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 09

上午上班,发现很多报纸头条都是相关中央一号文件的内容,匆匆上网浏览片刻。这份文件全名是:《中央关于促进农民增加收入若干政策的意见》,这是18年来中央再度将有关三农问题的政策作为当年的一号文件公布,希望这件顺应民意的大事,成为这个以传染病、恐怖活动、灾难开头的2004年接下去化凶为吉的好预兆。

体育界近来的一件大事是国务院颁发了《反兴奋剂条例》,中国成为世界上为数不多的由政府发布正式反兴奋剂文件的国家之一。这表明了中国反兴奋剂工作的坚定立场和管理上的法制化、规范化。

今天有一项工作是和足协沟通一下。因为今早电视节目中敬一丹采访了几个人大代表,从足协与《足球》报的纠纷谈到了新闻自由、新闻立法等问题,他们担心这件事在两会期间重新成为热点,带来负面效果。

关于此纠纷,在新浪网的专题“足协处罚足球报”中对其来龙去脉、各方观点都介绍得很详细了。事情起因和关键问题之一在于是否假新闻。各方评论已经很多,在我看来,提出足球为不良资产固然触怒足协,但《足球》报被抓住的把柄就是在报道中写这是国资委某官员发表的正式意见。即便此事为真,事发之后,当然没有人会站出来把屎盆子往自己身上揽承认此事,《足球》报也出于职业道德无法提供信息源,就成为了无法证实为真的新闻。——但这是《足球》报发傻吗?从后续的事件发展来看,他们却成为了最大赢家,充分赢得眼球和效益,博得同情和民意。从这个角度,他们有制造假新闻的动机。……anyway,这跟足球圈内无数丑闻一样,其真实与否已经不再重要,终将被掩埋。

倒霉蛋子是足协,他们的一些做法实在让人不能理解。过于主动的跳出来开打,已经中了圈套;接下去又选择被动和沉默,再次失着;最要命的是他们居然要白纸黑字向全国人民公布“从即日起,中国足协取消广州《足球报》对中国足协主办、承办的所有赛事和活动的采访资格,并将保留进一步追究《足球报》对此事应承担相关责任的权利”!

取消采访权啦!妨害新闻自由啦!——这不是正授人以口实吗?大片的媒体、媒体专家、法律人士、老百姓被惹火了。尽管后来董华一再出来解释:只是不给该报办我的证啦,你可以采访我拒绝回答啦,但毕竟已经覆水难收。当年足协已经在类似事件中输过官司,为什么还要犯这种错误?有些事情可做不可说,你操作好了,禁止限制它好了,非要说出来,唉。

而且,目前的实际情况是,你尽可以不给《足球》办手续,它的版面上仍不会断中国队的报道,它的记者仍将出现在中韩国奥赛场上——这就成了笑话了。

今天下午给董华打电话的时候,他说《足球》报很着急和足协沟通,估计最近会到北京来见面。放下电话我想,是啊,人家已经赚到了,都是混饭的嘛,干嘛跟你们较真呢?搞倒了中超,它们也少点油水。那么足协就顺着人家的台阶下吧。所以我想,这件事情慢慢就会过去的。

但,如果此事对中国的新闻立法哪怕有那么一点点的推动力量,那么就善莫大焉了。哪怕,它只让中国的一部分人谈论和思考了一阵子有关新闻自由、媒体权力的问题也好。

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