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 09

每天按照所谓最正宗的方式写blog有时候让人觉得累。所以新建个目录专门用来涂鸦。谁说非要加超链接?这个目录里写的东西一个url也不加。

涂鸦据说是一种街头艺术,波普文化。比起学院派的东西来得更有灵性。我觉得或许是相对缺乏活力的工作让我感到压抑,反而时常会冒出各种古怪的想法,那些字句从水泥地面的缝隙里冒出来,又很快风化消失。所以我有时候很有倾诉欲望,下班回家不停说话一直说到睡觉。

所以要涂鸦。当个胡言乱语风言风语冷言冷语的间离者,随心所欲地把字儿喷到屏幕上,喷到生活铁青的脸上。

涂鸦不等于垃圾。水平低劣、说话狗屁不通的人涂的是垃圾,像俺这样和中国字亲得一个碗里吃饭的人,涂的就是艺术。

但是涂鸦搞不好少不了粗口。就像从无数电影电视里看到的黑人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问候你老母,your mama说得都像rap。说到rap,我喜欢阿姆,这个世界,你清不清楚,最屌的饶舌歌手是白人,最强的高尔夫球手是老黑,最闷骚的bbser是maomy,啊,啊,啊,啊……(哇塞,有点rap的意思哦)

粗口有时候有简单直接的力量。知识分子对待社会的丑恶会大声疾呼严肃鞭挞,但像maomy这样的新一代知识分子,要先伸出右手,比出中指,骂了F word,然后再开始批判。粗口有时候也很好玩,比如我和mm直到现在,也很喜欢模仿《南方公园》里最坏的小胖子,龇牙咧嘴地从嗓子里飞快地挤出一句“who want to fxxxing touch me”;另一个人一定要赶快回应:伸出一根手指做超级小心翼翼状抖抖索索状轻轻碰对方一下然后赶快缩回去。然后两个人很满足地哈哈大笑。

以前有段时间很喜欢听中国的小朋克们没心没肺地唱歌,把电脑音箱开得很大放他们的mp3,就是开心乐园的那些。倒不是跟他们有啥共鸣,就是喜欢噪音,喜欢嘎崩嘎崩的扫弦和上窜下跳什么都不操心的劲儿。涂鸦也有点这么发泄的意思。就像有段时间每次去钱柜都唱莫文蔚的《消灭》和王菲的《闷》,吼到大家都发抖才够犀利。

但我又觉得我的涂鸦要比他们高那么一点点,至少也得到科特·柯本那个档次。人家好歹真的一下很愤怒一下很颓废一下很温柔,张力十足。听到他早先的nagative creep的狂暴,看到MTV里他在台上安静的像个杰出青年一样垂着双眼唱rape me, rape me, rape me again,就想对国内好多熟练地甩头发的摇滚青年们吼,摇什么摇,滚吧你!

所以我的涂鸦还是有目标有野心的,是要代表先进文化、先进生产力和广大人民利益的。

嗯,今天有点喷够了。再往墙上刷两条标语先!

计划生育是基本国策!只生一个好!不生更加好!

全国人民团结起来,开展轰轰烈烈的禁烟运动!

上苍保佑抽烟的人们,男的都不举,女的……算了,原谅她们吧,大自然会从生理上惩罚她们的!

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