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 21

前几天和女儿一起看书,神奇校车系列中讲人体的一本。

讲到心脏部分,我说:“心脏就是为我们的血液流动提供动力的,所以需要一直不停跳动。如果不跳的话,人就要死了。”

女儿抬头看我,问:“死,就是没了,对吗?”

“呃,对的。”

她严肃地说:“我不要妈妈没,不要爸爸没,不要公公没,不要好婆没。”顿一顿,“我也不要我自己没。”

年幼的孩子开始意识到死亡将归于虚无,死亡意味着丧失和离别。

而年迈的人不得不一次次面对身边熟悉的人的死去,并正视自己的岁月似乎也所剩无多的现实。这样的念头促使人审视自己的行为与目标:一切辛苦、争斗、执着,所为何来?

人生苦短。

修仙神怪小说探讨长生乃至永生。严肃一些的科幻小说则会构想若人类寿命延续到二百岁、三百岁,整体社会结构会因为资源的不足发生怎样变化,教育、工作、婚姻等生活方式又会怎样更新。我不知道能否在有生之年见证,但每每念及人生已走完一半,便有紧张与惶然。

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