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 26

做为一个在水木灌了7年水的老家伙,其实我对blog老有不甚信任的态度。因为我们本着搜集信息,共享服务的观念像小狗叼骨头一样四处搜来的链接,老让我问自己:会不会有一天突然发现一大半已经是死链接了呢?当我们需要这个资料的时候,才发现当年的宝贝骨头变了垃圾?怕怕。

所以老得遏制自己把人家全文往上贴的冲动,呵呵,那是当年转贴发文的习惯了。

做为疑似信息狂,偶尔也会做点疑似暴露狂的行为,例如,刚才申请了blogcn的目录登记,什么horse啊之类想被点击多的人,不妨也试试看。

中国交友社区站点深度研究系列一http://www.blogchina.com/new/display/24175.html

“事实上,为了研究六度关系的真实性和效率,我和清华大学传媒学者黄培坚进行了数学模型的搭建推理工作,在整个演绎的过程中,我们认为六度是由已下的几个关键字构成研究主体的(节选部分)。”

天啊,莽哥啥时候还搞过这研究啊,admire。还是说明这是篇老文章,是它当年学术青年的时候搞的?看看:三十多年前,美国心理学家米尔格伦(Stanley Milgram)提出了“六度间隔”假说。他认为,任何两个陌生人都可以通过“亲友的亲友”建立联系,而两人之间的中介大约是5人……

电子竞技热恋中的三角关系http://www.blogchina.com/new/display/24159.html

“国际上著名的电子竞技比赛,如WCG、CPL等都会在全球设立自己的各个赛区,或者委托某家公司来进行赛事的全部运作,它们并不会跟中华全国体育总会这样的半官方机构联络,更不会认可中华全国体育总会比赛出的“国家队”,因为各个赛区的赛事商业运作是比赛主承办商盈利的本钱,由官方机构一厢情愿推举出来的“国家队”显然不具备这样的条件。《全国体育竞赛管理办法(试行)》也没有任何一条硬性规定制约电子竞技国际赛事需要由中华全国体育总会选拔。CEG比赛出的“国家队”的响亮口号现在显然毫无用武之地。”

实际上,国家各主管部门不应该在抢夺控制权的同时互相打压。体育总局的一系列行动,恐怕不在于国家队有否用武之地,在于一种姿态,将电子竞技官方化体制化的姿态,以及一种资质的代表,可以吸纳更多的资本和人才进入这一行列。这跟863将游戏相关研究列项类似。当然CEG的问题的确不少,上面这一段也算个要害。他们的公关人员也很难办哪。不过谁让他们没有好好研究过游戏呢。

TOM头条:“Hangame”模式冲击网络游戏http://www.blogchina.com/new/display/24174.html

“严格来说,Hangame并非纯粹的游戏厂商,也有别于普通的互联网内容提供商。在韩国业内称之为“游戏门户”(Game Portal),或更宽泛意义上的“娱乐服务门户”以及更进一步的“完全娱乐门户”。Hangame基本上划分为“游戏”和“社区”两块业务,营收也主要来自这两个领域:一是游戏虚拟物品的销售,如棋牌游戏和休闲游戏中虚拟道具的销售;二是社区虚拟物品的销售。”

性与暴力挑战美国无线电视网http://www.blogchina.com/new/display/24146.html

“露乳事件不是乳房该不该露,而是在哪里露的问题。一个经典的案例来自1926年,当时的最高法院法官乔治·苏瑟兰德的定义:“一个正确的事与物出现在错误的地方。比如,一只猪出现在客厅里而不是猪圈里”。从此,“客厅里的猪”成为不体面的社会标准的隐喻。”

这篇文章还是有些价值的,关于分级、媒体监管与言论自由。

唐人街寓言http://www.blogchina.com/new/display/24148.html

我试图解释,它说的那种规则,我们人类叫做“民主”;而且,更关键地,民主用来克制得意表情的方式,我们人类叫做“新闻监督”,而那种有效的新闻监督,我们人类叫做“新闻自由”;

汪丁丁同学真是晦涩啊,评论一次回龙观维权事件,写出这么个难读的寓言来。旗帜鲜明多好:打倒资本家!打倒官商勾结!打倒奸商!

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