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 05

今天清晨伦敦降下了2009年的第一场雪。不过看来像我这样渐渐习惯了睁眼已近中午的人,是没有资格谈论“清晨”的。想去院子里拍两张照片,但却只得残雪点点。上午的阳光下,青草上薄薄的白雪渐渐融化,只有房屋和树木的阴面还残留一些雪痕。

搭地铁去了市中心。免费发放的地铁报纸上,登载着大小照片,清晨灯光下的积雪,匆匆上班的行人。尽管八卦和明星版面热闹非凡,但仍然掩盖不住“又是一年”的恐慌。更有文章,称今日是“2009最gloomy的一天”——金融与经济危机、局部战争爆发、寒冷的天气、假期结束后上班第一天,还有,上班族将发现所有的公共交通都涨价了一点点。

牛津街仍然摩肩接踵,但比起Boxing Day的人流潮涌,已然算是清闲。灰色的天空偶尔落下细小的雪粒。青少年们穿着大几号的牛仔裤,松松垮垮露出大半个屁股招摇过市,浑然不知愁滋味。

回程时赶上下班高峰期。地铁里拥挤而沉默。中途还在某站转车,十几个人坐进玻璃休息室,有的低头,有的发呆,有的透过玻璃看着远方,夜色中沉默蔓延开来,竟可用寂静来形容,好像声音也被冻住了一样。

2条留言 to “2009伦敦初雪”

  1. Betty 说:

    其实天气没有那么冷,冷的是心情吧

    跟贴回复

    maomy reply on 一月 8th, 2009:

    @Betty, 嗯,部分因为这最阴郁一天,部分因为伦敦终年气候温和,零下的气温对伦敦人来说已经算冰冷彻骨了。

    跟贴回复

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