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1 2 3
2月 29

两周前邮寄很重要的材料去匈牙利,匆忙准备好,到邮局填完信封贴好邮票塞进邮筒,感觉心头轻松,又办完一件事。

昨天检查Email信箱收到现在访问的学院秘书发来邮件,说收到某某材料云云。先是觉得奇怪,然后突然想起两周前寄出的材料,继而惊觉:

我在寄送材料的信封上,把收件人地址写在左上,又画蛇添足地将自己的地址写在了右下角!估计邮差根本不看我贴了多少邮票,不看信封上有航空信的标签,直接就给我送回下面的地址了……

欲哭无泪,只恨自己脑残。过年的贺卡寄了不少,其他的信件也寄过几封,为什么犯这样的低级错误?

以后寄信,干脆都把自己的地址写在信封背面。

2月 23

在黑白的照片中,日常渐渐被熟视无睹的世界常常呈现出另一种样貌,好似脱去色彩的迷惑,倒有别样趣味。

哈罗路边

哈罗路边

铁路

从上到下分别是:晚间路边,下班的马路,晴天的中午,用手机的黑白模式随手拍得。

2月 22

水仙花在伦敦十分常见,黄色水仙花更是到哪里都能碰见。MW去超市购物,回来便捎了一把打折的切花,插在玻璃瓶里,用水养上。那一抹黄色让我想起中国的迎春花。房间里也因此平添春天的气息。

黄水仙

黄水仙

大概房间太过温暖,水仙花上当受骗,卯足劲开放。下面是它们在一夜之后的样子:

黄水仙

然后是再过12小时的样子:

黄水仙

花开得快,枯萎也快。但虽然枯萎,仍然凝聚不落,仿佛凝固的黄色喷泉就要纵身一跃,又仿佛仍将永远怒放。三个星期过去,仍然有这样的美:

枯萎的黄水仙

枯萎的黄水仙

校园里的水仙,在冬天将尽时便悄悄探出地面,默默生长,含苞;又在料峭春寒中,迎着阳光吐露芬芳。

早春水仙

黄水仙

路边人家房前绽放的黄色水仙,在阳光里摇曳。

路边黄水仙

2月 21

花生猫在家过得还好,各位叔叔阿姨隔三岔五会往BBS上贴贴照片,或者汇报一下他的近况。照片上的他看起来神气活现,憨厚依旧,体形依旧。除了被新仆人剃得光光之外,大概没有太多烦恼。无事可做的时候,至少还多了个球球陪他相对发呆。

被人抱的花生

这张照片大概是他剃毛之前吧。可爱,赞!

更多照片见MW的文章

2月 21

上月去大英博物馆,特别去看了中国绘画藏室。已经是天黑时分,已近闭馆,因此观者寥寥。展室最里边又有一间十余平米小室,正面一整面玻璃墙,内里若明若暗的灯光照着泛黄的条幅。走近去看,却是著名的《女史箴图》。

细细去看这斑驳的绢画,古朴又细腻,外行也能品出美来。仔细查看了挂在墙上的说明,并不禁止拍照(在大英博物馆的所有展室几乎都是如此),只是禁止使用闪光灯。于是调高相机ISO,禁用闪光灯,拍了几张。

大英博物馆British Museum女史箴图

大英博物馆British Museum女史箴图

大英博物馆British Museum女史箴图

大英博物馆British Museum女史箴图

根据来自中文维基百科的简单介绍:

女史箴图》,传顾恺之的作品,现剩8世纪绢临本藏于大英博物馆,原为清宫藏画,在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时被抢劫到英国。另宋代纸临本(一说为徽宗御笔)于北京故宫博物院藏。取材于张华的“女史箴”一文,晋惠帝时, 贾后专权善妒,当时大文学家张华作《女史箴》一文来讽刺她,并借此教育宫廷妇女。顾恺之根据张华原作的主要内容作画内容是所谓妇女应遵守的清规戒律。人物 线条圆转,后人称之为“春蚕吐丝”,又叫“高古游丝描”,技法上受篆书影响。气味古朴,其用笔的功力,线条的质量,都是后人很难达到的。

下面是大英博物馆的英文介绍,称之为“admonitions scroll”,大意是这是中国最早的丝上绘画之一,除了顾恺之的名家名作外,这幅画曾经的收藏者也使它变得重要,包括宋徽宗、金章宗和清乾隆:

大英博物馆British Museum女史箴图介绍

张华的《女史箴》原文:

茫茫造化,二仪既分。散气流形,既陶既甄。在帝庖羲,肇经天人。爰始夫妇,以及君臣。家道以正,王猷有伦。妇德尚柔,含章贞吉。婉嫕淑慎,正位居室。施衿结褵,虔恭中馈。肃慎尔仪,式瞻清懿。樊姬感庄,不食鲜禽。卫女矫桓,耳忘和音。志厉义高,而二主易心。玄熊攀槛,冯媛趍进。夫岂无畏?知死不恡!班妾有辞,割驩同辇。夫岂不怀?防微虑远!

道罔隆而不杀,物无盛而不衰。日中则昃,月满则微。崇犹尘积,替若骇机。人咸知饰其容,而莫知饰其性。性之不饰,或愆礼正。斧之藻之,克念作圣。出其言善,千里应之。苟违斯义,则同衾以疑。夫出言如微,而荣辱由兹。勿谓幽昧,灵监无象。勿谓玄漠,神听无响。无矜尔荣,天道恶盈。无恃尔贵,隆隆者坠。鉴于小星,戒彼攸遂。比心螽斯,则繁尔类。驩不可以黩,宠不可以专。专实生慢,爱极则迁。致盈必损,理有固然。美者自美,翩以取尤。冶容求好,君子所雠。结恩而绝,职此之由。

故曰:翼翼矜矜,福所以兴。靖恭自思,荣显所期。女史司箴,敢告庶姬。

每每在外国的博物馆看到中国文物,感情总是很复杂。

翻页: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