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 10

春天的时候,燕子们从南方飞回北京。

有几只年轻的燕子打算在门口楼道里安家。那时候,有两只公燕子追求同一只母燕子,一天到晚吱吱喳喳唱歌,以求博得美女欢心,比“快乐男生”更加积极!天知道母燕子以什么为标准,挑中了其中一男。当然,光有精神没有物质是万万不能的。于是公燕子不辞辛劳,一点点衔来春泥,拌上口水,在电灯罩和天花板间筑起爱巢。母燕子大概对这一居室还算满意,委身下嫁。从此双宿双飞,莺莺燕燕,你侬我侬,好不快活。

燕窝

夏天到了,不知何时楼道里变得喧嚣热闹。在清晨或是工作时间里,时常看见小两口从楼道窗口飞进飞出,在天空盘旋,异常忙碌。小小的身体发出如此嘹亮的鸣声。细细听来,仿佛不止两个声音。难道燕子夫妻已经添丁加口?燕窝的规模似乎也较过去略大了。

燕子吵吵嚷嚷来来去去,为终日赋闲在家的花生猫平添一番乐趣。他时常鬼祟地溜到门口,隔着防盗门上的纱举头窥视。我们也经常配合他的好奇心,打开房门让他去走廊里看个究竟。花生猫举着尾巴走出家门,这里闻闻那里蹭蹭,地上滚一滚,听到燕子叫时尾巴摇得拨浪鼓也似,心里好不痒痒。燕子父母则惊恐地在楼道窗户外盘旋,互相鸣叫告警:小心那个黄胖子!

花生·登高望远

燕子·惊飞

有天夜里放花生出门散心,花生四处闲晃不肯着家。我们打开楼道电灯,陪同花生视察楼道好半天。突然发现灯罩上的燕窝出口,摇摇晃晃退出半个燕子屁股——MW一脸惶恐:“糟了,光顾着花生,开灯太久,把小燕子热晕了吧!”赶紧关灯回家。第二天早上却发现地上多了星星点点的鸟粪。这些流氓,原来只是起夜拉撒,居然不出门上厕所,直接屁股朝外就随地便溺。

前两天发现燕窝出现危机。倒不是因为燕子男不负责任,盖的豆腐渣工程;而是燕窝和天花板相连的地方,粉刷的那层墙皮质量不过关纷纷掉了下来。燕窝只能依赖灯罩的支撑维系。看着燕子每天住着危房,很想帮助他们,于是爬高去看,发现燕窝其实仍然结实牢靠。用手机往燕窝里一拍——哇,看着小小的空间,居然藏了四只嗷嗷待哺的雏燕!说是雏燕,个头跟父母相差无几,但仍天天好吃懒做,吵闹着等爹妈来喂养。

燕窝2

一窝雏燕

今天凌晨五点多,熬夜写完文章。和MW出门拍摄小燕子。她愤愤不平地数落着燕子们的聒噪、以及雏燕的厚脸皮。花生也凑热闹地溜出门外,狐假虎威,把脖子扭得跟蛇一样对着燕窝虎视眈眈。燕子爹妈被我们吓得尖叫连连,落在窗外不远处无计可施。

花生·看燕子

燕子·清晨

1条留言 to “燕子一家”

  1. 说:

    嘿嘿,燕窝…

    跟贴回复

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