销售和兑奖过程中除体彩中心、彩民外,普遍存在第三方即个人身份的彩票发行承包商;而一名原陕西体彩中心工作人员指出,国家为公益事业发行彩票,但私人负责承包发行工作后彩票就可能成为他们赚钱的工具,采用各种手法来追求利益最大化;而且,此次“假票事件”的承包商,在2000年时就曾牵涉到一次控制二次抽奖、伪造公证书的做假事件之中。
这一报道再度引发了媒体新的报道热点,如“宝马彩票案扯出个人承包商:他们控制着彩民运气”(《新京报》)、“‘西安宝马彩票’后续报道 承包商操纵彩票发行”(《新闻晨报》)、“西安宝马彩票事件曝内幕:彩票承包商有造假前科”(《南京日报》)等,以及新浪、搜狐、网易、人民网、央视国际等网站,均摘编了《经济半小时》此报道中的内容。
在4月6日刘亮父子将西安市体彩中心告上法庭、8日西安新城区法院正式立案之后,目前此事最新动态如《北京青年报》“刘亮请求封存彩票保全证据”一文所报道,刘亮请求法院对涉案的西安6000万即开型体彩发售活动的剩余彩票进行封存;而西安市体彩中心有关负责人则表示,现阶段他们不打算就此事作出澄清。
首先当事机构应以谨慎负责的态度,第一时间向公众发布尽量客观详尽的事实信息,而不是超越自己当事人的角色去充当“裁判员”、甚至说出与法制精神不协调的话来;而比当事机构更高层的领导机构负责人也要在第一时间对此突发事件做出反应,以鲜明、公正的立场表态,如要严肃查处此事等;同时应随时关注事态发展,随时将事件最新处理情况告知公众,以正视听;一旦进入司法程序,可以只作原则上的表态,但必须对各种判决结果做好预案,以便在判决结果公开的第一时间声明立场态度并恰当应对。
我个人的看法:一、舆论、媒体和群众普遍同情刘亮且更多地相信他的一些说法,相比之下西安体彩中心的说法疑点颇多,难以服众,且导致了中国体育彩票的公信力或多或少的丧失。

二、这件事多半有黑幕,如果深挖可能导致一串人的落马。

三、在司法介入后,法院很可能将宝马和12万元判给刘亮,但只是基于程序上当时已认可,以及体彩中心该承担的责任风险等,但这件事情的真相未必能轻易查明。

四、如果我是当地体彩中心,不会蠢到看不清20万元和上亿元大盘的轻重,莫说搞猫腻,就算真是某人造假只要我当时没查出来也只好认了把这个奖发给它。

五、假如我是当事机构:首先当事机构应以谨慎负责的态度,第一时间向公众发布尽量客观详尽的事实信息,而不是超越自己当事人的角色去充当“裁判员”、甚至说出与法制精神不协调的话来;而比当事机构更高层的领导机构负责人也要在第一时间对此突发事件做出反应,以鲜明、公正的立场表态,如要严肃查处此事等;同时应随时关注事态发展,随时将事件最新处理情况告知公众,以正视听;一旦进入司法程序,可以只作原则上的表态,但必须对各种判决结果做好预案,以便在判决结果公开的第一时间声明立场态度并恰当应对。

六、如果这件事能带来相关法规制定,监督的加强,也是好事。

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