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 17

又是凌晨两点半睡,早上六点半起,居然觉得还挺有精神。大概是周末在家心情放松,不分白天黑夜随时可以假寐的原因吧。曙光就在前头,但五月的日程表还排得满满,加油,加油!

来看《韩国日报》中文网站的这条消息:美国多款游戏将北韩作假想敌人 。是啊,如以前说过的,游戏并不虚拟,建构的是人们眼中的现实,建构的是你我性别、阶级、种族、朋友、敌人、我们、他者……的重要认同。关于这点,scallet的作为电影屏幕的媒体写得极好,对媒介问题感兴趣的人不可不读。

我昨天写了个太阳底下无新事——媒介史视角下的blog,其中提到美军伊拉克虐囚事件,今天就看到一篇相关的不错的文章,《瞭望东方周刊》的虐俘照片何以绕过西方国家严厉的新闻管制,谈及新闻自由、媒介技术、新闻伦理等问题。

而orchidson的盛大啊盛大——家里家外的矛盾(转载),透露了不知真假的内幕,国内高科技企业同样难逃家族式民企管理问题的命运?

我连续写过两次的西安体彩事件,如陕西宝马体彩案再辨析,又有新说法。央视经济半小时16日再做专题经济半小时:西安彩票案是否真的水落石出其实此次事件,除了当事人的坚持原则和耿直外,以CCTV为代表的媒介的监督和报道,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也证明了在目前的中国,主流媒体的力量仍不是所谓的草根媒介可比拟的,而忽视这种力量的人就要危险了——湖南嘉禾县拆迁民居引发一对姐妹同日离婚,一周过去之后强制拆迁仍不停止,湖南嘉禾拆迁事件追踪:3名被拆迁户被逮捕——有关的地方官员,你们就等着被革职查办吧。

在忙碌的日子里,没有思考,只能抽空记录和搜集。但人不能总满足于记录和搜集。

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