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 28

是MW导师从教二十周年,弟子们为他筹办的庆祝party。包下“盒子”咖啡馆,有音乐、鲜花、蛋糕、祝福,有学生们倾力拍摄的影片,有堆满汽车的礼物。虽非弟子三千,却也美女如云,言笑晏晏,众星拱月,为师若此,也必自豪。虽未饮酒,也必微醺。

我坐在角落,做一个安静本分吃三明治水果饼干喝柠檬水的好家属,看影片中熟悉或陌生的面孔说着生动乖巧圆熟笨拙罗嗦之言语,且叹老师之牛。二十六为硕导,三十六为博导,而今四十六,坐拥名利,人生漫漫,明日如何?昔年任教北师大,老师才子之名已远播,身形修长面容明朗,谈笑纵横文采风流,亦是倾倒一众女生之杀手。而今弹指,人过中年,聚散得失,老师会怎样回想自己这二十年?

老师曾于饭桌上告知:并无吸烟嗜好,但近年已经习惯每日午夜睡前,披衣至阳台点燃一支烟,面对夜空陷入沉思。

曲终人散,我们乘车回家,一轮黄澄澄圆月高悬,下面是灯火星点的高楼和嶙峋树枝,像极城市应有的面貌。

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