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 05

周末随一些同事一起去了野三坡,一切有人组织的感觉就是比自己出去穿越露营要放松多了,车来了就上,饭来了管吃,果然是FB游:)

从市区去野三坡大约两个多小时车程,中间经过十渡,也从车上浏览了十渡风光,感觉不错。十渡的得名,我猜大约是公路与河流都蜿蜒弯曲,先后十次从河上渡过的原因吧。沿途不断看到“一渡”、“二渡”直到“十渡”的地名标识。来回从颠簸的车上拍了几张照片,还都没有虚。第三张照片里的高台,大约就是十渡有名的蹦级了吧。



到野三坡,下午去的百里峡。路上看见苟各庄路标,才知道这一带以前来过。峡名百里,挂着地质公园的牌子,亿万年前地壳运动造就两侧刀砍斧削的山崖,夹着曲折蜿蜒的山间小径,狭处仅容一人穿行,可谓柳暗花明。一路涧水叮咚陪伴,凉气袭人,增添几分情趣。和MW且行且看,想着这以万年为计时单位的大地的舒展筋骨。

苍黑岩壁上星星点点洒落的绿叶,在一线天光映照下绿得透明,青春,生命,追求,蓬勃……即便跟一切意义无关,也自有美在其中。

和MW跑在所有人前头,上下2800级天梯,爬上一个山头再从另一边下去。每级台阶上用红漆标注年份和该年中国历史大事记。自公元前841年起,至公元2008止。有这个计数,爬起山来倒比较清楚进度了。不过何谓大事?路上看见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一手攥本旧书,一手提个刷子,脚下有红漆桶,新刷的字,倒是没去看看他手里这本载有历史大事的书为何物。

下面的照片是从天梯中间的半山腰往下拍的,有缆车可以到山顶,大约是公元数百年,记不确切了。大约是唐代以前吧,因为记得刚下山时就看见玄奘取经、文成入藏之类。还是下山快,根本不用歇,一路颠颠着往下跑,一会儿就五四运动了。

愉快的事还有,从出峡谷到公园大门还有数千米路,租了双人自行车呼啸而下,甚快。以至于到了大门口意犹未尽,于是又骑了回去,重来一次!途中还用数码相机拍了简短的小dv,呵呵。

晚上在蒙古包里晚餐,接受敬酒。随后看表演,放烟花。民族歌舞的表演者里颇有几个美女。最后的跳竹杆舞,我们都上台去玩,我勉强不被夹脚,还是MW跳得熟练漂亮。烟花也热闹。



第二天和MW早早起来去了野三坡住处附近的河边,竹筏停泊岸边,马儿被牵来喝水,远山明净,水澄如境,迷你水坝带来的小小湍流反而让一切更加和谐宁静。

应MW强力要求,贴我和马的合影一张 -_-b

随后乘车返回,一路青山绿水。上午的阳光透过墨镜再透过闭上的眼睑,让眼底明明昧昧,有如每次出游后返回城市的心情。摇下车窗,风扑面而来,耳边呼啸,一时间突然放松,把呼吸融入风中,就这样沉沉睡去。

请留言