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1 2
11月 30

从寒冷空气的包围进入昏暗温暖的影院。随着银幕渐渐发亮,嗡嗡的人群慢慢安静下来。四下看去,一双双眼睛或者眼镜在黑暗中闪闪发亮。电影,还是要在影院里看滴~

上午先放《一个女人的身份证明》,再放《云上的日子》。两片加起来四个小时。以前从没看过安大师的电影,没想到看的第一部就让我睡着过去至少八次,大约是平日工作太辛苦,而安大师每个画面每段音乐都让人很舒服,演员的表演都很抓人,但情节不是他看重的,节奏也舒缓,所以……其实说这么多无非是想说明,他的电影蛮好的,睡过去不赖他。

眼皮沉重,身心松弛,意大利的优雅谈吐轻轻抚摸我的脸孔。当男主角和第一位女主角驱车行驶在白雾蒙蒙的乡间公路时,我对昏睡的渴望强到无以复加,偶尔从眼皮缝隙里窥到白茫茫的银幕,恍若置身梦境之中。睡了又醒醒了又睡,间隙中张皇四顾,邻座的一对也正把头架在一起睡得安详,前后也不乏低头啄米或仰面朝天之徒。

MW也睡了,但跟我的时间不完全重叠。这128分钟里我至少有100分钟是清醒的,跟她互相求证一下大致还是把握了本片的来龙去脉和大部分细节。总的来说是一个男人同两个女人的爱情故事,他以为自己的爱可以改变别人,但最终发现一个是双性恋,一个怀了所喜欢的年轻男孩的孩子——有点像村上的《寻找斯普特尼克恋人》?

人的孤独、不可沟通和难以改变,感情的脆弱和易变。

接下来的片子是《云上的日子》,从头看到尾没有睡觉,因为里面有中国人熟悉的苏菲·玛索和让·雷诺,有那么多美女型男,时不时的还全裸激情出镜。

11月 25

www.365key.com,提供叫做“天天网摘”的服务,可以查看他们的F&Q,从这是什么、应该如何做到具体应用方式等有很详尽介绍。

其实已经看了好一段别人的网摘了,比如keso的网摘。信息量蛮大,对于informania们是个福音。今天刚注册了帐号,初步用了一小会,感觉不错。

我的理解是,当你浏览网页时,可以很方便地将你认为有价值的页面的链接分类存储到该网摘中去,这样方便汇聚归类每天浏览的信息,尤其是对于共享十分便利。目前已有很多人在做网摘,你可以选择自己感兴趣的主题浏览,或者订阅(大约会发到你的信箱),或者用rss阅读软件下载。

horse很高兴地提到Google快讯试用——强烈推荐,他认为google替大家做了剪报公司的工作。而“天天网摘”实际上再一次充分体现了“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共享精神,出于共同的兴趣爱好,人们非功利地将自己浏览、分类、过滤的信息提供出来,这是个非常好的平台。它与带有更强原创性的blog相结合,提供了更美好的信息传播渠道。

正如我现在blog首页左边,google搜索框下面的那几条,就是我刚才顺手摘下的页面。我只需添加如下代码:
src=”http://www.365key.com/jsDays.aspx?name=maomy&days=5&encoding=GB2312″ mce_src=”http://www.365key.com/jsDays.aspx?name=maomy&days=5&encoding=GB2312″>

于是对于我的网摘,你从365key的网站可以看到它;会自动出现在我的blog页面上;如果你去订阅了,大约会经常发到你的信箱;你还可以像订阅blog那样用rss软件每天下载阅读,我的rss源是http://www.365Key.com/rss/maomy 该网站还提供每个用户的分类rss,以及全站分类的rss——这就意味着,你可以订阅“八卦”、“游戏”这样的分类信息了。

我未必每天有很多时间来浏览,所以我个人的网摘就让它细水长流吧,搜集那些有用和有趣的东西。

怎么样,难道你不想来尝试一下么?对新鲜的事物保持敏锐和好奇,努力发掘它们对自己的价值,想象并创造新的可能性,这无论对个人或这个世界都好处多多。让我们感谢创造这一切的人们,让我们也积极投身于能缔造未来的creative industry。

11月 23

最近我们俩都做了些重要选择,以及放弃另一些机会。前两天从别人blog里看到一篇采访某名人的报道,当初找工作时有不小可能就在他的部下干活了。不由得想了一会儿,当初的选择究竟有多正确?如果去了那个行业,而今的生活可能完全两样了,孰优孰劣岂是三言两语分明得了。惟有将如今的选择分岔于原来的某一枝头上,希冀落地开花,秋后结果。

——–

运动有时候好像会上瘾,骑车、游泳,欲罢不能。

最开始还一本正经每天写骑行日记,记录数据;后来变成一周记个总里程、时间;再后来也懒得记了,反正到今天快700公里了。一周连续五天骑车,感觉有点恢复不过来,周五的时候大腿更容易疲劳。周末大吃大睡两天,周一骑车觉得轻快无比,轻松把最高速度骑到47km/h,平路的时候一般都在33、34,冲几下就是36、37,40分钟就从单位到了马甸三夫。

讨厌逆行和闯红灯的骑车人,还有过马路不看车的行人……如果啥时候我安全行车无事故的记录被打破,估计就坏在这帮家伙手里……性命要紧哪,自己小心再小心吧。

中午去游泳,国家队训练的场馆条件比清华跳水馆还要好不少,一个人一条泳道,安静。默默地游蛙泳。最后摸索了一会爬泳,还是爬得上气不接下气,等周四吧。

游泳一小时,体重轻一公斤。

——–

难得上一次MSN,一个老友突然发来信息说,你的blog激励着我每天锻炼身体。我说荣幸荣幸,突觉一丝温暖。

认识他已有八年,并非一直保持紧密联系,却总有各种各样的人和事,每过段时间就把我们联系在一起。此君似与中文系女生分外有缘;一度发福后来又积极健身出落得玉树临风;而今混迹游戏业界做有为青年高层;号称最近为了遛其犬子每晚在清华骑车三个马圈;其签名档千年不改,最后一句话记忆犹新:“成功,是我们的宿命”。

是的,doom君,以及小they贩子破珊Horse莽哥等等等等一干猪朋狗友老小有为青年们,祝咱们从成功走向成功。

11月 22

开始这个blog的时候便抱定了游戏的心态,叫喊一声“一起来玩BLOG游戏吧”。然而一个严肃的游戏却不是轻易可以放弃的。

席勒说:“正是游戏,只有游戏,才能使人达到完美并同时发展人的双重天性……终于可以这样说,只有当人在充分意义上是人的时候,他才游戏;只有当人游戏的时候,他才是完整的人。……它将支撑起审美艺术和更艰难的生活技艺的整个大厦。”

赫伊津哈认为,“文明是在游戏中并作为游戏而产生和发展起来的”,而真正的、纯粹的游戏则是文明的基石,文明自始至终是一场游戏。

麦克卢汉则将游戏称为人的延伸。

我在硕士学位论文里总结的“游戏”的定义则是:人们以愉悦为首要目的,自由、自愿参与的一种具备一定规则、存在一定目标和竞争的活动,这种活动与现实日常生活相对隔离,能让参与者拥有一定共同经验甚至形成某种共同体。

……

目前看起来,我的blog实践达不到奠基文明或完整人性的高度,但大约还是符合我自己对“游戏”的认知的;第一篇blog里提到的“有意义、有价值、有趣味”也算一以贯之。

我错过了水木blog的初创期,但赶上了它的成长期和青春期,在这里结识了新的朋友,从而为自己的人生发掘了新的可能。当然伴随水木这第一代blogger的长盛不衰话题还包括访问量、香艳标题、推荐之合理性必要性以及水木blog隔三差五的假死。有人淡出了,有人还在活跃,我向其他管理员感叹道:“如今的点击排行怎么了?大家的品味这么差了吗?以前的热门文章没有内容至少还有香艳标题,但现在好多文章什么都没有了!”

当然好东东总还是有的,总有人在认真经营自己的blog,认真地思考和写作。虚荣和繁华都是暂时的,blog能带给你什么看得见摸的着的利益吗(不晓得有没blogger通过google广告挣到钱了?挣到了一定要告诉我,我也弄一个去)?还是忠于自己的内心比较重要。

在别人那里留言时曾说过自己写blog,首先是为自己,写自己关心、感兴趣和对自己有用的东西;其次再为朋友,写朋友关心和感兴趣的东西;最后才是那些公众关注的热点焦点。其实还有一条,生活比写作重要,人不能成为blog的性器官;追求幸福是我们的第一要旨,而行动往往比言词话语是更有效的途径——当然职业作家写手除外。

十万对个人是个不小的数目,尽管里面有无数来自搜索引擎的机器人和不少朋友的重复访问,但想想有成百上千的读者看到了你的文字和想法,这感觉不错,尤其如果有人还表达了一些赞赏。

十万在数字时代又是个超级小的数目,它还赶不上门户网站里某条鸡零狗碎强奸碎尸新闻在几十个小时里的点击量。

所以说,这只是一场游戏,如何努力地让它不虚无,让它给你带来些什么,是每个游戏者最重要的事情。否则的话,大约你很快就会拍拍屁股玩完走人。

其实那也不要紧,只要你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天地,属于自己的幸福。

11月 22

这是清华经管学院杨斌教授11月19日的一次讲座。主题是关于企业和团体可能遭遇的危机,及如何应对危机。看得出来杨斌具有丰富的MBA教学经验,生动清晰的表述,丰富充足的案例,信息传播的效果是很不错的。我坐在台下边听边想,希望自己也能达到这样的水准。

讲座中播了电影《大事件》的两个片断。一是胖警察遭遇任贤齐扮演的绑匪并被后者用枪指住,他立即惊惶下跪举起双手求饶,孰料被躲在暗处的电视台偷拍并播出,再加上某议员义愤填膺的指责,激起民众的愤慨,香港警方的形象和公信力出现危机。其后的片断,是陈慧琳饰演的女警为应对此危机而特别制作的电视画面剪辑,包括因公殉职的年轻警察的年迈父母和同为警察的女友的访谈;一位卧在病床绑着绷带平静讲述自己被匪徒AK47击中晕倒、隔天醒来便被告知必须截肢的警察的特写;那位被曝光的胖警察沉痛而平静地表示,自己并未违反任何警队规章,警察也是人应该尊重自己的生命,况且自己要是死了,谁来照顾老婆孩子(镜头摇至其身边面容悲凄的老婆和嗷嗷待哺的婴儿),随即他坚决的说,如果有机会再让我选择一次,我还是会下跪求饶……看到此处,众皆叹服,在这样的情感调动和唤起下,可能爆发的形象危机想必会在观众感动的泪光中消弭无形吧。

虽然讲的是危机应对,但其实他提出的“八必”即八条原则,似乎都是针对如何应对媒体,形象传播,保持良好公共关系的内容。现抄录备忘如下:

·FFF, First Person, First Time, First Place。

机构负责人在第一时间到达第一现场面对媒体和公众。

·SAS,See And Seen。

让人们看到机构最高负责人在事后亲自采取了行动,包括发布新闻和表态。

(对公众,形象胜于事实,感觉重于事实,态度重于行动)。

·PPP,People, People, People。

救人胜于救物,人的生命和尊严高于一切,以人为本;以及,以情动人(如《大事件》的案例)。

·WC,We Care。

对所发生的事表示遗憾(但不是道歉!牵涉责任问题)和关心。

需及时把握舆论,使组织行为与公众期望尽量一致,积极姿态。

·TTT,Tell The Truth。

绝不说谎,不编造理由(但不等于把真话和盘托出)。不发表不准确消息。

·OOO,Only One speaks Out。

以组织作为唯一权威的信息发布源头,且只有一个出口(新闻发言人),避免自相矛盾。

一些细节,如新闻发布会在组织外的地方开(便于控制人员),尽量避免组织名称和logo的出现(减小对形象品牌的损害),提前公布召开发布会时间(给自己一个应对媒体轰炸的缓冲)等。

·KISS,Keep It Simple, Stupid。

简单直接,和“拙”,而不是给人油嘴滑舌、事先准备、官腔的态度。

要诚实,不作推断,不使用行话,不推卸责任。

不回答任何在“虚幻假设”基础上的问题,回答时仅以事实为判断的出发点(我记得章启月对外国记者用过这条)。

·PASS,Partner All Shareholders &
Stake-holders。

找出利益相关者,尽可能结盟;可能损害谁的利益,谁是最关心危机的人?有针对性处理。

邀请公正、权威性机构来帮助解决危机。

除去这八条原则,杨斌还做了些记者行为分析,对于和媒体有一定认识的人来说是很自然的事,但实际上很多人还是没有这样的意识。比如记者报道无法绝对客观中立;他们受到报纸工作流程的制约、老板、交稿时限的逼迫;媒体不是敌人,记者并未被训练来专门搜寻你的负面消息并来羞辱你,应主动提供新闻素材,主动合作……呵呵,不过这些都是基本意识层面的东西,具体做起来,技巧应该还挺多的吧。

此外,我发现这些原则假如被应用到个人面临危机时似乎也蛮合适,比如婚姻哪感情哪家庭哪遇到突发事件时,像什么KISS、TTT、SAS的,哈哈,看来这也是个做人指南哪。

翻页: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