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 04

2009年一直在奔忙,有一种赶路的感觉。从伦敦回到北京,从清华挪回自己的居所。但是却说不清到底走了多远。

写论文,拿学位,出差,码文字,骑车通勤,去健身房,看片,玩游戏,上网,买菜做饭吃饭洗碗做家务。

Blog没怎么写。也不是全然没有想法,只不过有时不知道写出来的意义在哪里。

整个国家也都渐渐地陷入沉默,就像大雪在深夜静悄悄地落下,在不知不觉中越积越厚。都说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但是谁知道呢。

今日暴雪袭击华北,北京据说将迎来30年来同期最低温。天气预报说最高零下9度最低零下14度,还有五到六级大风。

今天是元旦“假期”后上班的第一天。不知道算不算“一年里最阴郁的一天”。几个小时前偶尔读到一篇文章,里面说何兆武的《上学记》里描绘了他们年轻时的信念,也是一种幸福的状态:“幸福最重要的就在于对未来的美好的希望,一是你觉得整个社会、整个世界会越来越美好,一是你觉得自己的未来会越来越美好。” 突然觉得幸福的标准真高啊。

2010年来了,可是叫喊着“奔向21世纪”的年代好像都还不是很远。同龄的朋友们纷纷生产出了下一代。为人父母,我们准备好了吗?

2条留言 to “沉默的2009”

  1. 浊越星 说:

    清清嗓子喊全了:祝maomy师兄、蝶舞师姐、花少一家新年幸福:)

    跟贴回复

    maomy reply on 一月 13th, 2010:

    谢谢。也祝你新年一切都好!

    跟贴回复

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