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1 2
9月 23

你可以说是为了向一个网络论坛的倒掉致以最轻微不足道的哀悼和怀念,也可以说是因个人生活中头绪纷繁而思绪纷乱并因此失语,或者说是压力,是对每日所行之事的空虚无谓感和对理想的虚弱无力感所导致。

重新开始更新需要理由吗?

人总是要行走,要饮食,要思考。对于一个写字的人来讲,不存在写或者不写,想或者不想的选择,只有写在哪里的区别。

对于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的旧日足迹,不知道何时才能重拾那种彻底放松全无牵挂的心境。面对即将到来的青岛之旅,前前后后,尽是忙碌,纵温婉如MW,也不免抱怨难于长舒一口气就此躺倒晒太阳什么都不想。对于她 有朋自远方来 中流露的喜悦,我也为之欣喜,这一年来似乎做了不少事情,面临许多契机,然而也经常会对自己和环境不满,不满缺乏将诸多契机转化为于我有利之现实的能力,不满这生活罅隙竟如此狭小,除了滋生懒惰便难以容下茁壮的绿色嫩芽。偶一眺望,来路来得吃力,去路去得曲折。

重新健身已初有成效,愉快。十一以后计划开拓新的运动领域。每个二十四小时里做的事情,真正属于自己喜欢的能有多少分钟?为什么不放纵自己的愿望?

喜欢的还有走四方。青岛,人人口中传颂的美丽,你能不能用清风和海浪涤荡在北京沙尘暴中日渐发黄粗笨的羽翼?期待。

9月 23

翡翠岛之后我就被烤成了BBQ,娘子当时的bbs签名档是“来自2035年的美少女战士,皮肤黑黑,走拉丁路线”。

后来就有了下面这样的流水帐游记。张贴于此,用记忆中的阳光、海浪、咸咸的气息、流星、彩虹、欢笑和全身心的放松,为即将到来的青岛之旅做一铺垫。

发信人: maomy (BBQ超人~嘿咻嘿咻), 信区: SJC
标 题: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1)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Mon Jul 29 02:17:40 2002)

前往翡翠岛是不到一周前动念的,刚拿到的稿费让我很happy地去三夫买了装备,从
eurohike225帐篷、睡袋防潮垫到驱蚊药膏。期望在经年累月且不见尽头的忙碌之中
偷得浮生数日闲。自去年冬天,不记得和多少个朋友满怀憧憬地叫嚷过:“我们去看
大海吧!”

呼朋引伴多日最终六人成行(现在回想,不能去的孩子们真是可惜)。25日清晨背着
借来的70L的wolfskin大包神气活现地和大家赶往南站,东西不多,但是为了把防潮垫睡
袋帐篷都用一个包搞定煞费了番苦心。9点刚过,大家精神抖擞上了开往昌黎的空荡火车?
车票20元/人。

用打牌和睡觉消耗了4个小时,近1点登陆昌黎。买好回程车票后,找到位齐姓面的大叔。
随后安顿在传说中的八方饺子馆,四个人挑来5斤12个螃蟹3斤皮皮虾和近10斤的蛏子
贝类。偶的螃蟹只有一个还算肥:( 蛏子甜香,贝类爽口,皮皮虾虽属低档海鲜却让大
家吃得够爽,我们还一致认为他家的西红柿鸡蛋和黄瓜都好吃的紧。海鲜价格是222元,
另收30加工费和几个小菜价钱,青岛啤酒不错哦。

拍着肚皮叫嚣着冲进超市,洗劫了大堆食品后便由师傅拖向翡翠岛,路边还捎了俩大
西瓜——btw.什么都比清华的便宜。

疾驰在公路上,风里似乎就有海的气息,视野中突然出现一抹蓝色时,有几个人
开始大呼小叫。从公路上转弯过桥,齐师傅说这就算上岛了,两边停了渔船,正是涨潮
时分,有人在金色阳光里甩开钓线。随后五里坑洼土路,翡翠岛大门20元/人门票,又是
五里土路。身边沙丘开始升起,车停在沙山和大海间的停车场上,把一干人货丢下便扬长
而去。

此刻阳光正烈。泡泡和我脱了衣服开始扮苦力。大包也就罢了,刚买的大堆食物和饮水真
是折磨人。最终六头骆驼焦头烂额把行李搬到了我看中的扎营地点——遍地绿草,面朝大
海,背倚灌木,沙丘怀中,小小高地。

新买来的ehike帐篷还没打开过,于是在worm的专业水准翻译下就着英文说明开始安营扎
寨。果然是Two heads are better than one,虽然我花了最长的时间,却自认为扎得最
漂亮最技巧——不光相比于同伴的两顶,也是我们后来在巡视了周末时身边多出来的几十
顶帐篷后得意洋洋地得出的结论。

空旷的海滩和澎湃的涛声在呼唤。在泡泡、小马、阿甘和summer冲进海里好一阵子之后,
我们才奔向大海。放眼望去海里再没别人,属于自己的宽广天地,哪怕只是片刻。东方海
平面上层云密布,太阳渐渐滑落沙丘怀抱,映出火红晚霞,海面金鳞跃动,迷离了我的目
光。仰泳看见一方湛蓝天空和洁白云絮。闭上眼睛沉入海平面之下,全然没有紧张。在海
里回望夕阳中草坡上三顶帐篷如盛开的鲜艳花朵,心里很是喜悦。

一直在海里呆到夜幕低垂,才跑去300米外露天浴室冲凉,地下水冰冰的,在风里边哆嗦边
抬头看星星。冲完清清爽爽觉得肚子饿,摸黑一通乱啃,他们捎过来的烤玉米很香甜。
一切都有些不大适应的手忙脚乱。手机关掉,手表没有,就让我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吧。

正在帐篷里胡思乱想,听见summer惊喜地叫着月亮。从帐篷门望出去,一轮雪白圆月正对
着我们从海平面上冲破云层而出,海上风平浪静,一线月光洒在海面上。于是出门遛弯,
踩着凉凉沙地,回头看见沙丘上方北斗倒垂,月亮越升越高,波涛轻轻卷上沙滩,四外无
人。正出神间,偶一抬头,划过一颗流星,恍如梦中。不久又是一颗掠过天顶。

穿了短袖长裤出门,胳膊被饥渴的母蚊子暴咬。后来学乖了晚上一直长袖长裤。最后一天
夜里短裤在外面转半天居然没被骚扰,看来周末人比蚊子多,所以根据抽屉原则,蚊子
不大有空来叮我了……后话且按下不表。

尽兴后回帐篷睡觉,一时间却哪里睡得着。外帐门掀开着,月光隔着内帐的纱渗进来,迷
迷糊糊躺着,寂静中只听得海风低吟的温柔和海浪拍岸的缠绵。半夜醒来出帐张望,奇异
的感觉有如置身另一个星球:如雪的月光下沙丘曲线柔媚,海面银白,四下无人,空旷
寂寥,灌木在风中轻轻摇曳……我很想嚎叫几声,又怕惊了同伙的好梦。为了打破这种幻
梦之感,只好选了处地方撒尿(到了周末,我一觉醒来,发现俺尿过的几处地方都被人扎
上了帐篷,又不好意思去和人说,咔咔……)。

后来我躺着,听到了好些海鸟的叫声,还有隔壁偶尔传来的鼾声。

发信人: maomy (BBQ超人~嘿咻嘿咻~换个新发型), 信区: SJC
标 题: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2)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Mon Jul 29 12:49:13 2002)

帐篷里有些热,早晨被泡泡大呼小叫惊醒的时候已经六点多了,钻出来看见很灿烂的阳光
和清晨明净的天空海滩。伸个懒腰想起昨天大家说好四点起来看日出的啊?后来有人跟
我说,泡泡手机四点半准时响了,但是他困得死活不相信现在有四点半了,肯定是手机搞
错了!关掉继续睡……真是猪头啊!

大家都去海边散步捡贝壳了。爱干净的好孩子照例走过300m去洗漱。起床就一直穿着泳裤
光着膀子,很惬意地走在沙滩上,海水和昨晚相比退下去二三十米,沙滩上全是螃蟹挖出
的小洞,七零八落。恶狠狠地用吃面包抹花生酱的不锈钢勺挖啊挖,直到挖出一个惶恐的
小螃蟹,把它八脚朝天的戏弄一番之后才心满意足地扔回大海。浪花冲上来无数贝壳和海
螺碎片,没见着特漂亮的,捡起来打水漂玩儿。水洼里尽是小鱼钻来钻去。本着不能吃的
东西一概不荼毒的原则只是欣赏欣赏了事。看见一片烂木头在水里移动,捡起来是只寄居
蟹,四只爪把木头嵌在自己背上,另四只到处乱爬,放生。其实走在清晨大海的尽头,看
偶尔掠过的水鸟,踩着细密清凉的沙纹,留下一串脚丫子,才是最心旷神怡的事情啊。

散心之后开始犯懒,十点来钟开始有游人出现,拖着防潮垫来到沙滩上,先晒肚皮,再晒
脊背和PP,不到一个小时,打了几个小盹儿,全身被烤得滚烫滚烫。worm同学在腿上抹的
曼秀雷敦spf130防晒霜后来产生了实在效果,有我通红的烤肉皮肤作为对比组试验结果。

晒暖了大家跳下海游泳,泳镜泳帽装备才是水仗无敌呢。往大海深处游,不一会儿就到了
浴场安全线,浮标和小红旗外边远远的水天交界。在海水中蛙泳,浪来前抱水,浪尖上探
头,然后一低头绷身蹬腿扎入波谷,那份跌宕起伏的快乐是泳池里不可能有的。不过海水
好咸哪。上岸后大家玩飞盘,打排球,借着球门summer和worm还踢了会点球,基本都不用
我费劲就扑出了:)

太阳晒在头顶,洗了今天第一个凉水澡,头顶和地面都如同烧烤,身体也由内而外地炙
热,让冰凉的清水流过皮肤,冲去盐分和燥热。在停车场旁凭海临风的凉棚里吃了自带午
餐,烤里脊真是香得不行。走回帐篷时发现大家都被正午的太阳折磨得发蔫了。诺大的岛
找不到阴凉处扎帐篷,正午时分的帐篷有如蒸笼,里边至少四五十度,傻眼了,不想蒸桑
拿。而且脊背大腿肩膀都开始起反应了,滚烫紧绷,这才是热铁皮屋顶上的猫哪。

灵机一动,夹着防潮垫来到停车场旁凉棚里,现在游客不多,长椅有空。我和worm一人占
了一条,铺上各自垫子就旁若无人地睡开了。太阳很毒但是晒不着我们,海风劲吹。觉得
皮肤实在烫得不行,躺下就疼,于是洗了第二个凉水澡,开抹修复啫喱,湿毛巾盖上肩背
肚皮朝下趴着睡。很得意地换了新发型,冲天小辫露出额头,颈后头发散落肩上,蛮复古
的又有点像日本武士。趴着一会儿就睡着了,醒来一时间不知今夕何夕置身何地,满眼的
沙滩碧海蓝天漂亮得像最美丽的画卷。环顾四周发现游客多了好多,每条椅子上都坐了三
四个人,自己却占据一条长椅装束怪异地呼呼大睡,有些不好意思。洗完第三个澡懒洋洋
踱回帐篷去,很同情四个在帐篷里热得哼唧哼唧的家伙。

接着去游泳,下午浪比昨天大了好多。在浪尖冲来的时候跳跃,然后躺在波浪里体会大海
的脉搏。不停游了一个多小时,在最靠近远端安全线的区域享受宁静和海水的抚慰。浴场
外边是游船区,有驾摩托艇出海的人,冲出笔直的白色轨迹。

然后是第四次洗澡。周五下午人渐渐多了起来,在其它高地和洼地里看到一些别的帐篷。
停车场上搭建了座十几人的军用帐篷,一个飞行俱乐部来了。先是在沙山上玩滑翔翼,彩
色大伞真神气。还有在平地上玩类似风筝的东东,我不知道学名,几乎就是按滑翔翼成比
例缩小的,左右手各有一根绳操纵方向来迎风,绳长固定,大概二、三十米。听着头顶上
的它们划着弧线像大鸟一般呼啸而过。后来他们又弄出一架滑翔机,戴着头盔的驾驶员
让它突突突的助跑几十米就飞上蓝天,还从我们帐篷上方飞过,在岛上来回盘旋,泡泡
嚷嚷着要做个弹弓子把人家打下来,我就希望打下来也别掉到咱营地上,呵呵。有三个人
去滑沙了,我嫌太热打算以后再去。

夕阳西斜,大家爬上沙山看日落。他们都想知道山的后面是什么,其实还是山——我边念
叨边一步一滑爬上山。山丘背风面很陡峭,树林、草地和沙地交织着像远处延伸,景色依
稀相识,让我想起五年前的敦煌鸣沙山。相似的沙丘,相似的艳阳,海边和沙漠不同的夏
日气息,五年前后不同的我。六个人在沙丘窄窄的顶端坐成一线,静静地望着太阳在云层
之间缓缓滑落,沙丘迎风面和我们的营地渐渐沉入暮色,滑翔翼依然沿着那边斜坡飘下,
滑翔机作了最后一次盘旋后试图降落,第一次可能因为风大险些冲进海里,第二次平安
着陆。玫瑰红的太阳把我们的脸和西边天空云层的下表面映得暖暖的红。

太阳落山后大家兵分三路,有回帐篷的有去买烤玉米烤肉的有坐在沙丘顶上把面包片和榨
菜吃完的。最后在烤肉处集合,比较郁闷地发现周末时分他们已经被各种旅游团体预定,
吃了来玩的另一伙人煮的大盆手擀面,配上鸡蛋榨菜的卤,香得一塌糊涂。吃饱肚子去海
滩上的摇椅坐着,白天会有人来向你收50块钱,夜里的海滩更加自由。晃着晃着唱歌,天
空从灰白变成漆黑,眼前出现了闪烁的星星,风越来越大,海浪咆哮着冲上沙滩,漫过了
白昼里被践踏得千疮百孔的沙地,退去时留下淡淡泡沫和平缓沙面。

慢慢沿着沙滩走回营地,今夜月亮还没出来,然而星斗密布尤胜昨天,看到久违的银河,
一眼找到北斗和北极星,随后是仙后座,争论了一会天琴天鹰和猎户,再度看见流星穿过
天顶。正高兴间,一颗流星坠入海平面,留下长长弧光。星光下的帐篷给人安全舒适的感
觉。

很快在呼啸的风声涛声中睡着,睡惯了床如今躺在地面上感觉格外亲切和安稳。

发信人: maomy (BBQ超人~嘿咻嘿咻~换个新发型), 信区: SJC
标 题: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3)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Tue Jul 30 01:51:42 2002)

帐篷里睡到不知几点,被喧嚣人声惊醒,不时有亮光射来。拉开小缝迷迷糊糊探头出去,
四周全是人在扎营,头灯手电,叽叽呱呱,大概凌晨两三点吧。风很大,不理他们继续
睡觉。四点多泡泡等人叫嚣着起床,天色发白但是云层密布,看来日出是无缘得见了。
那就继续享受安逸的假期美梦吧。

六点多一干人从海边回来,嚷嚷着要把螃蟹塞进帐篷,不情愿地起床。钻出帐篷,清新
空气迎面扑来,四下一看险些分特,少说二十顶花花绿绿的帐篷如夏日雨后的蘑菇一般
从身边冒了出来,原本空旷的草地一下热闹起来,人倒不见几个,想是在补觉吧。去洗
漱的路上巡视了一番领地,这些帐篷大概一半是各色的ehike225,还有些探路者、奥索
卡之类,president的估计都是在岛上租的,在风里抖抖索索的。

让裸露的皮肤亲近了清晨的空气,和树木青草海浪打过招呼,天边的乌云越来越厚,开始
下雨。钻回帐篷早餐,雨越发大了,泡泡小马summer阿甘开始收拾东西开拔。七点多和他
们再见的时候雨下得正紧,满耳都是呼呼风声,那就睡个回锅觉吧。

再度醒来雨已经停了,懵懂出门,印证了周末海滩上人比沙多的传言——尽管今天天气并
不理想。身边的那些人是绿野组织的,在风雨间隙铺开地席用炉头开始做饭。午饭时间,
帐篷边的草地野餐,肉罐头小零食和面包,与蚂蚁的斗争。有人在草地上玩棒球,放风
筝,拍照,沙地上左一圈右一圈打排球的,因为风雨昨夜的潮水涨得特别高,足球场被淹
没了,一群人兴致高昂地在齐膝的水中玩手球式足球。虽然很喧闹,但却别有一番生活情
趣。

裹了防潮垫,带上巧克力和书出门准备睡午觉。走过阴霾天空下的海滩,人头攒动,近海
里全是冲积的泡沫,许多没换泳装的游人站在浅水里嬉戏。稍远的地方居然有人在玩滑
水,看不大清楚,应当是把脚固定在滑水板上,以手里的类似滑翔翼的小伞来风力驱动,
破浪前行,pretty cool。沿着海滩走出很远,在滑沙的陡坡旁边铺开躺下,一不留神垫
子几乎被风刮走。躺着看人滑沙,排队的人密密麻麻沿着山脊延伸,山顶不时有人尖叫
着滑下,控制得好的直接冲进了大海,也有过于紧张的在半路上就翻车打滚。一只海鸟冲
进浪花间,漂亮地抓起一条鱼。

突然又开始下雨,狼狈又开心地跑回帐篷。不一会又停了,这次就在门前不远的草地躺
下。worm正兴致高昂地念《生存手册》上关于救生小包包的段落,据说不到两分钟,一回
头就发现我睡着了。微腥的草地和海风的气息,湿润的空气,透过云层的阳光再度把裸露
的腿烤得更红。

醒来之后微微有几线阳光,游泳去吧。今天的浪不同寻常的凶狠,最高的大概有一两米
高。还是努力冲破大浪游到了最远的安全线旁边,波浪涌动是我无法抗拒的,然而让自己
的节奏和它们的节奏渐渐融合,就不会感到疲惫和害怕,剩下的就是享受凶狠外貌下的温
柔了。在近海岸的地方倒更要小心,稍不留神就被浪头打翻在地拍进海里,狼狈地爬起来
脸上咸水横流。

去淋浴的路上看到了至少百顶帐篷,从东到西的海滩和沙丘上少说也超过千人,停车场被
塞满了,原本宽松的浴室居然挤的转身都困难,全是些肥胖丑陋的肉体。唉,突然想起
过境的蝗虫大军。不过冰凉的水帮了我的忙,很多人都是抽着凉气往龙头底下一钻又赶紧
哆哆嗦嗦出来,我瞅准机会往水流下一站就一直冲着不出来了,慢慢洗了头,又用香皂擦
了全身,倒也赢得一些敬佩目光。

回帐篷在背包里放点吃的,捧了中午吃剩的半个大西瓜出门。到了烤肉的地方还是说要先
给旅游团做。于是要了两碗面条,淅沥胡噜吃干净,再消灭了西瓜开始散步消食。

三天的游玩带来了些疲惫,沿着咆哮了一天渐渐平静的大海边缘走到两张竹躺椅前躺倒。
灰白的云层在天空中游动盘旋,全身都渐渐放松下去,只有目光随云朵游弋,默默不语,
且听风吟,慢慢不知是睡是醒。云卷云舒,天顶云层变得稀薄洁白,渗出蓝天,仿佛薄冰
刚刚开始丝丝凝结的碧蓝海面。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这样的安宁轻松,幸福而颓废
,一生中又能有多少这样值得珍惜的时刻。

继续沿着海滩行走,沿着滑沙者上山时在陡峭坡面上铺的木轨道向上攀登。山腰灵光乍现
猛一回头,东面天际竟悬挂着一道彩虹!赤橙黄绿蓝靛紫,在两截乌云间清晰如画,惊喜
之余有如置身梦境的奇妙感受。不过几分钟,彩虹便消失无踪。上到沙丘顶端,太阳在云
层之后仍未落山,海面烟雨凄迷,然而从北到南的东方海天相接一线却呈现出美妙绝伦的
颜色渐变,那是言语难以形容的自然造化。只有静默不语,把这瞬间的美好放在心间。

很快天黑,回到烤肉摊,要了大概五六十个烤鱿鱼、牛肉和猪肉串,味道不错,就是太小
了点,还有烤馒头片儿。在星月全无的黑暗中往帐篷走,却发现那片高地上下午新搭建的
大帐篷前灯火通明——他们自带了发电机,居然在放投影,也不知是什么三流连续剧。真
是纨绔。不过我喜欢他们带来的那条大麦町,还有条褐色的长毛大耳朵小狗狗,两个家伙
都很乖很漂亮,下午看云的时候还见到了后者在海边的狗刨。

旅版来玩的人大概下午四点左右抵达,在我们旁边搭起了四顶帐篷。想到他们明天一早就
要离开,只看到了一个拥挤的翡翠岛,不禁有些替他们惋惜。

凉爽的夜晚好睡觉——不对,我发现我已经过着猪一般的生活了……然而反省抵挡不住睡
意香甜的诱惑。除了夜里下雨惊醒起来关了一次外帐的门,就是梦中一宵听雨到天明了。

发信人: maomy (BBQ超人~嘿咻嘿咻~换个新发型), 信区: SJC
标 题: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4)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Tue Jul 30 02:26:44 2002)

新的一天不知何时到来,帐篷外风雨一直不停,心情和呼吸一样平和悠长,并没有因此
着急。全身到处疼的不能接触,这也算是翡翠岛赠品之一吗?光着膀子穿着短裤去洗漱
——自此四天内早晚洗漱的文明习惯圆满保留,雨伞在狂风暴雨中形同虚设。海滩上有
人大喊大叫地裸奔,嗯,好像还有泳裤。

在帐篷里边聊天到约摸十点来钟,旁边旅版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早早开拔走人了。雨丝毫
没有停的意思,那好,收吧。先把所有用品打进大包,然后内外帐分离,在外帐里把内帐
带着沙草草卷起。叹息一声,豁出去了,光着冲出去拔地钉,收外帐,片刻就全身湿透。
背起大包的一刻肩膀疼得要命,两人狼狈兮兮在滂沱大雨和肆虐狂风中往停车场走去。一
路眼睛几乎都睁不开,还好隐形眼镜没冲掉,呵呵。

躲进路口小商店顾不上擦干,开始打电话,手机潮潮的不出故障真是幸运。齐师傅居然说
不能来。停车场的大巴中巴也都见死不救不肯多带两个人。最后还是齐师傅找到另一个
开夏利的师傅,和我电话侃价到50块,嗯,想想人家冒着雨走这么几十公里来时还放空,
也算公道合理了。等车来的半个小时一直喝着北京带来的小二锅头,果然温暖,就着压缩
饼干尤其香醇,嘿嘿。

1点半到达昌黎县城,仍然在八方饺子馆休整,这才有空换上干衣裤。我们背包的防水性能
都不错,包里一点没湿。遗憾的是雨太大,老板娘打电话的结果是县城里没处卖海鲜——
回北京之后我才知道这个坏东东叫第九号热带风暴“风神”,弄得中国东北部沿海全都
风雨肆虐,kick its pp to death——于是很满足地吃了西红柿鸡蛋拍黄瓜冰葡萄空心菜
和香辣鱿鱼,五大盘历时仅一刻钟,饿啦,而且的确味道很不错呀。

吃饱兴致就来了。撑伞出去逛街,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雨中的小镇清洁安
静,狭窄街道低矮树木,在这里居住其实也不错吧。先去福田超市采购了腐败食品,然后
到了邮局,把已经被雨水打湿的翡翠岛明信片(是门票的一部分)寄往爸爸妈妈那里。顺
带看了看饰品店和音像店,没有蜡笔小新,看来昌黎人民文化消费还不够时尚。电影院前
的喇叭吆喝着《雾宅》,他们居然还放朱时茂和陈红N年前的国产小片?时间不够,就没
有考察以baleno为代表的昌黎服装业界和以梅林凯为代表的化妆品业界了,当然我也遏制
了自己进网吧上bbs删文封人灌水的欲望。

成就感足足地回到八方,背上大包走向火车站,在一顿狂挤后顺利登上4:44发动的火车,
望着过道里拥挤站立的全身滴水的人,深感自己预先购得坐票的幸福。遂胃口大佳,四
小时消灭所有食品,9点刚过踏上了北京南站的地面。回清华,吃西瓜,灌水。

花费的是四天光阴和200元人民币出头,得到的却难以估量。

9月 13

寂静之城

本blog自9月14日起暂时停止更新。

9月 08

Arts of speed就让人很长见识。对于速度的不同感受、观念和表述方法,对于奔跑的想象——跑者在半小时“慢跑”后回家,发现一切都已变化,连婴儿都长大好些——一个趋于光速的速度?不由得让我联想到近日看到的一些科幻小说中涉及的太空航行。

从《深渊上的火》到《安德的游戏》,光速的极限成为相对落后和弱势星球的唯一希望所系:在屠杀者出发之后抵达之前,我们还有时间学习和进步,他们的六个月,是我们的一百年。同时速度也演绎出新的悲欢离合,一个星际旅行者,注定要挥别一切亲朋挚爱,未来会怎样?是这样的星际穿梭难以普及?还是人类普遍变得铁石心肠,可以为了一次旅行,一次出差而斩断所有人际关系?

ilang是学艺术的,有灵性而没有某些学艺术人的矫情,对文字的感觉很好,人也相当爽朗有性格。所以当有一天,我家娘子突然对我讲“ilang也是个天上掉下来的林妹妹”的时候,我并不觉得惊奇。嗯,ilang,zhiwu,还有其他许多新朋友,都是拜blog所赐。哪怕仅从这个角度看,我们俩的blog实践也早已物超所值,大赚特赚了。

说完快乐的,说让人愤怒的。

今天看到网上的文章(贴在本文评论中),说央视在转播别斯兰人质事件由其他电视媒体制作的信号时:

却看到了央视惊人的表演:他们在转播别人冒着巨大生命危险而拍摄的画面中,竟然插入了“有奖竞猜:俄罗斯人质危机中一共有多少人丧生:答案A××人;B××人;C…D…,移动发送答案至××××,联通….”的奇怪字幕。

这TMD是哪个混蛋的主意?或许这只是几个人的素质低下,但对整个世界而言就是中央电视台的素质低下和道德沦丧。奥运期间,无时无处不在的短信竞猜,打着国家电视台、主流媒体的旗号拼命聚敛钱财,尽管让人生厌,尚不令人发指。可是这种事情……你们都掉钱眼里了吗?狗东西!

----------
晚上回家,忘了什么由头会跑到blogcn上乱点一气,从这个链接到那个链接,不知怎地就找到一连串稀奇古怪的blog。比如一个专写性事的女人,发现了颜峻的blog,还有一个北大96中文的写诗的目前在耶鲁读博的人,还有巴西的胡续东的blog。胡老在新京报上写专栏,也是巴西利亚生活,但是没有blog里的有味道,比如绘声绘色地写去电影《上帝之城》拍摄地的见闻等。

结论是blog世界还是蛮诡异的,总有一天所有迁客骚人都有自己的blog,可以在里边看见光怪陆离的天下,所谓精英,鸡毛蒜皮起来和大家也都差不多。

9月 06

周末却是这样开始的:身在梦乡的我半夜时分被MW拍醒,让我看凤凰台直播的俄罗斯绑架人质事件现场。未见硝烟,光着上身的小孩跑来跑去,担架上的伤员,荷枪实弹的特种部队。字幕告诉我们,已有200多人死亡。睡眼惺忪的我尽管拍床大叫发指没人性,但还是未能抵抗困意,不知何时又睡去。

现在想起来,首先他人的痛苦和灾难对于另外的群体来说是多么的遥远和空洞,你或可为之义愤填膺或凄然泪下,但终不会感同身受,难以有所助益。当然这也可能是人类生存所必须的本能,倘若真以他人痛苦为己之痛苦,何等人物方能承受。

其次,电视在拉近我们与世界的距离的同时,又让人们心灵的距离产生区隔和疏远。哪怕真实发生的新闻,如果不以戏剧化、夸大化的方式呈现,恐怕也难吸引大众的兴趣和关注;吸引之后,也未必比肥皂剧更让人们牵肠挂肚。

我检讨自己的无情,又嘲笑自己的矫情——这个世界真需要你的关注么。对我自身而言答案是否定的,但作为人类这一群体的一分子而言呢。

周末阴晴不定。去了国际书展,一群人在圆明园划了船,年轻的师妹们三人同心,浆声歌声荡漾湖面,像初秋一样美好。而后跟贩子、圈儿、wumi见识了学研大厦的海碗麻辣鲇鱼——真的是生平所未见识的海碗-_-b 我们在夜色中的清华园漫步,感觉那些校园生活的片断似乎都发生在好多年以前。

今天中午简单翻看了学生时代的一些信件。原来我也这么年轻过、无聊过、幼稚过。对于一些理想主义或者青春冲动,现在并不觉得多么可贵,因为看起来,它们似乎也是肤浅、无知和缺乏理性的同义词。没有什么感慨,大约十年以来,性格都有所转变。

想起《达明一派》这首《那个下午我在旧居烧信》。原唱印象不深了,倒是对《天花乱坠》里女声的翻唱喜欢得不行。看起来这么校园民谣式的歌词,却与那样诡异轻巧忧伤的曲调丝丝入扣。

从头重认束束书信从头重认这「你」字
从层层叠叠的箱子里从从来没细认面前即倒的故居
从头重拾身边琐碎从头重拾某印象
从重重叠叠的光影里从从来没有两样那花香的记忆
茫茫如水一般日子淌过如风的呼吸记忆於我
面对旧时听往日声音如水一般日子淌过
如风的呼吸记忆於我面对旧时看岁月燃烧

十年里也曾多次辗转,但对诸多旧日居所无甚眷恋,所以大约不会有“在旧居烧信”此等浪漫之事。至于烧信,也不知何时能做一回如此古典浪漫主义的事情了——十年前我们写信,十年后我们写blog。信纸在抽屉里皮箱里角落里一点点发黄变脆,数据永不停息地在硬盘里电线中奔流,无形无状,置身无处之处,如行星一样脆弱,如流水一样可靠。

最近世界很奇怪,总是有很多难以理解的事情发生。

比如我从几个朋友blog里看到的:“英雄” – 东边不亮西边亮英雄大战美国,据说英雄票房大火,一周近2000万美刀不知是否会让张大师足以笑傲一切关于八分钟的批评?嗯,其实既然孔庆翔也可以做美国偶像,张大师这样钦定的艺术大师就更没问题了。

比如一直让我想说点什么又一直懒得说点什么的,有人因为在家浏览色情网站被抓,东北某市火车站依次检查过往旅客手提电脑,倘你不幸,从windows的temp文件夹里蹦出点丰乳肥臀的蛛丝马迹,据说是要掏2000元罚款的。

更奇妙到令人发指的是,贵州黔南平塘县某处巨石落地,中裂为二,裂面赫然天成“中国共产党”五个大字——本以为谬种流传,经搜索发现,从cctv到人民日报副总编、中科院科学家,均为此立文作证。

翻页: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