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24

这一周的北京真是奇怪,每天都在傍晚来临的时候开始下雨,把下班的人浇得像一锅蚂蚁。不过雨后空气就会变得清新。

或许倒是应了MW喜欢的一句话,微雨燕双飞。

我们去逛街,只是走一走,我发现自己最近对衣服啊什么的没兴趣了,脑子里想的事情比较多的缘故吧。

而且我一直觉得,身体是最美的衣服。就像:

真是叫人艳羡啊……

还是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吧。

最近一直用feedemon看blog,就像在版面潜水的那些人一样。水木blog是益发繁荣了,那么我就“在人多时候最沉默”吧。软件还是影响人的行为的,用它看的结果就是懒得去评论了。自己的blog也很奇怪,一篇文章好几天也只有寥寥几十人访问,但总访问量还是每天几百。

好些人也在blog里天真的发问了,想象着,看我blog的都是什么人呢?你们都什么样子呢?

好些观点想说,没时间。比如,blog让我们变成孤岛,醉心于自我中心的写作,越是认真的长篇大论越难引发他人的共鸣或观点。

还有,好多人变成了blog的性器官——麦克卢汉观点的延伸,以及理查·道金斯(似乎没错)关于自私的基因和迷姆(meme)的遐想。你会不会碰到事情,首先想想它能不能被blog,怎样被blog呢?一天到晚不blog就不安心,觉得对不起观众呢?有些人会的。

未来好漫长。一切都并不因某个瞬间发生显而易见的变化然而你又确知的确有某种什么发生了变化。这种感觉让我有点迷惑。

和你在一起。

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