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 12

看到别人关于阳台山的游记,真的很想去爬山。

等MW回来,下周就去爬山吧!有谁要一起去吗?

去年9月21日跟trekking版去阳台山的流水帐:

9.21聂各庄-阳台山-金山寺流水帐

头天晚上9点在旅版看到大婶转来的计划,然后去trekking版吆喝了几声,决定参加,活动活动腿脚。

6点半起,8点前到北宫门麦当劳。清晨的阳光里,不相识的驴子们背着包一个个走来。磊子温婉依旧,deltastar明朗依旧。等待,然后在346车站和另一批人会合,继续等待。淘气大婶成功实践了昨晚在版上宣布的第一个家庭梦想,“放大家鸽子”,尽管可能有堵车等客观原因。等待期间,我轻松揭穿了心怀鬼胎有点激动的主席的真面目,并继续为其保守身份秘密三小时之多。

中巴在途中接到了大婶,12人齐。快10点车至聂各庄。天高云厚,阳光略微灼热,我们顺着海淀驾校旁小路上山,过车耳营,然后是整洁宁静的小村落,数码相机们开始扫射,主席开始操狗语恐吓犬只。

大婶一路向其他大婶们打听路线,有意无意的,他又实现了昨天宣布的第二个家庭梦想,“把你们都带到沟里去”。此后的五个小时,几乎都在密集的灌木中穿行。在山脊和盘山小道的灌木里走得还蛮愉快的,凉风袭来,日影斑驳。比较辛苦的是有几段偏离了香道或小径,需要从坡下向坡顶硬穿,或在较陡的坡上横切,而且要钻过密密的枝杈根茎,很快就汗流浃背了。队里的姑娘们展现了强悍的体力和坚韧的精神,从头到尾也没有颓势,谈笑风生哪。背70Lbp磨合的zzll咬牙克服枝杈对大包的过分热情,有没有一点像皇马的大牌面对攒动的人头和挥舞的手臂。我个人的经验教训总结是,长衣长裤是必要的,速干也是必要的,墨镜除了装酷外主要是为了保护脆弱的眼睛,如果戴双手套就更好了。

中途腐败两次。先在山涧大石中分享LG背上来的两个西瓜,大婶教导我们要把瓜皮带到远离水源处再抛弃。1230左右在小道上围坐午餐,我吃了面包、苹果、酸奶、月饼、鸡翅。此外,沿路放进嘴里的野生果实包括:酸枣、板栗、海棠、野葡萄——当然都不好吃。

午后,上升到海拔一千米以上。偶尔穿出林木,秋风拂过,豁然开朗。沿山谷远眺,数十里城镇房屋笼罩于雾霭之中。此季野花多为野菊、蒿草一类,素白淡紫金黄,三步一丛五步一簇,风中摇摆,宁静动人。将至山顶前的大段路很漂亮,葱茏草木顺缓坡流淌下来,大多与人同高,中间点缀棵棵松柏。我们在快乐的植物中排成一列默默往山顶走,感觉和蓝天白云越来越近。

然后突然就到了光秃秃的阳台山顶,大平台上全是砖头石块,据说其中好些是B版的人拉练背上来的。茄子——合影。空气清新,风中有凉凉秋意。发现东南面天空和其他方向不同,大约与视线平行有一条笔直清晰的分界线,线以下直到地平线,是浓浓的暗紫色雾气,线以上则是明亮蔚蓝的天空。后来突然发现,那就是北京市区的方向,那就是蒸腾在百万人口之上的废气,那就是污染源。为什么,大家要挤破了头死心塌地呆在北京这个不适宜人类生存的地方呢?一路行来,有人迹处就有垃圾,且以白色污染为主,为什么来爬山穿越的人会完全不在乎自然的清洁呢?

340左右下撤。先是陡峭的碎石土路,再是梯田间的小径。此后一个多小时,都走在石块石板砌成的香道上——似乎叫善来金阶,不过我想一块石头花费一两银子,不是吹牛就是有人吃了公款的回扣。越往下越是暴走,唯一害怕的是崴脚。前年跑万米时伤膝盖的教训也让我格外小心冲击力量。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五点多到金山寺,饮冰凉泉水。小水泥马路相比山路简直成了高速路。再走半小时穿过山脚下如其他城乡结合部一样正在走向衰落的小镇,路边红色横幅写着庆祝九月一日起全能饮料套装广告在央视一至八套成功播出。厂区的门卫室里大声放着周杰伦的《因父之名》。

六点多暮色四合,上346中巴,聊天至北宫门。因为mm短信来,没参加后来的腐败,而是坐上公共汽车呼啸穿过城市夜色灯火,并在漆黑冷清的车厢里听着轰鸣声睡着了。八点半睡眼惺忪到达,mm做好了冬瓜排骨腊肉汤,梨粥,芝麻煎蛋,幸福。

而后看宫崎峻《平成狸合战》,那样的欢快幽默,又是那样难掩的无奈悲凉。在还有家乡,还有自然,还有美景的时候,还是多多地投身其中,尽情享受吧。

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