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 05

周五下午,MW把从小区院子里捡回来的三花小胖母猫放了回去,因为听说她是楼上一户人家养的,估计是偷跑出来玩的。难怪她一点不像流浪猫,在我们家有恃无恐,一天吃掉了花生两天的口粮。小猫不在,花生有点失落。他东张西望,这里闻闻,那里嗅嗅,还把身子伏得低低的,眼睛凑到和那只小猫一样的高度,四处搜索。找了一通没有结果,他冲MW表示不满:“呜~啊~哇~”

MW拍拍他的头,说,花生,将来给你买个英短做老婆诺;还说,你不要吵,一会maomy下班,你又可以吃鸡蛋了。

花生就地趴下,眨巴眨巴眼睛。

傍晚我下班了,回到家从包里掏出鸡蛋,冲满脸期待的花生晃一晃。花生顿时来了精神,一路小跑过来,像小蜜蜂一样在我身边绕八字,眯缝着眼在我腿上、桌子椅子腿上好一通蹭;然后呲溜跳到我膝盖上,催促我,剥鸡蛋的动作快点,我等不及了!

照例,我吃蛋白,蛋黄一半给MW,一半给花生。我把咬成小块的蛋黄放在手心里递给花生,他边打着小呼噜边拿舌头卷着吃。可以抚摸他高高耸起的背。每晚六点,是多么愉快的时光啊。

其实花生小朋友的要求向来都不多,他要鸡蛋、妙鲜包,要干净清洁的猫砂,要同伴,要抚摸,要温暖,要不多不少的爱,要自由,要睡觉。

每次出门前,我们都会说一声:“花生,白白!” 花生一定会停下正在忙的事情,四脚立定,怔怔地看着我们,一脸呆滞。冲他摆摆手,然后关上门离开。转身的时候,就已经在期待和花生的下一次见面。

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