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 06

哈!
碰上我们出门,花生就在家睡觉,并且负责把我们忘记放在门外的水壶打翻,让水流一地。如果我们在家,会从窗户里把他放出去溜跶。用MW的话来描述:

白天时候,阳光灿烂无比。风也是静的。下午靠在床背上发呆,晒太阳,很是安逸。顺便把花生猫放出去。它自窗台跳下,在窗下狭小的泥地上慢慢踱步,让被太阳晒过的泥地温暖它小小的爪子;间或看着从绿叶中漏过的太阳光发楞,眼睛一眯一眯的,做出一幅春困得要死的样子。阳光中的猫毛金黄闪亮。突然之间,乌云掠过,小猫顿然失去光彩,世界也变得阴暗起来。不去管它,它兀自闻花弄草,无事乱忙。偶尔一看,它端坐在窗前一棵较为挺拔的绿树底下,昂头思考严肃问题,长久地思考。

有一天很热,他在外边晒得滚烫,心满意足回来往地上一倒,眼睛一眯,鼻子都是热呼呼的。

他还跟着我们,一起吃烤鸡吃皮皮虾吃嘎鱼吃牛腩,不过每次只要吃一点点就好,一看就是从小衣食无忧的小孩。

走廊悠长黑暗,我们中的一个出门去水房,花生经常尾随上去,又不敢离家太远,在半路发出凄惨婉转的呼叫声,似乎表露他对我们的无比关心和担忧,其实是害怕突然又莫名其妙地变得一个人在家。夜晚我出门去厕所,他总要丢下手中正在忙的事情(通常是打盹)溜出去,藏在犄角嘎拉,兴奋而激动地,等着打我的伏击,在我的回程中突然蹦出来吓唬我,然后飞也似逃窜回家。

夜里熄灯后,他就要鬼鬼祟祟摸上床来,睡在床角他固定的位置,压在我们的被子角上。我们对他委实不算客气,在他身子底下辗转起伏,有时还一脚把他踢下床去。但他仍会无怨无悔地偷跑上来,跟我们共享这张软软的床,哪怕整夜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梦里变成汪洋大海上的一条小船。

小区里还生活着许多猫,有的是野猫,有的是放养状态的家猫,比如便便猫、花花、黑猫警长、超级白胖胖、大乖、yellowwild及其儿子等等。每个猫都有曲折的故事,无奈的猫生,按下不表。

最近跟花生玩得要好的是yellowwild,他是一个未丧失性功能的公猫,成功地把有点瘸的黑猫警长打跑,霸占了附近的场子。有时天气好,他就会叫唤几声,甚至跳上窗台,邀请花生出去玩。
wildyellow2
wildyellow3

我们对这厮的主要意见是,我们怀疑他伙同其子到我们走廊里来撒尿画地盘。所以心情不好的时候,我们就会呵斥几声,把他轰走。

便便猫是小区里最早跟我们熟识的野猫,当年花生只有一个巴掌大的时候,我们都觉得便便猫简直就是一个大妈啊,那个fat ass!可是现在再一对比,觉得错怪她了,也就是一个丰满少妇嘛。何况她向来肯赏脸,平时见了跟她打招呼,她都会翘着尾巴走近来蹭两下算是答复。
便便猫

近来她的活动区域在小区南门一带,而我们住东门。有好几次,我们夜间散步从南门回来遇见她,她都会送我们一程。就像今夜,在微风和灯影中,她伸了个懒腰,放下正在睡的觉,不紧不慢、心有默契地追随我们,婀娜地穿过曲折的小径,抽空还要嗅嗅草丛里的野花。她跟着我们的脚步走了好几百米,直到那排冬青树丛的尽头,才停下脚步目送我们走远。

这也是个寂寞的女人啊。

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