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 18

[说明]这是上个月《国际先驱导报》约我写的某篇稿子,他们刊登的时候好像用的标题是“胸毛男回潮”-_-b� 我也觉得超级……无聊、变态、恶心……但是还是发在这里,供大家一起娱乐。此外,多毛的朋友有福了!赶快收藏本文,或者推荐给你的朋友、家人、女友……

如果你曾经想尽办法藏匿自己的胸毛,例如不得不忍受高领套头衫等,那么现在你可以松口气了。因为据一些媒体的时尚版面的说法,属于你的时代到来了:毛茸茸的胸部再度成为了时髦。

在《每日镜报》上,塔拉·帕尔默-托姆金森表达了对那些经年忍受着诸如“胸毛纠结一点也不性感”的说法的男人的同情,以及关于胸毛再度成为性感标志的时尚的欣喜。

在《the Scotsman》上,米兰达·费蒂斯则写道:“有,或者没有胸毛,这是个问题。过去这个答案很简单:杂志封面充斥着炫耀着光滑胸部的男性。但时尚的钟摆已经摆回,今天已经越来越多的男模有着令人印象深刻的茂盛胸毛。”

在伦敦一家模特经纪公司负责登记注册的马克·伊文思则发现,近一年多以来,客户对体毛茂盛的男模的需求有了显著增长,“不久以前,男人的身体还修剪得很干净,但现在情况有了转变,人们觉得多毛更有男子气概,更为性感。”

而据《卫报》报道,剑桥大学的研究者们最近也肯定了多毛的胸部的吸引力。他们采访了7001965岁女性,问她们觉得那种男性体型更具吸引力,结果发现是:“宽肩细腰且有着簇结浓密胸毛的运动员似的柔韧灵活的身材。”

20世纪70年代以前,浓密的胸毛赋予一个男人以大猩猩般的性感,同时这种雄性十足的形象也充斥着银幕。但此后,对多胸毛男子而言每况愈下。到了90年代,如果你胸毛纠结,绝不会被看作性感之神,最多被比作海象一般肥胖的男高音歌手。那些毛发丰茂的男人不得不以高领套头衫或紧扣的衬衫遮羞。

脱毛霜的销售一路飙升。一些小伙子甚至咽下他们的自尊踏入美容沙龙的门槛,为的是让胸部光滑无毛,他们采用热蜡脱毛或者刮毛的办法。

但仍不乏对胸毛钟情的人,例如托姆金森,她回忆:“在我所成长的上世纪780年代,胸毛是男人唯一的时尚附属品。我和一个像肖恩·康纳利一样的男人恋爱,就和最性感的詹姆斯·邦德那样,他们都很酷、充满危险性而且性感,自豪地挺着胸毛丛生的胸膛。”

但新千年中一切都变得更顺应自然,事物本来的面目更易被接受。

马克·伊文思认为,“这可以追溯到去年夏天更多的波希米亚装扮的出现——更少的修饰和更多的自然本色而不是过度装饰修整。它带动了这股时尚风潮。想想裘德·洛,他相当英俊同时胸毛颇多。许多女人希望男人看起来更真实些。过去的许多男模习惯于给胸部刮毛上腊,但如今我们告诉他们,他们可以自信地让毛长回来了。”

同时,或许是世界上在时尚方面最具影响力,也是世界上最清楚该如何开创潮流的男人,身为古驰集团创意总监的汤姆·福特,最近启用了一名“体毛茂盛得像农夫都会为之自豪的庄稼”的男模来代言伊芙·圣罗朗最新的男士香水M7。这名模特就像福特自己一样无可否认的炫目。他的英俊,证明了占据整个90年代的所谓“完美”的C.K.男模已是昨日黄花。福特认为“天生的灌木丛”很有“男子气概”,他自己也几乎没有哪天夜晚不是敞露着至少三分之一的晒成棕褐色且毛茸茸的胸部出入社交场合。

而时至今日,让女人们两腿发软的胸部多毛的银幕巨星的队伍也已再度壮大。按照费蒂斯的动情描述,“在《指环王》里饰演阿拉贡的维戈·蒙腾森就拥有极其丰富的胸毛,裘德·洛长着个小地毯,乔治·克鲁尼就像原始森林,而瑞恩·吉格斯在除了足球生涯外值得炫耀的还有他茂密的灌木林。”以及科林·法瑞尔、罗比·威廉姆斯……托姆金森称他们为“这个行星上最性感的生物”。她说:“他们动物般的体毛暗示着他们内心的兽性。对比一下那胸部无毛的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吧,那位昨日的偷心者。而奥兰多·布鲁姆(饰演《指环王》中的精灵弓箭手)纵然可以让十来岁的女孩们芳心鹿撞,但谁会想要一个对16岁以下少女而言都十分安全毫无威胁可言的男性呢?”

“现在的女人又开始认为男人多毛才性感,”《关系成功的秘密》一书的作者瓦内萨·劳埃德·普拉特说,“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一度被视为非常性感,但现在已经过气。我们更多地关注罗素·克劳和乔治·克鲁尼们。我们希望我们的男人有男人样。”

为什么她们认为胸毛代表着性感?托姆金森列出的正面理由有:你可以在其间穿行手指;开玩笑式地拧一把或者让你在寒夜里偎依;假如你在床上无聊的时候,甚至可以试着给胸毛编个辫子……所以,“什么能比一个有着浓厚体毛的男人更性感?”

而反面理由则包括,留下本色的胸毛可以掩饰男人的缺陷和松弛,但一个迷恋于保持婴儿般柔软胸部的家伙则更让人惊奇;那些胸口寸毛不生的孩子气的男性不再入时,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也许漂亮新鲜,但一个真正女人想要一个真正的发育成熟的男人,而不是一个有着像青涩少年一样胸部的不成熟的懦弱者;以及“我希望男人在我身上浪费他的时间和金钱,而不是把时间和来之不易的钞票花在美容沙龙里。我也不想要一个对脱毛的细节比我还了解的小子”;“谁又想把自己交付给一个胸部比自己腿部还光滑的男人呢?想想压力多大!”——诸如此类,等等。

当然还有好些人不能认同上述种种观点,例如在《每日镜报》的网站上,就有很多女读者跳出来批驳托姆金森的喜好或者厌憎。比如:“谁愿意和一只大猩猩拥抱!”“我可不愿意好像在床上养了只狗!”“有一点毛或许不错,可是要像块毯子就糟糕了!”或者是:“奥兰多·布鲁姆太帅了,我就是喜欢他完美的、光滑的胸部!”“我不能理解为何一些女人会喜欢男人有胸毛,我就喜欢胸部光滑的家伙,因为亲吻起来感觉特别好。”

其实拥护“胸毛性感论”者想说的是,“最性感的男人是那些不论身处原始森林或别处,都安于自己本来外表并为之自信的人。而当一个真正的女人更喜欢那些多毛男子时,她也已经足够成熟,眼光已经能穿透事物的外表。”

当然不论如何,并不是所有女人或男人都会喜欢体毛。所以热蜡除毛就成为美容工业中增长最为迅速的领域之一。美容师莉斯·麦克凯洛说,在近五年间男性顾客的增长空前,尤其是热蜡除毛。“近五年间我已发展出坚实的男顾客群体,他们通常每四至六周来除毛一次,通常是欧洲人——意大利和法国男人——来除毛,但也有许多普通人来做背部除毛,比如臀部上端或肩部。我想男性热蜡除毛已成为一种趋势,男人其实相当在意自己的体毛。”但她也补充了自己的个人观点:“我不介意男人长胸毛。一些男人因此看起来很性感。”

托姆金森也幽默地表达了对她所热爱的男人胸毛的些微不满:“我觉得有胸毛的唯一不利之处就在于抹防晒霜要多费工夫,而且要冒拉上拉链变成无比痛苦的脱毛DIY的风险。”

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