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 28

这一个三月就要过去,它和往年任何一个北京的三月一样:乍暖还寒,风沙骤来骤去,迎春开始绽放。但它又是那样迥异于前,尽管春之将至,心中寒意凛然。

我和我家娘子在这个三月里悬梁刺骨励精图治,终究成功地完成“mission impossible”,达成人生梦想。而后是辗转反侧的斡旋、抉择。我们放弃,然后获得。人生将迎来新的转变。未知、可能、自由……多么美好的词语,无比深刻的体会到何谓“舍得”,有舍,方有得。而我的生日,也悄悄在三月的某一天里滑过了。

尽管个人生活正在轻快地走向期待中的未来,但为何走在人流熙攘的街头,我还会不时感受到一丝——郁闷?压抑?沉重?重新造访清华园时,也总难免问自己些什么。

丧失精神家园?听起来多么可笑的论述。然而我的生活节奏确因此而紊乱,昔日旧友突觉不便联络,blog灰心难再写,一贯追踪阅读的其它blog和相关网络内容早已停步多日。与荒废的时光相比,更可惜的怕是大家飘零的心情,一如那些花儿,散落在天涯。所谓信念、理想或其它,那样宏大的叙事,倒是犯不着由我等小民来论说。

也罢也罢,相濡以沫,相喣以湿,不若相忘于江湖。即便世界明日覆灭,今天仍要继续生活,何况于区区水木耳?理性、建设性,能为它做点什么就继续努力去做吧。希望有一天。

周六我们去北海划船,波光粼粼,颇有一些小妞迫不及待地换上了吊带。我躺在宽大的船里晃悠晃悠地睡着了一小会。

周日我们去shopping,赶上打折于是用1600块买了原价6100的衣服鞋子,嗯,adidas、asics&dockers。消费主义万岁,拜金万岁,拜物万岁,打开钱包的时候心情多么舒畅,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

连着两天我们都跑到王府井去吃那家云南小馆的过桥米线~汤鲜肉嫩,风味纯正,强似以前去过的若干傣家菜馆甚至云南驻京办云腾宾馆啊。

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