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 12

埋头工作一天。夕阳余晖照进大玻璃窗。周六的暴雨水淹北京城就像发生在上个世纪一样。

快下班的时候,无端地点开静静地挂了一天的MSN,它是如此的安静,就像从人类有屎以来就一直挂在我的系统图标栏里一样,就像戴惯了隐形眼镜就不意识到它的存在一样。

无端地给商汉同学发MSG。这是他在某周报每周一篇头版时评的笔名,他自己对此名由来的解释看起来十分得意。

问候照例从侮辱开始。鉴于他的昵称叫“……的小火柴”(此处马赛克处理),所以我问他,是说他的小jiji像火柴么?他说,滚!我问他现在住哪。他说清华又问我干嘛。我说,想你了,想去玩弄你。他骂我流氓。

随后他送上一连十个各色竖起中指的搞怪小孩嘴脸。哇,哇哇。

我说:“你告诉我这些图片哪里弄的,我就不对你流氓了。”

他说,“你有什么本事对我流氓?” “有本事比个中指我看看?”

……

这下他得意死了,我都能想象出这厮得意的嘴脸。

然后我们开始讨论他最近的文章。我充分表达了崇拜,他给予了我的blog高度的赞扬,我们情真意切地开始互相吹捧。

商汉同学认为自己的评论视点有几种类型:谩骂型,卖弄型,流氓型和混合型。还认为写这个对自己提高很快帮助很多,所以就算不给钱也要给它写(何况还有钱呢)。

他还建议我要有长远规划,准备出个集子,对话题有所控制,对文章做分类和归纳。“你不能想着有人看,这样会限制你的写作。……你就想着按你喜欢的写,找你觉得重要的话题。”对于我对他出集子的建议,他认真的说,我现在写了60个了,等到100个的时候再说。

而且他还写了一系列游记,没贴没发表,还督促他mm写书评,说她私下写的比报纸上发表的要好得多。“人不能懒散,……即使不发表,也比看电视和睡觉强……”

我痛哭流涕检讨自己的功利心,现在写东西老想着去换钱……我表示要回去开夜车写东西,向商汉同学学习!

随后我们诚恳交换了对于前途、职业、未来等重大问题的共同的迷茫和苦恼态度,交换了对阮次山和杨锦麟的意见,他否决了我关于他成为阮第二的建议,我交代了目前只对周游世界这一职业尚不觉乏味的心情……总之是谈人生谈理想,相当的无聊,也相当的感人。

最后我下了个套,“我要出了集子,你会买捧场吗?会呼吁朋友都来买吗?”

“我会买的……但是呼吁不呼吁……要看你写的好不好?……不然自己吃瘪也就算了,不能毁了我有品味的好名声”

“一言为定!……NND……”好吧,立此存照。

啊,商汉同学,我要做你的扇子!学习你认真码字的精神,学习你勤奋积累的态度,学习你不爱虚名的品格。今天开始我就要好好写东西。

另外,和商汉同学无关的是,从今天开始,我也要重新开始跑步。

每天刷两次牙。

把屋里收拾干净。

-----

今日推荐

最近看到了几个刚开张大吉或不太为人知的blog,前途如何尚有待观察,从目前内容来看都是潜力股——其实跟股票完全没关系,我能从中得到一分钱吗?

行色匆匆,例如他的行色匆匆,一本正经的记叙和颠覆性的事实,开的是我们习惯性认知和解读的玩笑,很愉快;而暗技——神龙不可不见首之鬼刀锋血刃魔戒——鬼刀锋传说之怎能没有她,喜欢这种游戏文字,而且喜欢这样神叨叨的题材,谁让我是奇幻的fans呢。加油,goldolphin,期待ing。

七月二十一日,平常到诡异的名字。从内容来看该是中文系科班,要不怎么会有解读《透明的红萝卜》江南一哀成千古——读《哀江南赋》有感这样的评论。可以耐心一读。至于那首诗……我不懂诗就不谈了……而且个人觉得太通俗了。

黑洞无声,我知道黑洞无毛这个词,尽管不太理解……对这个blog的认知从trekking版一篇登小五台的文章开始,好像叫从地狱到天堂,不知为何这个blog里没有。我想对它的喜爱,还是源自我内心对山野的渴望,对自然的渴望,对星空、汗水和自虐的渴望,对行走和大地的渴望。

haha,还有Rosa,朋友的朋友,安静的blog,守望自己心灵所向的blog,法海寺壁画,慢慢走吧,用taras的话说,继续走不要停:)

请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