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 16

挠花大头下巴

自从花胖牙龈炎发作,我便不得不扮演男护士的角色。去年给它打过九针,每天一针细,一针粗。花胖一度生龙活虎。

而今牙病重来,不得已再去农大动物医院看过。开了八针,都是粗针头,暴汗……

今天是这个疗程我给它打的第二针。每次拿毯子把花胖头一蒙,胖子屁股一紧,就被我揪起皮来。一咬牙就把针头往皮下扎。刚扎进去,胖子一扭身,针头出来了。安抚一会,再扎一次,刺进去了,胖子又一扭,针头又跑出来了。花胖子的屁屁一下多了两个洞洞,不过没见血。

但是还得扎第三个洞!这次MW把花胖头按住了,我紧咬牙关眼疾手快——扎进去,然后一推——心头大石落地。

这边花生兀自哀鸣,MW已经跑去开了一个全新的黑缶罐头。花小孩记性不好,瞬间被收买,低头吃将起来。

4条留言 to “一针不见血”

  1. 说:

    嘿嘿,男护~

    跟贴回复

  2. bell 说:

    打针你都会啊!多高深的事情,我肯定不敢下手……

    跟贴回复

  3. maomy 说:

    大家不要害怕,事到临头,该你做的还是得做,该学的还是要学……

    跟贴回复

  4. 匿名 说:

    心疼,怎么又开始打针了?爆汗

    跟贴回复

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