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1 2 3 4 5 6 ... 12 13
2月 16

如是我闻,原文摘登。

国新办解释某些国外网站被封传闻: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2月14日21:38 中国新闻网

中新社北京二月十四日电(记者 刘育英) 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官员今天在此间表示, 中国公民可自由使用国际互联网,中国与境外的信息沟通是顺畅的。
十四日下午,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络局副局长刘正荣针对某些国外网站被封的说法做出以上解释。并称,原因是其刊登了违反中国法律的内容。
刘正荣说,有些境外互联网网站刊登了违反中国法律的内容,主要是淫秽色情或恐怖内容,中国通过互联网服务提供商采取了必要措施,这是可以理解的和必要的。
刘正荣强调,中国没有针对某一国家或某一网站实施特别标准,中国采取这些措施 的信息也是透明的。
刘 正荣强调,在中国不能浏览的境外网站数量是非常少的,中国与境外的信息沟通是顺畅的,境外知名网站都是可浏览的。为保障沟通顺畅,中国互联网出口带宽从二 000年的二千七百九十九兆增加到现在的十三万六千一百多兆,五年增加了四十八倍,境内 与境外互联网的连通更加顺畅。

国新办称中国无人仅因网上言论而被捕:

http://finance.sina.com.cn 2006年02月15日 13:37 新京报

本报综合报道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络局副局长刘正荣昨日在北京说,到目前为止,中国没有任何人仅仅因在互联网发表言论而被捕。

刘正荣向中外记者介绍中国管理互联网的做法。他强调,中国管理互联网的做法符合国际通行做法。

刘正荣说,中国网民的言论十分活跃,内容涉及方方面面,其中包括政治性很强的内容。至于在互联网上的哪些行为要承担刑事责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里做了明确的表述。

中国的互联网市场是开放的,欢迎境外公司进入中国互联网市场开展合法业务,中国保护境外互联网公司在中国的合法权益。刘正荣说,任何公司都应遵守中国法律。

国新办称中国管理互联网方法符合国际通行做法: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2月14日21:36 中国新闻网

中新社北京二月十四日电(记者 刘育英) 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络局副局长刘正荣十四日在北京强调说,中国管理互联网的所有做法都是国际通行做法。

12月 04

有消息称复旦大学数学系的一名男生,长期以来不断领养、虐待、遗弃甚至杀害了超过20只猫。网上有关此事的最新动态是以该男生名义发布的所谓“自白书”

作为一则典型的网络新闻事件,其被人知悉的过程是典型性的。

事情发生在复旦BBS“日月光华”站内的animal版。一些网友对这名男生长期以来的网上领养猫的行为生疑,继而询问、调查、发现令人震惊的情况。于是在此版和此BBS中,有关信息被广泛讨论。

这个BBS的用户同时也是其它网络社区的用户,出于愤慨、责任心、传播八卦的本能等动机将有关信息张贴到他们日常活动的其它网络社区、BBS。要么是与此相关的BBS或版面,如一些宠物论坛:事情的原委被挖眼猫的照片等。要么是一些尽管非相关主题但人气很旺的版面以达到更多人知悉的效果。

他们还可能是Blogger,很自然会将之blogging出去,附以相关的链接。直接的页面阅读、RSS订阅、其它blogger的引用、搜索引擎的搜索……将促使有关信息向下一级受众流动。

他们同时也是其它社会关系网络的节点。在msn和qq上,他们可能向朋友传达信息、发送链接;在闲谈中他们会和朋友、家人提到此事、表达观点和感情,告诉那些感兴趣的人哪里可以找到进一步信息(实际上,我对此事的知悉首先是在饭桌上从别人那得知安替blog过它开始的)。

通过上述三种方式(不排除e-mail等其它传播方式,但我猜想以上三种是主要的方式),相关信息流动到更广的受众中。如果它具备足够的新闻性(如震撼力、接近性、耸人听闻的程度等新闻学里讨论了八辈子的东东),会有对此感兴趣的人,以这三种方式中的某些方式将之继续传播扩散下去。从新浪搜狐网易到QQ、TOM等门户网站有关栏目和频道的编辑会将这样有影响且夺人眼球的消息置于版面,使之进一步大众化。

与网络出现前的信息扩散相比,这样的扩散的特点极为明显。比如其速度、范围是前所未有的,同时其准确性和不易模糊性也是其它方式不能比拟的。

最终的结果,对此信息相关领域(如宠物、环保、大学生素质)有所关注的上网者中会有很大一部分得知此事。他们会从自己的视角出发来思考和讨论它,信息源的继续活动(如虐猫男生的“自白书”)将使有关信息成为“正在进行时”状态而引发更多人的兴趣。

此后(或者在此之前),有关信息已经进入传统媒体视野,报纸、电视或广播的记者编辑直接采用网络消息或力争采访相关人员。通常来说,复旦校方会有“不要炒作”的想法并可能借助其资源力求淡化此事,但难度很大。因为信息已经进入比网民更广泛的大众领域,并有可能与社会当前热点结合引发相关的讨论或辩论,具体事实被抽象为宏大主题如“动物人道主义”、“人类爱心”、“环保”或“大学生素质教育”等,专家的进入带来了权威观点的诠释和符合社会主流的建构。但期望有关信息的讨论带来多少行动上的甚至政策上的转变是不切实际的,通常而言它只是每周热点话题中的一个,很快就会被从媒体到大众淡忘,我们已经满足用知悉、讨论代替实践。这就是我们信息爆炸的时代里每天上演的一幕。

11月 28

主席说,你们是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世界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但归根到底是你们的。

大家说,报纸是下午四五点钟的太阳,还是有点热的,但归根到底是要下山的。

在谈媒介发展史的时候,总是要被提起的规律是,新媒介形态的出现不会让旧媒介完全消亡,而是促进旧媒介的转变。但现在看来,报纸在不远的未来的存在,大约也就体现得跟毛笔之于现代中国人一样,用作怀旧或艺术或其它用途例如印有广告的包装纸。

2005年中国的报业终于出现了转折点:20年里全国报业的广告增长率猛跌,在北京甚至出现了负增长。北青、北晚等传统广告大户的业绩一跌再跌,连续11年居全国单张报纸广告收入之首的广州日报,今年广告额同样是负增长。纵然有国家对房地产、医疗保健等行业的宏观调控等因素,但总体看来,其它媒体广告额均保持上涨,网络媒体节节高升,惟有报纸凋零。2005年不可谓不是一个里程碑。

上周的一个晚上去听日经BP社的《日本经济新闻》原副总编的讲座,关于日本报业动态。日本是世界第一报业大国,7000多万份的总发行量比美国还要多2000万份,而分别超过1000万份的读卖新闻和超过800万份的朝日新闻,也是其它报纸难以望其项背的。然而就在这样的国度,报纸同样面临危机。这次日经和上次朝日的高层人士的讲话均显露了这样的危机意识。

日本报业高峰是在1997年,此后呈停滞和下滑趋势。日经BP社作为传媒集团拥有报纸、数据库、网络、广电等多项业务,但报业是其事业发端,也是其它业务的基础。报业的下滑仍旧受到日经的重视。日经一方面加强了网络和数字媒体业务,一方面通过裁员、人力资源的合理化调配重组来保证利润。这位原副总编也承认新媒介对报业的冲击巨大,提到了西方和日本都已广泛流行的“报纸三十年后消失说”,但他本人并不认为会如此。

他还特别提到了韩国的Ohmynews这里是英文版)网络报纸,数万群众充当其记者采写新闻的新媒介。在演讲后,他回答我的提问时认为这样的媒介的出现,与韩国人的民族性和文化特征有关,因此在中日等国未必会那么兴盛。

在我看来,报纸的消亡似乎是难以回避的趋势了。目前的障碍都只是时间问题,例如成本、易得性、习惯依赖性等等,随技术发展将来都自然有更方便、便宜、自主性互动性可搜索性强的数字媒介硬件来替代目前的纸质媒介形态。然而如果超越媒介形态层面,将报纸作为一种信息组织方式——例如把Ohmynews看作所谓的“网络报纸”——考量的话,那么它不过是换个平台生存,当然其组织方式、语境和话语都将迥异于前。

作为媒介组织的报纸,其延续将有赖于在新时代的转型成果。它们具备的天然优势是丰富的新闻采编经验、广泛的人脉及社会资源、长期积累的公信力和权威形象。需要做的只是转变观念,跟上技术发展的新舞步,做好移植和转型。

但是从根本理念上,报纸要走怎样的道路呢?例如日经的策略就是要进一步加强新闻专业化和权威性,但Ohmynews显然走的是“草根新闻学”(grass-journalism)的路子。在这样一个人人可做记者、人人写作、人人出版、人人发布信息的时代,究竟哪条道路更适合报纸的商业化生存?这大约还要继续观察和研究。

6月 28

从昨天下午开始,blogsome这个基于wordpress的免费blog服务提供站点无法连接。跟其他用户交流的结果是,一些国内用户都无法连接此站点,但是从海外或者使用代理可以正常访问。

这个位于爱尔兰的网站近来得到越来越多中国blogger的青睐,但是没想到它遭到封杀的日子来得这样快。

有人安慰说也许只是技术问题、网络问题;我也希望只是多虑。但是前有blogspot,近有typepad,后有“6.30”备案大限将至,凡此种种,怎不令人“遐想联翩”。

这一年来,自己的blog风雨飘摇,曾悲叹四海为家,何其郁闷。不知是否算研究我国互联网管制的一个小小个案了。

有人会说,这就是集中的弊端,一刀就拿下了。可是分布式呢?自己建站了,备案了,有朝一日人想办你,还不是举手之劳。你必得被人“管理”着,主宰着,统治着。

或许有一帮人要偷笑了,他们不是对这些“非法”传播blog内容的国外“垄断者”咬牙痛恨吗?不过就算我不写blog了,也不会去这些人挂羊头买狗肉的地儿的。

这里有一些相关评论:http://blog.cnblog.org/archives/2005/06/blogsomeeeie.html#comments

以及其他相关的: TypePad被封后续跟踪求证:Weblogs.us是一周内的第三个,遭屏蔽了?

5月 08

Google Web Accelerator真有那么神吗?

Thank you for your interest in Google Web Accelerator.We have currently reached our maximum capacity of users and are actively working to increase the number of users we can support.

Google真是最成功的互联网热点制造者。这又搞出个 Web Accelerator来,尽管它的说明里称,加速效果在欧洲北美才比较明显,但是勤劳勇敢善良的中国人民很快发现,它具有一种创造者可能也始料未及的附加效果:据说一旦完成简单的下载安装,无需任何其他设置,便可以轻松带你穿越我们的“伟大火焰墙壁”(Great Fire Wall),那些被屏蔽的网站就此跳跃而出,浮现在你的屏幕上(牛人们说:qie~不就一超级代理服务器么)……

尽管我并不想去blogger.com上逛,也不想看什么花花公子或是米国主流媒体网页,但还是十分好奇地想试用一把。谁知道人家已经”reached our maximum capacity of users”了——google的一举一动,永远是那么的受人关注啊。

只是不知道,这样的功能,会给我们的“管理者”,给中国几千万网民的家长增添什么麻烦呢?我们又能使用这个功能多久呢?套用一个近日风靡两岸三地的时髦句型:Google爷爷,您回来啦!——哦,不,不,我想说的是,您就别再这么牛了吧!:D

翻页: 1 2 3 4 5 6 ... 12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