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04

隔壁那家的户主没有我们房东的好运,能摊上像我们一样长年盘踞不去的租客。他们的房客半年已经换过两三拨。此前是一对青年男女,每晚拎着热水瓶去校园里的水房打开水,来回总得一刻钟。MW总叫我不要笑话人家俭省如此,说这也是一种生活方式。

就在不久前青年男女消失不见。拿钥匙开门进屋的,不知何时换成一个中年男人,也未曾见到有家具物件搬进搬出。后来又见到随他进出的少年,我们猜是他的儿子。说是少年,个子却要高过父亲,只是瘦削身形和打扮神情一眼便让人认出还是个中学生。他只在午间回来,午后便又出门。不曾留意夜里他是否回来。也从没听过他们交谈,或者在隔壁发出任何声响。

我们所住的小区,因地理位置极其接近某重点中学,因而成为学生家长们求租热门,行情是40平米一居开价2000元每月,且房东们也总流露“你爱租不租”的态度。想来这对父子,是因为高考在即,为求安静环境和节省时间而高价租房的吧。

今天中午MW炖了三黄鸡汤,正在可惜家中未备香菇,竟然鼻端就传来阵阵炖在汤中的香菇香气。最后发现应该是隔壁家在炖汤。午间,少年照旧默默回家,默默出门。傍晚,穿堂风中又飘来了糖醋排骨的香味。

天下父母心。

过两天就是高考之日,祝愿辛苦的家长和中学生们都能种瓜得瓜,得偿所愿。

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