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 17

在这样一个闷热的夏天,除了睡觉还能做些什么呢?

奔跑。继续奔跑。

13日跑了10圈,14日15圈,15日休息,16日12圈。今天在师大操场,10圈,实在闷热。这周就算是恢复性锻炼吧。师大操场暑假要求证件,今天骗看门的学生说没带证,他问哪个系的,我说艺术系的……明天怎么办呢?

随后做了些器械,简单的深蹲卧推仰卧起坐压腿之类,但却让我感觉到了久违的乏力感。I like it.我发现hiphop歌手走路的节奏倒蛮适合跑后放松走的,抖啊抖。

新发型,新感觉,从车窗或玻璃中看见自己时,尽管有心理准备,还是要发楞。现在的头发……跟下面这张图里挽着小妮子安妮斯顿的皮特帅哥的相似吧(当然一不是金毛,二没人家帅)——

晚饭吃了一个煎蛋,小碗绿豆南瓜粥,八分之一个西瓜,一个西红柿。家里猫呼哧呼哧吃罐头。洗澡,疲惫全无,看亚洲杯中国对巴林。2:2。

接MW电话。她已经熟悉了凤凰老街上的每个银器店、粉店和烧烤店的老板,以及街头的每条狗和猫。上一次街据说要挥手打招呼N次,街头缠着游人买小玩意的儿童已将之视作日常存在而不再叨扰。今天凤凰下了一场暴雨,她在龙姑娘的饰品店里边看沈从文文集边给人看店。

已经拍了好几百张照片,据说大部分很漂亮,剩下的漂亮。

她说已经开始用当地人的眼光来看游客,还看到了身边人的生活,谁跟谁有一腿,哪跟哪官商勾结,总结是,不论何处,终归是饮食,男女。

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