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作在三月


回到北京,几天之内倒过时差,报到完毕,就开始漫漫写字之旅。在水木BBS上网购了三星19寸宽屏T190液晶显示器一台,Dell USB键盘一块,接上笔记本电脑,构建可持续发展的写作环境。

早八晚十一是我的工作时间。七点四十五、十二点和十七点三十是用餐时间。

终日坐在小小隔间,身边堆满从英国带回的行李箱,我的公路车拆掉前轮,和一大堆鞋盒子一起挤在窗台上。每日中午以后阳光从大玻璃窗射入,燥热兼刺眼。于是寻得白色旧床单一块,挂上晾衣杆以作窗帘。带着褶皱的白色粗棉布微微飘动,竟让我想起战地医院,以及海明威的《永别了武器》。

MW坐在身后另一小房间,十平米不到的房间里堆满了纸箱塑料箱行李箱,那便是我们家庭全部的软硬家私。

大脑兴奋,时常运指如飞,时常又陷入失语。终究不能始终全速运转,闲下来就想睡觉。

今后若再从事自由研究工作,一定提早周密计划,全程分配时间,以及,坚持每日工作四小时,周末休息。

,

《“劳作在三月”》 有 7 条评论

  1. 就如长跑,快到终点了.恭喜恭喜!写作,再怎么计划都难做到想写就写,想歇就歇.最近写期刊论文,三天写了将近5000字,其中第一天第三天哗啦啦,第二天玩了一整天的游戏,接近傍晚才有意写东西.我的毕业论文写作计划是可以起早,但决不贪黑,把生物钟打乱了,以后想调整都困难.师姐曾学习丘吉尔凌晨起来写作,结果现在工作都将近一年了,还是改不过来.

    [Reply]

    maomy Reply:

    所言极是!

    [Reply]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