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 17

昨天看了迪斯尼2006年CG动画大片The Wild。一般一般,偶有搞笑之处,不能和ICE AGE的妙趣横生相提并论。自小在人工饲养环境下长大的狮子父子,立志追求长颈鹿mm的松鼠,温和的蟒蛇,懵懂的考拉(MW说,这是迪斯尼为了打开澳洲市场的策略)。其他的配角包括一伙黑非洲恐怖分子野牛,一群变色龙,两只乐于助人的纽约下水道鳄鱼,三条街头混混流浪狗,以及动物园内疯狂得像小丑一样的企鹅、鸽子、乌龟。

最明显的主线自然是父子情深,以及少年成长——大狮子终于学会少林功夫狮子吼,小狮子尽管还不会咆哮但是还是勇敢和父亲一起战斗,果然是适合全家边吃爆米花边看的动画片。

但另外还有一种贯穿始终的意识形态。

纽约动物园的工作人员去非洲拯救因火山爆发而有难的野生动物,狮子父子和他们的朋友也阴差阳错来到非洲。作为电影反面角色的是一大群黑漆漆的野牛,野牛首领自小遭受狮子欺凌,随时可能葬身狮腹;幼年的他被三只小狮子逼入绝境,幸亏从天而降的考拉玩偶吓跑了狮子;从此野牛兄励精图治,组织同类起来反抗狮子的压迫和霸权,拉起了队伍,建立了山寨,眼看星星之火已然燎原;野牛兄还不忘本,雕刻了考拉的巨大塑像日夜膜拜,把考拉当作穷苦野牛的大救星和好战友;孰料被他们敬若神明的考拉却出卖了他们,站在了狮子那一边;野牛首领在搏斗中失败,葬身火山,恐怖分子的首领就此完蛋,但他的同类们居然全部马上扭着屁股跳着土风舞,和狮子及其他纽约动物园居民们同乘一船,无比欢乐地奔向美国梦,奔向新生活。

昭然若揭啊。

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