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 13

下班了,有点窒息,还是去跑步吧。外面太阳正好,正是大半年荒废后重新开始的好理由。

到田径场入口,看门人说不让进,因为国家队训练还没完。遇到仅仅认识但叫不出名的同事,一边在场边做热身,一边看远处几个mm在掷铁饼……一个个子不高的短发姑娘也被拦在门口,看门人说她没带证件。身边同事说情:这是咱们国家队的!看门人坚持原则,堪比传说中拦住列宁同志的卫兵。

当这个不善言辞的姑娘只好默默地离开的时候,同事说,“这是孙英杰啊,他居然不认识。” 汗……我也不认识……

当我热身完毕,铁饼mm们也收拾离开,还有一群练田径的高大帅哥们——再次想把那些胡扯“跑步让人小腿粗”的人拽来看看,国家队员们饱满分明的大腿肌肉下,是细长健美的小腿和跟腱。

踏上跑道开始慢慢拉磨,一边和旁边这位来自北体大的同事聊天。参加少年田径训练的孩子们开始集结,长腿纷飞,刹是好看,不论男女。家长们散落在场外的荫凉里,聊天,看书,或遐想——年轻的母亲在想象中勾勒儿子成为未来的刘翔,大腹便便的父亲在盘算本月帐单和今晚餐桌。

一圈之后,突然迎面遇上了孙英杰和她的队友们跑过来。五个面色黑红而坚毅、穿着nike的紧身长裤的女孩顺时针整齐地跑在最外道。孙英杰在最后。

终于目睹了她的著名跑姿,还是令我惊奇不已。她双手竖直下垂,抬头挺胸,跑起来手臂和肩几乎完全不摆动,步子不大但步频极快。从来不曾见过一个人这样跑步,而她大概还是目前世界上一万米跑得最快的十个女人之一。

这正是长跑的魅力,也是我一度疑惑而最终从水木跑版和著名的《跑步大全》中得知的:没有非得如此,你必须寻找最适合你自己的,按照自己的节奏和方式,开放你顽固疲惫的大脑,遵照你的内心和身体本能吧。

她们应当是在热身,速度不快,刚好和我们相当,于是我们每圈正好在两个弯道处各相遇一次。嗯,我发现孙英杰也是脚跟先着地再过渡全脚掌,这个习惯和我一样:) 她的跑法似乎很注重效率,脚离地的时间很短,距离微小。

到了第六圈后开始觉得呼吸不够顺畅,太久没有运动的结果首先是心肺功能的退化。炙热阳光下,塑胶跑道的气息,心跳,喘息,汗水流下。一切如此熟悉,有如昨日重现,回到美丽的清华东操或西操。

仍旧每圈遇见两次。当我略微有点厌倦却看到迎面而来的坚定沉默的表情时,想到她们就这样一天天把青春、时光和汗水抛洒在跑道上,献身这一用十年辛劳拼一朝辉煌的职业,还是感慨。拔高了说,是奉献、拼搏;朴素地说,是工作、敬业;或许还有自我定位、忍耐、麻木或惯性、除此还有什么更好选择呢等等。

你或者我,何尝不是每天在希望与忍耐交织的跑道上发足奔跑,忍耐着疲惫烦闷,希望着一朝辉煌,抑或有如跑后淋浴或享受甜美西瓜的小小喜悦,然绝不乏无数次自我怀疑、否定和矛盾让脚步沉重……所不同的是,面前并非环形跑道,而要在绝无可能重头再来的万千歧路中选择——而且永难确证选择优劣。

谁让世界上所有人基因的一半都源自某一颗发足狂奔先拔头筹的精子呢,于是我们注定奔跑。

跑到十圈,我停下来慢走放松。后来还做压腿、踢腿,拉伸肌肉。

孙英杰她们跑到十五圈,停下走了一圈。而后继续跑。大约她们是用十五圈为单位计量的吧……

加油,期待在雅典奥运领奖台上见到你们。

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