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18

买家具买绿植打扫房子……昨天装一个宜家的大架子时光荣负伤,小腿迎面骨蹭破一大块皮。虽是小伤,但洒起酒精来难免龇牙咧嘴。

今天焦头烂额地订好了窗帘,坐公共汽车回到屋子里已经是九点半,又累又渴,再出去买袋子找箱子。

将近午夜,城市一角有两个工人在灯下赶制漂亮的窗帘,我们开始进行mission impossible,把一屋子满满当当的东西打包。一个难眠之夜。

明天早晨,将有一辆大卡车来,载走全部家当、两个人和一个花生猫。

就此挥别小西天,挥别生活三年的经纬、空间、街道和人群,走向城市另一角。

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