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 23

从1月中旬离京到2月19日返京,五周的时间,大约是我自大学一年级以来有过的最悠长的寒假。

这五周却并不逍遥。除去不多的拜访亲友、户外散步,绝大部分时间都花在电脑前,对着屏幕冥思苦想,为了一个个其实简单的问题愁眉苦脸。一个技术盲要自己鼓捣点东西还真是辛苦哪。

假期里自己买了域名和空间,搭建自己的BLOG站点。所有问题在弄清之后都是那样简单,但在未解之时却又那样莫测。尽管我做的工作比任一个普通的程序员所做的要简单许多倍,但却也让我体会了一些IT民工们的情感与生活。茶饭不思、焦虑烦躁、蓬头垢面,旧恨未消新愁已至。若是个太执着的人,一定要小心别做IT民工啊,否则要么形销骨立,要么疯狂发胖,自己还浑然不觉满不在乎。

除了捣鼓网站,每天夜里还要心惊胆战又强自镇定地,在不开灯的房间,玩《寂静岭3》的游戏娱人娱己。这个AVG实在是比同类的“生化危机”之流血腥得多、吓人得多。不过当通关一次之后,大约就可以开始享受杀戮的快感了吧,我砍,我砍,我砍砍砍,鲜血四溅哪也摸哥。

春节过后,我从自己家来到MW同学家,头两天,此同学拒不肯认自己的老公,据说是有陌生感。寒假之后,到清华注册,注册的老师看看学生证,看看IC卡,看看我,又看证,又看我,疑惑:“这是你本人吗?”无奈掏出身份证,一个顶着依稀可辨的莫希干头、表情呆滞的男青年在照片上也很无奈。老师一边在学生证上盖下章去,兀自半信半疑看着我。

呜呼,一再被鄙视,情何以堪哪我。

我我我,我要再度开始狂热运动,要一本一本地看书,一堆一堆地读文献,一篇一篇地写论文,一兆一兆地码BLOG!我要召唤骠悍的人生。

2月 16

如是我闻,原文摘登。

国新办解释某些国外网站被封传闻: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2月14日21:38 中国新闻网

中新社北京二月十四日电(记者 刘育英) 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官员今天在此间表示, 中国公民可自由使用国际互联网,中国与境外的信息沟通是顺畅的。
十四日下午,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络局副局长刘正荣针对某些国外网站被封的说法做出以上解释。并称,原因是其刊登了违反中国法律的内容。
刘正荣说,有些境外互联网网站刊登了违反中国法律的内容,主要是淫秽色情或恐怖内容,中国通过互联网服务提供商采取了必要措施,这是可以理解的和必要的。
刘正荣强调,中国没有针对某一国家或某一网站实施特别标准,中国采取这些措施 的信息也是透明的。
刘 正荣强调,在中国不能浏览的境外网站数量是非常少的,中国与境外的信息沟通是顺畅的,境外知名网站都是可浏览的。为保障沟通顺畅,中国互联网出口带宽从二 000年的二千七百九十九兆增加到现在的十三万六千一百多兆,五年增加了四十八倍,境内 与境外互联网的连通更加顺畅。

国新办称中国无人仅因网上言论而被捕:

http://finance.sina.com.cn 2006年02月15日 13:37 新京报

本报综合报道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络局副局长刘正荣昨日在北京说,到目前为止,中国没有任何人仅仅因在互联网发表言论而被捕。

刘正荣向中外记者介绍中国管理互联网的做法。他强调,中国管理互联网的做法符合国际通行做法。

刘正荣说,中国网民的言论十分活跃,内容涉及方方面面,其中包括政治性很强的内容。至于在互联网上的哪些行为要承担刑事责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里做了明确的表述。

中国的互联网市场是开放的,欢迎境外公司进入中国互联网市场开展合法业务,中国保护境外互联网公司在中国的合法权益。刘正荣说,任何公司都应遵守中国法律。

国新办称中国管理互联网方法符合国际通行做法:

http://www.sina.com.cn 2006年02月14日21:36 中国新闻网

中新社北京二月十四日电(记者 刘育英) 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络局副局长刘正荣十四日在北京强调说,中国管理互联网的所有做法都是国际通行做法。

2月 16

老夫老妻们的情人节怎么过?MW向大家提出了这个严肃的问题。今年运气好,不用为此苦恼,因为碰巧我们正好这天前往周庄踏青,乐得悠哉游哉。

周庄核心的建筑和几条河流已经被严实包裹起来,每个通向外部的出入口都有人把守验票。而外围的整个城镇都已经十分商业化,各种商店餐馆和娱乐场所希望能进一步发掘每位游客的价值。

周庄似乎已成为“江南水乡”的代名词,与我曾去过的同里各有千秋,又处处相似。这天不是周末,春节刚过,游人不多,天气不错。也因此幸未淹没在人海之中,可以安静地拍照,从容走过镇上几条小街,逛逛每个有趣的店铺,在每座老宅的明代木椅上坐坐,偶尔招猫逗狗。MW以吴侬软语和笑眯眯卖花茶的阿婆耐心还价。

在周庄一个僻静角落,一位阿婆坐在桥栏杆上晒太阳。我们向她问路,她指了路之后笑问我们,其实又像自问自答:“大家都来看什么呢?花一百块钱来这里,实在是没什么可看的嘛!”世代生活在这里,不解“市场经济”或“文化产业”为何物的老人的疑问,不知谁能给她满意的回答?对于我们,除了江南的小桥流水人家,以及沈万三后人盖起的气派民居,值得一看的或许正是那些生活细节和岁月流沙。下面用一系列照片来看图说话吧。(点击查看相册以及1600×1200大图)

小桥流水渡船

周庄著名的“双桥”,但似乎不如同里的“三桥”那样漂亮,因陈逸飞的油画而闻名于世。

河边的小饭馆,价格竟也不贵,可以仔细看看图中店门口的菜单。店主们会热情地招徕游人吃饭喝茶,但你拒绝时他们也仍旧是和善带笑的。

有趣的是那些仍旧保留了昔日痕迹的传统商铺与手工艺人——哪怕这种保留只是一种商业策略和文化上的“修新如旧”,对已经与传统疏远的游人来说也是饶有趣味的。 这些商铺主要在中市街和贞丰街上。

大澄堂,药店。穿过厅堂可以上到二楼的中医药博物馆,寂静无人的厅堂里陈列着各种器具和药材,从天麻海龙紫河车到穿山甲玳瑁。 “三毛茶楼”就在它对面。

大澄堂内的砖雕门楼。感觉周庄的砖雕门楼总体不如同里精美,据说是文革时期破坏较严重的结果。

茶馆内评弹的艺人与茶客。

草竹工艺坊和有趣的小玩意儿,还有老篾匠。

卖手编小包包的店铺和铁铺。

他在做不用胶只用楔子的木桶。她们在织土布。

扇庄,据说沈万三发迹前做的生意就是卖扇子。芦苇艺。 大约是淡季,有些铺子没有开门。

店门口的黄狗早已习惯每日面对无数陌生的面孔脚步和气味,一副悠闲自得的表情在睡大觉,却被我们惊醒了。

看过了喧闹店铺,日渐西斜,小镇慢慢安静下来。

然而在小小码头却仍旧一派热闹景象。游人们从这里登船体验水乡。

游览周庄,最好选择下午时分到达,闲逛后在小镇民宅中住下,看着一所向外人开放的小镇慢慢沉入夕阳,沉入黄昏和黑夜,并慢慢显现自己更真实一面,想来更有意思吧。第二天还能在大批游客到来之前离去,留给自己一个梦里水乡的好回忆。

下面是我们在周庄买的一个小玩意,猜猜这是什么东西?答案过两天揭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