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 15

昨天情人节,和mm去看了电影《鸟的迁徙》。

呵呵,摘录简介:

自1995年的《微观世界》和《喜马拉雅》之后,导演雅克.贝汉(JACQUES PERRIN)又一次以其独特的魅力征服了世界。《迁徙的鸟》在2001年12月12日公映以后,仅短短的三周时间,就有两百多万观众走进了影院,去感受这位伟大的艺术家营造出梦幻般的优美意境。为了拍摄这部影片,雅克.贝汉(JACQUES PERRIN)先生历时四年,横跨五大洲,生活在飞行的候鸟群中,与它们一同飞越大地和海洋。

该片共有600多人参与拍摄,耗资4000多万美元。景地遍及全球50多个国家和地区,记录胶片长达460多公里,还动用了17个世界上最优秀的飞行员和两个科学考察队,从寒冷的南极到炎热的沙漠,从深邃的低谷到万米的高空,让人们在为鸟儿们搏击长空而唏嘘感叹的同时,也对这些地球生灵们的艰辛奋斗而肃然起敬。�

录别人的一篇影评,不过这个网页上也没有作者名,实在抱歉了:

有个诗人说过:”飞翔不是体力和智力可以解决的,它是一个奇迹”。法国”点点虫”摄制小组拍摄《迁徙的鸟》把飞翔奇迹般地再现。�

很久没有被一部纪录片感到激动了。片长一个半小时,在这一个半小时内,我始终处在惊愕状态,因为我一直在飞。飞翔的确是一种奇迹,特别是当你和鸟一起飞起来,突然离开地面,一点点升高,穿过湖泊,穿过田野,城市,雪山,和鸟紧挨一起,可以听到低低的鸣叫,听到翅膀切割空气的声音,看清它们身上细小的羽毛在风中闪动,脚下是艾菲尔铁塔,自由女神像,大峡谷,长城,航空母舰。这部用了大量航拍的纪录片真真是出神入化。�

我一向认为,一部影片的技术足以证明摄制人员的诚意。有多少钱办多少事,再深刻厚重的主题如果没有称职的技术保证,这就是没有诚意的表现,少跟我谈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关怀吧,给我看看结结实实的功力,近期看到制作粗劣的影片《小城之春》《天脉传奇》《蜘蛛侠》都是让我大呼上当的烂片。

《迁徙的鸟》的技术出神入化,其画质和音效足以在我看过的所有DVD中排前十名。做为一部纪录片,片子却基本没有多少解说词,取而代之的是大量的现场音效和优美的唱诗班似的合唱音乐。画面和录音的精良使其成为一部很有质感的片子,听声音你就能感到风的颗粒感。�

做为一个吃照相饭的,平时看电影时很多匪夷所思的画面足以让我绝望。鸟的迁徙更让人郁闷,绝望倒罢了,而且死得不明就里。明明看到了画面,真实的一抬手就可以摸到,却完全不知道他是如何拍的。你跟着鸟在踱步觅食,走着走着就飞了起来,一起离开地面。很多广角镜头的视角证明镜头就在紧挨着鸟翅膀,而这时你和鸟在高速飞翔,脚下是冰川大海,或者是巴黎市区,而且听不到任何机器运转的声音。�

几天前我和在中央台《纪录片》栏目的朋友电话里说起这个问题,他说这部片子的导演,几个月前来他们部门讲过课。他们拍这部片子用了三年,三百多人的摄制队伍包括五十多名飞行师,五十多名鸟类专家,第一年他们基本不拍摄,只是跟着鸟到处迁徙,和这些鸟混得很熟,对他们不再警觉。在第二年拍摄的时,会使用动力伞,小型飞机,像鸟一样大小的内藏摄像机的航模等工具,把特殊的镜头固定在一个探头里,远远地伸过去拍。同时他们还驯养了一批野生鸟类,做为群众演员,用于在航空母舰和工厂那几场戏。这样我也就明白了这些鸟如何在大峡谷面对万马奔腾的场面惊慌失措,当时可真是把我看得目瞪口呆。�

“鸟的迁徙是一个关于承诺的故事”,开篇第一句话很容易令人保持长久记忆,没有解说词也完全可以看明白导演的用意,画面可以说清楚一切。在一个半小时的时间里,跟着鸟飞过整个地球,你会发现这个星球上大部份自然面貌都被人类改变了,处处都是人留下来的痕迹,但绝少出现人的模样,这一个半小时里,鸟就是这个星球的主角,但他们生存的环境实在是堪忧。当一个鸟在一声枪响后跌落,一个美洲鹦鹉逃生成功,真是让人大喜大悲。这些鸟儿就像精灵一样,像海子诗里形容的:”海鸥是上帝的短裤”,他们是轻盈易碎的,你完全感受得到摄制人员那种小心翼翼的疼爱。

晚上我们和horse/amei/wumi去一家叫“傣香真滇”的餐馆吃云南菜,蘸水鱼、菌类、红三剁都很好吃。菠萝饭也不错,但较贵。饭后大家一起来worm住处喝茶聊天看电视,star movie的My Big Fat Greek Wedding,大笑。

喜剧片要大家一起看更有气氛,恐怖片也是。还记得在电影学院标放看the others,黑暗中此起彼伏的尖叫声真是很来劲,尽管以前看过碟,我还是看得入神。不过昨晚(应该说今天凌晨)的这部片子,只有我和mm一起看。The Night of the Living Dead,似可译为活死人之夜。片头就是女主人公遭遇僵尸,男伴死掉,与一高大强壮的黑人被困郊外小别墅,同困者还有一对青年男女,一对中年夫妇及其被僵尸咬伤的女儿。

一切都似乎很俗套,但似乎还刺激,我们抱定被恐吓和被恶心的打算看下去。发现整个背景太熟悉了,就像《生化危机》——顺便说一句,我已经看过至少三部类似的片子了:无任何交代的莫名其妙的僵尸出现,咬人吃人,被咬者变僵尸,围攻主角……最恶心的是法国拍的一部,全是吃人和撕咬器官的特写,血肉模糊十分逼真。

但看下去,慢慢就有点不落窠臼。女主角在绝境下坚强,外强中干的是男人,自告奋勇出去求援的一对青年男女因精神过度紧张疏忽,丧身爆炸。中年男子极度自私懦弱,却活到天明之后;黑人要射杀他那已变成僵尸的女儿,反而被中年男子开枪打成重伤,最终被困地窖,在绝望中变作僵尸……

女主角在黎明逃出了死亡小屋,目睹一群僵尸撕吃同伴尸体。她遇到了一群来“解决问题”的荷枪实弹的人,似乎噩梦过去了?在一觉醒来后,她看到这群人狂热兴奋地射杀僵尸,不时欢呼雀跃,将僵尸们关在围栏内让之角斗取乐,将僵尸倒吊在树上用枪不断射击,不被击中头部不死的僵尸悬在空中抽搐着……更多的尸体被堆在一起,浇上汽油点燃……她难以置信地摇头,眼神里是绝望,喃喃自语:They are us,�we are them, they are us.

黑人变成的僵尸在她面前被乱枪射杀,那个中年男子令人憎厌的脸却出现了。她木然举起了枪……然后对闻声而来的人说,这里还有一个应该拉去烧掉。

呵呵,没想到的结局。但我觉得自己看过最好的恐怖片,还是《布莱尔女巫2》。

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