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的花开花谢


上上周,连续几天突如其来的北风把山桃花刮到凋零。

上周,一夜春雨过后,开得早的重瓣榆叶梅只剩下枝头的残红。

无数次被“斩草除根”的二月兰,终于还是喷薄而出,几乎覆盖了清华每一片裸露的土壤,从那些昂贵的、弱不禁风的、死在冬天的高档草坪里摇曳,让空气里充满它的幽香。一片片紫白相间的美吸引了每个人的目光。

昨天,窗外的几棵泡桐开花了。

今天,空气中开始飘起杨絮。

夏天指日可待。


《 “青春的花开花谢” 》 有 2 条评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