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1 2 3 4
3月 28

这一个三月就要过去,它和往年任何一个北京的三月一样:乍暖还寒,风沙骤来骤去,迎春开始绽放。但它又是那样迥异于前,尽管春之将至,心中寒意凛然。

我和我家娘子在这个三月里悬梁刺骨励精图治,终究成功地完成“mission impossible”,达成人生梦想。而后是辗转反侧的斡旋、抉择。我们放弃,然后获得。人生将迎来新的转变。未知、可能、自由……多么美好的词语,无比深刻的体会到何谓“舍得”,有舍,方有得。而我的生日,也悄悄在三月的某一天里滑过了。

尽管个人生活正在轻快地走向期待中的未来,但为何走在人流熙攘的街头,我还会不时感受到一丝——郁闷?压抑?沉重?重新造访清华园时,也总难免问自己些什么。

丧失精神家园?听起来多么可笑的论述。然而我的生活节奏确因此而紊乱,昔日旧友突觉不便联络,blog灰心难再写,一贯追踪阅读的其它blog和相关网络内容早已停步多日。与荒废的时光相比,更可惜的怕是大家飘零的心情,一如那些花儿,散落在天涯。所谓信念、理想或其它,那样宏大的叙事,倒是犯不着由我等小民来论说。

也罢也罢,相濡以沫,相喣以湿,不若相忘于江湖。即便世界明日覆灭,今天仍要继续生活,何况于区区水木耳?理性、建设性,能为它做点什么就继续努力去做吧。希望有一天。

周六我们去北海划船,波光粼粼,颇有一些小妞迫不及待地换上了吊带。我躺在宽大的船里晃悠晃悠地睡着了一小会。

周日我们去shopping,赶上打折于是用1600块买了原价6100的衣服鞋子,嗯,adidas、asics&dockers。消费主义万岁,拜金万岁,拜物万岁,打开钱包的时候心情多么舒畅,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

连着两天我们都跑到王府井去吃那家云南小馆的过桥米线~汤鲜肉嫩,风味纯正,强似以前去过的若干傣家菜馆甚至云南驻京办云腾宾馆啊。

3月 24

这两天北京的风好大,吹得人睁不开眼睛。迎着风艰难地走,呼吸也不顺畅。 天上都是风沙,地上白茫茫真干净。

夜里没了暖气,从脚丫子冰凉到心里。

我靠,不适宜人类居住的地方。

3月 23

凤凰卫视昨日报道引用本blog内容

昨天下午收到朋友短信,告知我的这个blog的一些内容和图片被凤凰卫视的节目引用了。

晚上在互联网上找到了凤凰卫视这一节目(网罗天下?)的录像。

对“草根媒体”而言,成为凤凰卫视这样的主流媒体的信息源,应当是很值得自豪的一件事情。尤其是能够反映主流媒体视线不及或者不敢及之处。但是同时我也有了深深的担忧。

如果什么时候,朋友们突然发现这个blog的页面打不开了。我相信大家应当也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了。无所谓,它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但我希望自己只是杞人忧天。

(anyway,在此申明一下,我blog中的所有内容由我本人负责,与blogbus这个托管商没有关系,他们并不知情。)

另,截至22日24时,水木清华bbs站内当日十大话题排名第一的topic就是对于凤凰卫视报道的讨论,有超过1000个ID的发言。第二就是我昨天blog里反映的“为水木而下跪”的事情。

清华校内网友普遍对于凤凰卫视的报道感到兴奋,赞美之声溢美之词俯拾皆是。同时普遍对形势开始抱有乐观态度。

但同时我看到另一个认识的人的帖子,文中透露媒体已经接到宣传部门文件禁止报道bbs有关事件。我无法证实消息真伪。

3月 22

这是今天水木清华bbs站内一篇被广泛转载的文章。如果这是真的,那么这种在虚无、悲观或老于世故的氛围弥漫下显得益发特别的行为,应该得到如何的评价?“傻”?“幼稚”?“热血”?……发信人: dear110 (迪儿), 信区: Graduate
标 题: 水木,我为你能做的都做了!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Tue Mar 22 22:43:23 2005), 站内

今天晚上,我为水木做了最后一件事情,我为发言下跪了,我不知道我跪的是谁,但是我要发言,我只想通过3位政协常委,北京市政协副主席和人大代表反映到教育部高层,开始我想让主持人播放凤凰卫视的报道,被主持人拒绝了,后来提问我四次第一个举手,他还是没让我发言,当第五次我一定要发言时,他宣布交流结束,请我尊重会场纪律,我疯了,我下跪了,跪的是谁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我一定要发言,得到了3位委员的同意,我发言了,我表达的只是最基本的bbs被封的情况,凤凰卫视的报道和我的观点,情绪很激动,说话打颤,但是我还是坚持发言完了,我希望周济能像胡主席和温总理一样亲民,希望他下来了解一下同学的意见,
或许我的发言是失败的,我的行动也是不可理喻的,是好笑的,是没有尊严的,但是最后有几位北大同学和我握手,我很感动,我没说什么,我回来了,水木,我为你能做的都做了!

起初他们关掉 ****,我不去 ****,我不说话;
接着他们封掉未名,我少去未名,我不说话;
后来他们关掉校外的 IP,我是校内的 IP,我还是不说话;
最后,他们终于要不准我说话了,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改编自美国波士顿犹太人被屠杀纪念碑

这一次下跪的背景是这样的:

北京大学第四届“研究生国是论坛”第二场
北大“两会”代表、委员与青年学子共话和谐社会

嘉宾:
韩汝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教授,全国政协常委,北京市政协副主席)
林毅夫(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全国政协委员)
李庆云(经济学院教授,全国人大代表)

北京大学研究生国是论坛在一年一度的全国“两会”期间举办,主要针对时局热点,邀请出席“两会”的代表、委员与北大学子共话国是。该论坛自推出以来一直受到校内外的高度关注,并与媒体形成了良好的互动,成为北大与外界交流沟通的重要桥梁。

想多了解今年的“两会”么?您期待与代表、委员们面对面的交流么?出席今年“两会”的全国政协委员、信息科学技术学院韩汝琦教授,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毅夫教授和全国人大代表、经济学院李庆云教授将为您讲述他们在今年“两会”中提出或关心的议案,畅谈关于创建和谐社会的相关理论及实践问题,同北大学子进行对话交流。您所关心的问题,将会从专家们那里得到满意的答复。通过交流,您能对和谐社会及相关问题有更深更全面的认识。
这里,有思想碰撞的火花!
这里,有交流激情的四溢!
来吧,我们期待着您的参与!
时间:3月22(周二)晚7:00
地点:北京大学英杰交流中心新闻发布厅
主办单位:北京大学研究生骨干学校

想想自己,我承认我不会有这样的勇气和赤诚。所以,向他(她)致敬。

3月 20

水木清华bbs站内掀起学习、引用毛主席语录热潮

这两天,水木清华bbs站内一个流行趋势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在发表
文章或回复文章时引用毛主席语录。后来出现了叫做“语录机”的程序,应该是以完整的毛主席语录文本为基础,在发表文章时自动选取一段张贴出来。所以,几乎
在任何版面,任何主题的文章中,都会经常性地看到一段段毛主席语录跃然眼前。

有些语录似乎被作为“无厘头”的玩笑而使用,如:

【要允许学生上课看小说,要允许学生上课打磕睡,要爱护学生身体。教员要少讲,要让学生多看。我看你讲的这个学生,将来可能有所做为。他就敢星期六不参加会,也敢星期日不按时返校。回去以后,你就告诉这学生,八、九点钟回校还太早,可以十一点、十二点再回去。谁让你们星期日晚上开会哪?】

有的似有所指,如:

单靠行政命令的办法,禁止人接触不正常的现象,禁止人接触丑恶的现象,禁止人接触错误思想,禁止人看牛鬼蛇神,这是不能解决问题的。–1957/3/12在中国共产党全国宣传会议上的讲话

对于这种现象,有些网友持反对和否定的态度,认为这破坏了版面秩序,“污染耳目”。但也有人认为,这也是一种抗议,动用一套话语体系中最被奉为“权威”的东西来对现实进行反驳和诘问。

此外,从约翰·费斯克等文化研究学者的观点看来,所谓的“大众”有能力从文化中拾取一些要素进行意义的再生产、再创造,从而是对原有文化霸权的一种逃避或斗争。霍尔所谓的“编码-解码”的三种模式,大约也可用来解释对于这些若干年前的流行文本,在当下语境中被不同个人的不同阐释。至于这种“语录机”的出现,发表/回复文章内容与随机出现语录的意义无关性等,无疑视作对主流话语的一种颠覆性使用,或者说后现代式的拼贴。

翻页: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